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6

美国大学迎接30万中国学生 边数钱边挠头

转发此新闻:
走在现在的美国大学校园,到处都会看到亚洲面孔,听到中国话。自2003年开始,大批中国学生涌入美国,接受美国优秀的高等教育,同时为美国大学带去不同的文化视角和源源不断的资金。虽然这是很多人都称赞的双赢的局面,然而,大批中国学生的涌入也给教授教学方式、学生融入和美国本土学生机会带来了很大的挑战。美国的学校和决策者该如何获取平衡?
中国游客参观哈佛大学

“我们统计系里一个班几乎都是中国学生,连老师都是中国人。”一名乔治华盛顿大学统计系的同学对美国之音记者说。
中国学生面孔出现在美国校园再也不是新鲜事了。在1980年代,美国的一个教室里或许只有一两个中国学生,而现在走在美国校园里,到处都能听到中国话。
根据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统计,2014 2015年度,美国共有近975000名国际学生,其中中国学生占31%,领先居第二位的印度17个百分点。国际学生每年给美国带来300亿美元的收入,而中国学生约占1/3,这就意味着中国留学生每年给美国带来近100亿美元的收入。
贸易顺差:人民币力挺美国高等教育
国际教育协会副总裁佩吉·布卢门撒尔(Peggy Blumenthal) 说,中国国内好大学的教育质量也很高,但只能容纳很小的一部分学生。从2007年开始,赴美留学的本科生人数直线上升。
她说:“中国的一些好学校已经开始采纳博雅教育(liberal education)以及其他不同类型的学习。但是在很多其他地方,中国大学生没有机会接受博雅教育,所以他们选择来美国上大学。”
国际学生聚集在美国名校最多的几个州:加州、纽约州、德州、麻塞诸塞州等等。根据国际教育协会去年的统计,纽约大学是接受外国学生最多的大学,而外国学生趋于学习工商管理和数学科学等领域。
布卢门撒尔说,中国学生给财政吃紧的美国大学带来的好处首先就是他们缴纳的学费。
她说:“中国学生当然会带来财务上的益处。美国公立大学得到的州内支持越来越少,很多公立大学原来能从州政府得到50%的经费,现在这个数字是10%或者2%。所以他们需要付全额学款的学生。几乎所有在上本科的国际学生都是自负全额学费,或者由他们的家长自负学费。”
以国际学生人数众多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为例,加州州内居民的学费为$12,816美元一学年;而州外居民和国际学生要负担的学费是每学期$39,498美元。利用这些收入,公立大学能够保证师资资源与教育资源的充足。
扎堆抱团 中国学生融入难
中国学生多了,扎堆抱团也就成了美国大学头疼的一个问题。
当被问及是否能与美国同学打成一片时,曾在布朗大学学习公共政策的阎贝贝这样说: “我觉得真的没有打成一片。我觉得小圈子还是挺严重的,而且中国学生也会自己有自己的分化,有的人打算一毕业就回国,他们在美国的圈子也是一毕业就打算回国的中国学生。他们不太关心融入美国人的圈子,也不关心教授对他们怎么看。”
对于她自己来说,她一开始就打算毕业之后要在美国找工作,所以她也做了很多努力去融入美国人的圈子。但是她认为,文化背景不同,大部分她与美国同学还是只有表面交情。她所在的公共政策班上有30名同学,中国学生比列为20%
而在另一些科系,比如统计系或者会计系之类,中国学生比例达到了80%。刚从乔治·华盛顿大学毕业的杜世宏说,这些科系的教课老师都是中国人。
“因为他们也没有办法选择周围的同学是不是中国人,可能对于他们而言,如果可以跟中国学生在一起,还是愿意和中国学生在一起玩。”
国际教育协会表示,这也成为了很多外国大学头疼的问题。
布卢门撒尔说:“学校里的中国学生越多,他们就越可能聚在一起而无法很快融入所在学校的社群。我认为,很多大学已经开始担心,与其他国家的国际学生相比,他们学校的中国学生人数太多了。”
国际教育协会表示,希望美国大学推出特别帮助中国学生融入当地学校社群的项目。
很多学校早就有一些互助的项目,比如美国学生帮助中国学生修改文章,或者是一对一的语言互助。然而随着中国学生人数直线上升,很多学校还没有具体的项目来帮助中国学生更好的融入课堂。记者为此联系了纽约大学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国际学生服务部,询问这两所大学是否有特别帮助中国学生的项目。但到截稿为止,两所大学均没有给出正面回应。
学生组成改变 教授面临挑战
中国学生人数的增长也给美国的教授们带来了挑战。纽约大学中国史教授丽贝卡·卡尔(Rebacca Karl)通过电子邮件对记者表示,“很多中国学生来到美国之后仍然选择与中国相关的课程,但是他们没有做好接受博雅教育的准备,不懂得什么是批判性阅读和分析,并且学术英语水平不高。”
而在另一方面,中国学生也不满意一些外国教授对他们的态度。公共政策专业的阎贝贝就谈到了这样的经历。
她说:“他们对中国学生的态度也并不是不耐烦,他们就是简单的无视而已。他知道你有问题,他知道你课跟不上,他知道你的论文写不好,他也不会给你评论或者帮你改,他就只是会给你一个B-, 不给你好的成绩,但是也不会在你身上多花精力和时间。然后课堂讨论上如果你不积极他也不会叫你,我觉得这种现象还是挺普遍。”
布卢门撒尔认为,这是很多美国教授面临的一个新的挑战,也是中国学生需要主动去适应改变的一个现象。
她说:“这对教授来也是挑战,他们需要加强自己的技能。使用一种教学方法很久的教授可能必须要接受新的现实:有学生的母语不是英语,他们的学术文化并不是要在课堂上交流。教授们必须更能够更加积极主动地接触各个背景的学生。”
布卢门撒尔特别提到,美国国务院就专门为中国学生设立了一个网站,用中英文免费提供美国高等教育的信息及申请方式。
卡尔教授表示,希望学校对国际学生从学术、批判性思维和其他人文学科技巧方面得到额外的强制性辅导,至少贯穿第一年的学习。她也表示,希望中国学生培养提出问题和批判思维的能力,并且不要只选与中国相关的课程,多与其他同学交流。她说:“如果中国学生,能同他们的非洲裔、拉丁裔、阿拉伯裔美国同学和其他同学一道加入讨论,那将会是很好的事。目前为止,很少有人这么做。”
与世界竞争 美国学生挑战多多
“美国教育”这个世界上最贵的教育,仍然是很多雇主眼中的香饽饽。纽约大学招生办主任肖恩·阿博特对美国之音说,即将入学的2016年级将有22%的国际学生,其中中国学生比例最大。相比之下,记者从学校网站上查到的数据显示,非洲裔美国学生的入学率为5.9%,而拉美裔美国学生为大约14%
有美国媒体和民众对学校招收大量外国学生表示抗议,他们认为这是学校的敛财手段,而伤害了美国本土学生入学的机会。有些人质疑尤其是州立大学大量招收外国学生,是否意味着纳税人的税金没有得到有效的利用。
对此,纽约大学招生办主任阿博特表示:“如果校园中没有国际学生所带来的多元化,纽约大学会变得无趣的多了。”
国际教育协会的布卢门撒尔则说,美国大学的容量还绰绰有余。
她说: “对于那些没有进入首选大学的美国学生,我只能说美国有四千所大学。他们可能无法进入第一志愿的大学,可能要进入第二志愿或是第三志愿。但是我们的大学选择非常多,虽然有一些可能不那么出名,但是你可能在一千所学校都能得到非常好的教育。所以我并不只因为他们没有进入第一志愿而为他们感到过于惋惜,因为世界是一个全球市场了。”
会不会为钱影响学术自由?
还有批评人士说,当中国成为重要财源时,美国大学的学术自由可能会受影响,比如,学校可能不再就北京不喜欢的敏感议题召开研讨会,不再邀请北京不喜欢的人来做讲座,等等。
共和党籍国会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2014年曾就中国影响是否侵蚀美国学术自由举行过听证会。“美国的高等教育可以出卖吗?……到底是这些美国大学在改变中国,还是中国在改变这些美国大学?”他问道。
不过,布卢门撒尔说,她不认为这方面会发生问题,美国的校园会永远保持言论自由。
观察人士说,大批中国学生涌入美国,总体上看是一个双赢的局面。美国大学给中国学生带来了思维上的变化,鼓励他们表达自己的观点,开阔眼界。中国学生也给美国的课堂带去了不同的视角还有足足的经费。然而挑战也不少:如何平衡国际学生与本国学生的比例,如何让国际学生更好地融入本土学生群体,以及教授们怎样应对更多国际学生进入课堂带来的挑战,都是今后美国大学和决策者需要面对的问题。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蝗”
蝗災
黃災
漂洋跨過海
花花世界USA
天朝蝗蟲湧來

口誅美帝
打疼罵愛
老婆孩子與二奶
通通藏於此
隱埋
只怕神州火山開
----《朝天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