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6

肮脏历史与丑陋现实:历史对中共的审判还会远么?

转发此新闻:
中共九十五年的历史是肮脏的历史,也是当下丑陋现实的根源。在人类文明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回顾中共近百年的历史,实在是一件令人锥心的事。这个宗法专制与马克思暴力学说相结合的怪胎,既是二十世纪共产主义运动的产物,更是宗法专制的余孽。它之所以在共产主义运动崩溃的今天依然活着,就在于「秦政」这个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无论怎样,中华民族的复兴,最终是以告别「秦政治」为标志,这历史最黑暗的一页终将翻过。

中共是宗法专制与马克思暴力学说相结合的怪胎

  众所周知,中共诞生于一九二一年春夏之交,其实就是共产国际在中国建立的支部,它是苏俄远东战略的一个棋子,也是苏俄在中国扶持的一个代理人。可以说,没有苏俄的远东战略就没有中共。正是这个原因,注定了这个党从政纲、宗旨到组织形态的列宁主义的原教旨基因。「共产主义运动」与德意法西斯主义、日本军国主义是二十世纪人类灾难的两大祸根,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以极少数人的疯狂,利用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和无产阶级神话,欺骗奴役绝大多数民众,制造种族灭绝、分类洗脑、血腥专政的罪恶。

  中共的发家史与德意法西斯主义异曲同工,自成立之初,就散布并传销爱国反帝、劳工平等、减租反霸的人间神话。中共的先驱者以其平均不过二十三岁的愤青年龄,在苏共的指使下,四处建立工运、农运组织,建立苏维埃政权,打土豪分田地,减租减息闹土改,又利用日本侵华战争扩充实力。从流寇到国军,再到夺取政权走完了第一个三十年(一九二0 -- 一九四九)。

  中共建政后的三十年(一九五0 -- 一九八0),按照「共产主义运动」的原教旨逻辑,从消灭地主阶级到公私合营再到人民公社,以计划经济把持整个社会的经济生活,最终制造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大饥荒。他们把持教育、把持舆论、控制思想,从院系调整到思想改造运动直到反右,将数十万知识分子打入另册,流放、劳改甚至杀害。即使在中共内部,他们继承了大清洗的共运传统,在党内大搞路线斗争剪除异己,最终发动了「文化大革命」。这前后六十年,用毛自己的话是「赶走蒋介石与发动文革」的六十年,也是造成八千万无辜生命陪葬的六十年。

  再看一九八0至二00年中共改革开放这后三十年,经济改革如何?政治改革又如何?中国自四九年以后的问题,尤其是政治问题,其实就是中共的问题,所谓「党天下」是也。而这个问题万万说不得,你说这个问题该解决,他说你拿几千万人头来解决;结果还是讲的「秦政治」,哪里会有真政改?你看他要搞土地承包搞市场经济,是因为计划体制完败无归;他要开放国门,是因为闭关锁国走入死胡同;他说要依法治国,其实是要维护权贵集团的切身利益。他们把人大政协玩弄于股掌,要「全党服从中央」,中央听命一人,连党内最高权力机关中央委员会都形同虚设。正如陈晓农所说的那样:「革命不过是换了一批人发财」,况且,几乎所有的经济成就,不过是之前历史大倒退的止损红利。老百姓贫困依旧,权贵们仍然在台上「走正路」。「坚持党的领导」其实是摆出一副流氓嘴脸:「我们就是不改,你们怎么着?」

  二十世纪两大毒瘤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相继成为历史,带给人类的是灾难的记忆和痛苦的教训,作为二十世纪这两大灾难的主要责任人,尚未接受历史审判的也就只有中共了。其中缘由,大概就是它至今还未崩盘。这并非是历史有意留下这个怪胎,而是我们这里还有「秦政」存活的土壤。两千多年历代统治者的精心打造,「秦政」的统治术已嵌合在我们这个社会之中,无孔不入、无所不在。不过,这个以控制他人、控制社会为己任,处处与人民为敌的「秦政」,通过中共这几十年的发扬光大,并非就能涅盘更新,最多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既然如此,这个转不出宗法专制丑陋的「后秦政」,历史对他们的审判还会远么?


来源:动向

转发此新闻:

5 条评论:

匿名 说...

中共其实是共产国际殖民中国而建立的伪政权。

匿名 说...

不是很懂你们这些跪舔美国爹的人

匿名 说...

中共建立的是畜牲的社会,不是人类生存的社会.

匿名 说...

包子每天给普帝舔菊

匿名 说...

被洗脑的五毛到处都是,如苍蝇般到处乱飞,让人恶心不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