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5

从亡党亡国到亡天下

转发此新闻:
在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度里,当一届大选过后,民众选出某党的领袖成为总统后,该总统可以一直连任直至其死亡,又或该党可以一直执政,几十年几百年,还美其名曰:「历史的选择」,这该当是多么荒谬或匪夷所思的事情?情况好比今秋美国大选,全美数以千万计选民不管选择了民主党的希拉里还是共和党的特朗普,然后美国逾三亿人口就要在希拉里或特朗普的统治下直至其去世,又或某一政党自此世世代代统治美国,这是多么骇人的假设。

中共对「国家」定义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大异于世界上大部分人的「主权、人民、土地」的定义。

在中国,却有这样的事情。中华民族不幸的是,一九三七年爆发日军侵华,举国上下几经艰苦,八年抗战最后惨胜,然后战火和祸患尚未息止,紧接着爆发执政国民党与在野共产党的内战。由于当时的国民政府腐败不堪,加上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袖不断在报章上撰文挞伐南京政府贪污腐败、专断独裁、党国不分等等,赢得千千万万知识分子和农民的支持,最后解放军竟以「小米加步枪」的数十万军队击败美式装备的国民党数百万雄师,夺得天下,令举世为之震惊。

然而,毛泽东治下的中共上台,坐稳江山后,却一再掀起政治运动,将当初对国民的承诺抛诸脑后,不仅专横独断,知识分子被羞辱净尽,农民从「土豪劣绅」处分得来的土地,转眼在「公社化」运动中又被收归国有,经历大跃进、人民公社和三面红旗等运动后,农民失去仅有独立的能力,任由官家鱼肉。

多年来,内地向数以亿计民众灌输的宣传教育,实际上可归纳为「党国不分、党在国上、人在党上」等十二个字。在年深月久的「洗脑」教育影响下,民众对于「国家」的概念渐渐变得模糊,对「爱国」的真义日渐迷失,更没有意识到,当下年轻人的祖父母,甚至曾祖父母辈在六、七十年为他们选择的执政党,迄今已完全背弃当初的承诺,还拒绝走上民主路,坚持他们祖上的选择才是历史的选择,当今的人的选择就不是历史的选择,并且毫无理据或解释,简直强词夺理。

事实上,中共对「国家」的定义是:「阶级统治的工具」,这大异于世界上其余绝大部分人对于「国家」的「主权、人民、土地」的定义。

年前一部关于美国前总统林肯被杀经过的电影,说到当局在林肯遇害后逮捕了一名疑犯。其时,许多民众要求立即审讯疑犯,甚至主张判他死刑,并对着为他辩护的一名律师说,假如你为其辩护,国家可能陷入混乱,美国南部更可能爆发暴力事件,到时国家都没有了,还是法律作啥?该名律师应对说,假如民众失去了宪法对于每个人的自由和包括辩护权在内的法律权利的保障,那么,还要这个国家来干甚么?

短短一席话,充分体现了对「国家」的定义,在民众与统治者角度的巨大差异。而提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明末清初大儒顾炎武曾在其著作《日知录》指出:「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

对于「国」和「天下」,顾炎武曾归结指出:「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

来源:东网 / 郭大眼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国共不是内战,那只是打着内战名义而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