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5

你我都是雷洋 你我都是邢永瑞

转发此新闻:
雷洋的尸检报告出来了,窒息死;当事执法警官邢永瑞由刑拘改为逮捕。然后,邢永瑞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出身西部贫困地区,家境贫寒,用微薄的工资支持弟弟妹妹上大学的消息也曝光了。邢永瑞妻子写给检察机关的公开信,讲到邢的命运,直接影响到5家人的命运,同样令人唏嘘。

为什么一个好人,通过接受某种思想,或者加入某个集体或参与某次运动,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冷酷无情的「他人的地狱」。

但是,雷洋的死,不也至少直接影响3个家庭(雷洋夫妻,雷洋父母,雷洋妻子父母)的命运吗?更要紧的是,生命只有一次,雷洋不能死而复生。

类似的悲剧情景,在层出不穷的城管伤人案中屡屡呈现。被执法对象、甚至是原本毫不相关的围观拍照对象,被城管打得死去活来甚至死于非命,紧接着是城管被杀,或者被愤怒的群众打得面目全非。人们又会发现,这些死伤惨重的城管,出身比雷洋和邢永瑞更低微,像一只蚂蚁一样卑贱。

为什么一个原本命如蝼蚁的小人物,一转身就可能变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为什么一个男人,生活中原本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好儿子,好朋友,好邻居,通过接受某种思想,或者加入某个集体或参与某次运动,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冷酷无情的「他人的地狱」。这是为什么?

在纳粹德国的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在当代中国的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在今日中国的大地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首先,是长期的洗脑教育,把公权力当成了天然正义和真理的化身,人一入体制,就迅速被物化成体制的工具和镙丝钉。甚至,人不入体制,仍然对体制寄予了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幻想。

雷洋事件发生后,我连续多篇质疑文章,引发了已经离开警察队伍的两位大学同班同学的强烈质疑,其中一个指摘我「我们班个别人......整天抨击政府.. ....攻击警察......更加无耻的是仗着母校教会他的那么点可怜笔墨,写一些反动文章卖到香港反动报刊,昧着良心干一些卖国求荣勾当的小人. .....」另一个以前私交甚好的同学,也直接附合其观点。

其次,也是更为关键的一点,是长期的权力黑箱运作,使之失去了社会应有的净化机制。因为在黑箱里,可以为所欲为而不受监督和制约,自然也不必因恶行受到追究。想想杨佳案,想想夏俊峰案,看看网络上,一个好好的公民被拖进警车,几分钟后血肉模糊被拖出来的视频,暴力崇拜在一些长期不受监督的执法群体中形成了怎样的习惯。

在一个被曝光的非正常死亡事件背后,一定有一百个未被曝光的非正常死亡事件,一定有千个万个未被曝光的非正常伤害事件。

第三,执法部门的利益化倾向,或者说给执法部门的经费不足,让执法部门自行创收的恶制,助长和纵容了一些执法机关借公权掩护的「敲诈勒索」现象。

王涌教授在中国政法大学2016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的致辞最近被疯转,甚至被称为「世上最强毕业典礼致辞」:「当然,在法大校友中,也有一种人,在社会染缸和国家机器中,随波逐流,迅速堕落。权力在手,肆意滥用,不问法律底线,践踏人权,制造雷洋案式的悲剧,他们是公民的公敌,是母校的耻辱,是你们的对手。如果有一天,你无力抵御沉沦,沦为鹰犬,逆行在法治的道路上,母校将会喊你回家──去『抄宪法』。」

演讲可以激动人心三分钟,现实则是「然并卵」。抄什么法,读什么书,都未必能根本改变一个人的行为方式。因为,人都是非常渺小的「环境的产物」,你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就迅速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一转眼,你是弱势的雷洋,再一转眼,披上了「公家人」的外衣,你就彷佛变成了无所不能无所不真理无所不正义的冷血某某。这就是体制的异化作用。

抵抗这种被异化被物化被工具化,需要内心的力量,需要教育的滋养,更需要外在的制约与监督。请认清这样的世界潮流和基本政治常识:

1政府是必要的恶,不是必然的善。它首先是恶,因此必须时时刻刻受到监督和制约。人民让渡部分权利和自由,缴纳税收,供养这个「必要的恶」,是为了防范更大的混乱和失序。但这个恶本身必须随时受到监督和制约,否则它就容易造成系统性的社会崩坏。监督、制约和批评政府的不当行为,不仅是公民的权利和自由,而且是公民的责任和义务。

2互联网使社会越来越透明,一切靠信息不对称牟取私利的机构和个人都将迅速地土崩瓦解。这是社会大势,认清形势,方有光明未来。一次作恶,可能不被曝光,十次百次作恶,一定会被曝光。不是不报,是时候到不到。

3人类进入全方位服务业主导市场化的时代,个人谋生之路越来越宽广。不久的将来,工农业有形资源即使全部掌握在公权力手里,也不会超过社会财富总量的30%,更多的资源,在市场手里,在人们的头脑里,在大象无形里。活路万千,如果你无法改变小环境,请不要随波逐流。换一种活法,也许气象万千。

网络上有一个段子,清晰地揭示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妈妈:儿子,你赶紧回家

儿子:什么事呀妈妈,我在仙桃维稳呢

妈妈:还维什么稳,赶紧回家

儿子:怎么了妈妈,家里发生什么事了?

妈妈:你爸在潜江游行抗议建农药厂,被武警打伤住院了

每天睡前,请公职重任在身的人们垫高枕头想一想,怎么样才是真正爱我们的国家,真正爱我们的人民,真正形成彼此的互爱而不是互害。

你是人,不是机器。你是有血有肉有情感有分寸的人,不会轻易把别人变成杨佳夏俊峰雷洋徐纯合,才能避免自己和自己亲友在另一种场合变成另一个杨佳夏俊峰雷洋徐纯合。

来源:东网 / 童大焕 独立学者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狗腿子好好看看,这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你们努力维护的主子,把你们当做什么呢?怕是连狗都不如。。。这货被逮捕,一点都不觉得可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