2016-07-18

爱国病入腠理

转发此新闻:
南海仲裁一事,在大陆内部的反响很大,而舆论上的影响则集中在社交媒体上爆发,其中又以呼啸来去的小粉红为主。由南海爱国到痛斥赵薇、戴立忍等人,甚至包括甘肃和政县法院官微辱骂周杰伦是「日本人的杂种」,经过数年民族主义培育,终于养蛊成功。

在网上砸烂疑似苹果手机,只因路人穿了耐克鞋就上前打人这股爱国小粉红重演了当年文革的情形,成为不折不扣的网络红卫兵。

与往年并不一样,南海仲裁结果出来后,官方对舆论的控制是做减法,亦即降低在这个事情上的调门。但出人意料的是,社交媒体上的小粉红以爱国的名义行动起来,熟门熟路地使用了当年地址家乐福、抵制日货的措施,而且挟持爱国的政治正确,所向披靡。

在这个舆论制造过程中,共青团中央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无论是南海爱国宣示,还是抵制赵薇电影,都离不开团中央这个组织的公开推动。这是一个可以独立研讨的问题,共青团在文宣势力版图中养贼自重,借助政治正确的空档,上下其手。

另外也可以看到,从反反服贸、反蔡英文开始的小粉红们,在寻找兴奋点上产生了路径依赖,轻车熟路地找到戴立忍这个题材,并结合赵薇当年日军旗袍的躁点,产生了极大的舆论震荡。赵薇不过是扛了三天,就宣布原先的PR策略失效,片方可悲地开除戴立忍。

一旦爱国主义情绪与未曾吐光狼奶的青年相结合,就会诞生成千上万的爱国分子。在网上砸烂疑似苹果手机,只因路人穿了耐克鞋就上前打人,只要对媒体言论有不满就贴上叛国标签。这股爱国小粉红重演了当年文革的情形,成为不折不扣的网络红卫兵。

网络红卫兵对中文世界的污染,甚于网络管控,因为它制造了寒蝉效应,从明星到媒体到普通人。值得一提的是,网络红卫兵不只是对民众构成实质性的困扰,也对政府提出了挑战──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网络红卫兵可以分分钟将舆论锋芒指向执政党。

在文宣领域中,有种说法是抢占舆论高地,但现在的模式不是「抢占」那么简单,而是改为直接制造舆论机器。在微博、微信这些平台上,共青团中央正在积极地厉兵秣马,竭力地将小粉红与爱国青年收归麾下,究其实质,这就是舆论权力上的拥兵自重。

在南海仲裁一事上,中央政府及习近平都在第一时间表示要谈判协商处理。这种快速表达,压缩了爱国情绪发酵的空间,但是共青团抓住赵薇电影这个题材,变相地混合并拉升了南海仲裁舆论的强度。这两下貌合神离的舆论取态与立场,反映了大陆文宣的复杂面。

爱国情绪变成大陆随时可以发动的社会干预力量,这既是当局在处理包括中港台关系上的政策取态,也逐渐脱离控制,成为政策的掣肘所在。爱国情绪反噬它的养育者与使用者,这也不是没有历史先例的。在共青团火中取栗似的操纵下,爱国病入腠理。

这是一个非常可悲的局面。搞政治审查,搞爱国面前人人过关,已经在网络红卫兵的喧嚣下实现了。这是一种巨大的危险,恐怕已经超出了文宣制造者的「初心」了。这当然也是网络版的新文革,当那么多明星公开爱国宣誓的时候,邪恶的东西张扬着降临。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