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0

落入猎场的雷洋是国人的宿命

转发此新闻:
据知情人士五月二十九日通过网络披露,中国公安部日前召集包括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多家官媒与新闻网站负责人,安排就雷洋事件进行“舆论引导”。此举显示雷洋案将被警方设计成符合其意愿的结果。对此,世人并不感到意外,因为长期以来中国当局维稳模式就决定了一切公共事件最终结果必须是符合官心的。自然,雷洋事件也不允许例外。

北京市昌平居民雷洋被警方宣布“嫖娼死”后,由于此案疑点重重,引发各界广泛关注。

然而,雷洋事件所激起国人内心那种恐慌,却不会因必将到来的官方遂意的结果而平复,因为雷洋之死进一步撞击了国民对自身生命财产安全无保障的敏感神经,使大家更警醒到在这片土地自己随时遭猎取的可怕命运。

雷洋事件是个常态

湖南籍原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任职于中国循环经济学会,正从事国人当下最为关注的环境和生态问题研究、年仅二十九岁的雷洋,在五月七日晚上,新婚一年并孩子刚刚出生两周之际,因赴机场迎接老家前来探望的父母时,居然在自家居住的小区边上,被一批便衣(后来承认是昌平警方)以涉嫌嫖娼抓住,不久就离奇死亡。

说实在的,在中国因抓嫖而死亡的事件并不新鲜,而警察打死人的事更是司空见惯,因此雷洋事件原本就是社会的一种常态,若不是雷洋身上具有的一些特性,就根本触动不了时下国人对此种事件业已审丑疲倦而日益麻木的神经。

作为社会常态的雷洋事件,之所以后来引起国人强烈的反响,皆因该事件具有以下一些特点:其一、此事发生在天子脚下首善之区的北京;其二、雷洋为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毕业,即是名校高学历,可算社会精英;其三、雷洋工作单位是带中字头的有官方背景的机构,地位并非普通平民;其四、雷洋初为人父,且是匆匆赶往机场接亲人而被抓嫖死。在如此一系列因素交汇下,给人心灵尤其是中国知识分子与中产阶层的心灵带来震动,使他们感到生命安全面临的威胁,从而引发对自身生存环境的审视。

及警方既得利益的实质

雷洋事件究竟是怎么回事?在当下的中国可能是难得真相的,但是这件事的实质却明明地显示在那里。那就是雷洋恰巧落入了昌平警方设伏的范围,也就是进入了他们的伏击圈,如渔夫张网与猎人围猎之际,雷洋不幸进入网圈之中,自然成为警方囊中之物,至于雷洋当时是否到过足疗店做过什么,或者根本就没有进过足疗店,只是路过该地,那都是另外回事,对警方来说被抓到的雷洋是他们当晚解决活动经费的来源,是辛苦福利的回报,是猎人获得猎物的目标。在这种情况下,雷洋意欲脱逃,或不甘心于成为猎物,那就是触犯到设伏者个体的利益,公事就会成为私愤,结果自然可以想见。

说雷洋不幸落入警方伏击圈,那是昌平警方自己说当晚在该处设伏。而五月二十四日,“凯迪社区”猫眼看人发表《警察抓嫖扫黄的收入与分配》的文章,披露一名警察的妻子,因愤怒于老公在外养小三,而贴出了该老公警所几个月的财务公开信息和未公开的出警成本(实际上是分赃)的明细帐单。从中可以看出,大陆警察抓赌、抓嫖所有的罚款,百分之五十进入了警察的个人腰包,另外百分之五十成为警局的“创收”。而这些“创收”又通过各种福利的名义被吃喝和瓜分,最后一分钱也不会进入国库。由此可见,雷洋正是在警方这种狩猎式抓嫖中误入了猎场而沦为猎物。

对此,《人民大学各级校友对雷洋事件的声明》在一定程度剖析出问题的实质:“对昌平警方的种种矫饰说辞,我们非常愤怒!回放雷洋意外身亡的整个过程,已经不像意外,更像是一次以普通人、以城市中产阶级为对象、随机狩猎的恶行!而且,这种恶行可能每天都在发生,却湮没无闻。”

国人被权力围猎的宿命

对于雷洋成为警方的猎物,国人原本不该感到惊奇,因为事实上,中国大陆的国民近半个多世纪以来无人逃脱猎物的命运。这不是说人人可能成为恰巧被设伏抓嫖的雷洋,而是在这片土地上公民个体随时都会成为公权侵害猎取的对象。

我们每天打开网络,虽然在严密过滤与封锁之下,仍随时可见那综合执法队强拆强征将人打死,甚至活埋的事件;那城管对小商小贩收缴物品,甚至暴打致死的恶行;那交警将路人拦截围殴的臭事;那宗教局将信众绑架殴打的悲剧;那旅游局拦路设卡收费的霸道;那百度按钱排名推广医疗致人死亡的伤天害理;那假疫苗假商品夺人钱财与性命的丧尽天良--。如此等等,不胜枚举的危及国人生命财产安全的灾难事件,随时在这片土地发生,而只要我们稍作细究,就不难发现导致这种灾难的背后都有公权力的魔掌,且不说那繁多的以执法为名的掠财与夺命,就是那些毒食品与毒疫苗的后面也都是公权贪腐渎职甚至直接参与谋利所致。

这些几乎每天都发生在国人身边的活生生的案例,力证着国人生命财产被公权肆意剥夺的现况,写真了国人身为猎物的命运。

至此,对于国人无不是权力围猎的对象的说法,如果有人还心存质疑,那么只要再看看财新网《郭文贵围猎高官记:从结盟到反目》,其中所述一些对大型财团抢掠与将部级高官下狱的事实,就会了然中国这种倚仗于权力下的强取豪夺。试想连高官与富商都难逃被更高权力猎取的命运的现实,更何况平民百姓、知识精英与中产阶层呢?另外,搜狐公众平台五月还发表了《张越滥用职权细节曝光:为神秘商人郭文贵“清障”》一文,更以胜过好莱坞大片的刺激来揭示出了权力如何围猎富商与官员,使读者无不倒抽凉气,顿生随时遭受猎杀的恐惧。当然,张越、马健、郭文贵之流倚仗权势的狩猎,只是中国猎场冰山之一角。这些鲜活的事实无可争议地昭示着国人就是权力的猎物的身份,不同的只是何时何地以何种形式变现成猎物而已。从这个角度看,雷洋之死是国人的共同宿命。

整个社会变成弱肉强食的猎场

现代文明价值理念认定国家公权力的宗旨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与保护公民生命财产等宪法权利。为了确保公权力忠于职守而不越界侵权,人类在历经几千年摸索后认识到宪政民主法治制度是对公权力最有效的防范,所以,在现代文明国家,公权力来自公民授予、,接受公民监督,定期由公民任免更换,深受公民权利的约制,因此公权只能信守保护公民的职责,而不可能成为掳掠民众的凶器。

但是,在中国近半个多世纪以来,在遵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丛林法则下,国家专政实现着从战争时期的夺权到和平时期的夺财。在此过程中,权力丧失了服务民众维护公民权利的职责,异化成了权力拥有者谋取私利的工具,进而权力将国人变成了予取予夺的对象与肆意猎取的猎物,于是,权对民狩猎,大官对小官狩猎,整个社会变成一个弱肉强食的猎场,就是中国的现实景观。

在如此整个公权异化变质而国人沦为猎物的境况下,雷洋事件若仅仅追溯到警权失范上,那显然是不够的。因为纵使今天公安部退出干预,那么检察院、法院,乃至党委仍然会使雷洋死得符合他们的要求。所以,只要公权力没有脱出沦为私器的角色,国人就不能摆脱沦为猎物的厄运。

来源:动向 / 王德邦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