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7

此亦一带 彼亦一路

转发此新闻:
「建立一条丝绸之路经济带,一条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通中东、俄罗斯、欧洲、非洲、南亚及东南亚,以促进国际经济合作」为求实现他这个一带一路梦,习近平开办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成立了丝路基金,还饬令国家开发银行拨出九千亿美元,给那条虚无之带、泡影之路的沿线国家,修筑基础设施。据《经济学人》计算,那筑带修路计划,将耗费中国一万亿美元。

四川昭觉县阿土勒尔村位于山上,村民上下山,须花一个多小时攀藤梯

但中国人要的,是另一条路,另一条带。

上月下旬,四川昭觉县阿土勒尔村传出消息:村里七十多户人家,最大的愿望,是当局给他们筑一条路。这个村庄,孤立八百公尺高的山腰,村民上下山,每一程须攀十七条藤梯,花一个多钟头,间或失足,不死则伤。幼儿下山上学,更是难上加难。而中国各地穷村陋乡,一路不通者,不知凡几。

同时,四川成都成华区一家小学决定迁离新校舍,因为新校舍有一条毒塑胶跑道,其形如带,环绕操场,朝夕毒气郁蒸,令校内儿童咳嗽不止,鼻血频流,皮肤红疹,头痛发烧等等。而类似的毒带,见于新闻报道者,还为患上海、无锡、南京、常州、苏州等地学校。

从前,我国为政者不会重外轻内。《左传》有一个故事:闵公元年,狄人犯邢国,齐国名相管仲劝恒公出兵救邢:「戎狄豺狼,不可厌也(侵掠无厌);诸夏(中国诸侯之邦)亲昵,不可弃也。」管仲这句话,中国历朝明君贤相,无不奉若圭臬。

唐朝贞观年间,李大亮为西北道安抚大使,奉命对伊吾一带归附的外族多所赈给。他认为于国无益,上疏说:「每见一人初降,赐物(帛)五匹,袍一领;酋帅悉授大官,禄厚位尊,理多縻费。以中国之币帛,供积恶之凶虏,非中国之利也。」太宗纳奏,从善如流(《旧唐书》卷六十二)。

中共为政之道,却是「诸夏贱民,不可亲也;外族尊贵,不可忽也」。最近,斯里兰卡总理访北京,习近平和他热情握手,言笑甚欢。但在那欢笑之中,中共借出的八十亿美元,就化为乌有,只收到「斯里兰卡无钱偿还」八字作利息。而中共当然不必向辖下贱民交代。

那些贱民,藤梯上失足也好,跑道上中毒也好,习近平那里管得。假如连这样的小事,也须处理,怎来一万亿美元输往外国,以中国人的血肉,筑成外国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据中共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在「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说,这样才是「顺应世界和平大势,符合各国愿望,有助国际经济繁荣,有利维护全球和平」等等。猗欤盛哉。

来源:苹果日报古德明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內外有別”
對外只抗議,對內用武器
對外頻握手,對內是狼狗
對外狂撒錢,對內摳屁眼
對外陪臉笑,對內舉屠刀
對外喜洋洋,對內灰太狼
對外叫乾爸,對內當後媽

匿名 说...

匪區那些是被支共殖民者征服的劣等種族,支共作為征服者,當然不管這些。儒家迷惑人的能力在於可以令這些被征服的民眾認為自己與征服者是同一夥的

匿名 说...

老百姓心中的一帶是“褲腰帶”、一路是“黃泉路”,現在百物騰貴、日新月異、入不敷出,只有勒緊褲腰帶過日子,如果長此以往、毫無改善、難忍煎熬,只有走黃泉路的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