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9

别让同情与大爱遮蔽制度不公

转发此新闻:
六月一日晚上,南京玄武公安分局梅园新村警务服务站接到辖区一超市报警,称抓到一名小偷。民警潘顺勤赶到现场后,发现小偷是一名女性。民警在她身上搜出了被盗的一点杂粮、一个鸡腿。检查到腰部时,则发现了一本儿童读物。女子名叫刘金霞,生了双胞胎女儿,肾脏都有问题。她这次带着其中一个病情比较严重的来到南京总医院治病,因为住不起院,她只能让孩子白天在医院挂水,晚上租住在两平方米的房子里。因为肾脏问题,孩子需要吃杂粮,所以她就到超市偷点杂粮,1个鸡腿。

好的制度是公平正义的制度,让所有人看得起病、上得起学、住得起房、享有尊严地生活。

「为什么不偷多一点鸡腿呢?」潘顺勤很疑惑。「我就是为了孩子,不是自己吃。」刘金霞说。而偷的儿童读物,刘金霞则说这是给孩子的儿童节礼物。

潘顺勤发微信朋友圈称,这是自己抓过的最让人心酸的小偷!

又据媒体报道,公益通道开通仅两小时,捐款超过30万。善款将用于孩子的治疗。

事情总是让人感动,人的同情心被激起,甚至还有些泛滥。这个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反思一下制度。是什么样的制度,让人看不起病,让人上不起学,让人买不起房,让人失去了尊严,让人失去了做人的底线。

好的制度是能托住做人底线的制度。当人的底线下滑时,制度总是最后的依托。人的依托终归不那么可靠,也终归不是那么长久。刘金霞遇到了好人,遇到了具有同情心的民警,但类似于刘金霞困境的人会有成千上万,帮助了一个刘金霞,却帮助不了所有的刘金霞们。能帮助所有刘金霞们的是好的制度,这个制度不能让刘金霞们成为被侮辱、被践踏的对像。

一个好的制度是公平正义的制度。公平正义的制度,是让所有人都有着基本社会保障的制度。这种社会保障制度,是让所有人都能看得起病、上得起学、看得起病、住得起房、享有尊严的制度。所有人都享受改革红利的标志,不是权贵、不是富人、不是官二代、富二代、红二代独享的红利,而是所有的二代,尤其是处于社会底层的穷二代享受的红利。穷不能成为穷人的特权,正如富不能成为富人和权贵的特权一样。

这个社会,已经欠社会底层的债已经很久。这个债,既是历史债,也是现实债。既是良心债,也是物质债。这不但是对社会底层的肉体蹂躏,也是对社会底层的精神蹂躏。

刘金霞是农民,农民在1949年就处于社会底层,原来说好的是打土豪分田地,却通过集体化的方式把分给农民的土地要回来,对农民进行新一轮的更为残酷的盘剥。户籍制度把农民束缚在土地上,让他们在经济上不得翻身,在政治上没有地位。大跃进被饿死的,都是农民。社会主义式的原始资本积累,让农民在失去土地的同时,也失去了基本的政治、经济、文化权利,失去了基本的尊严。农民甚至成了被侮辱的代名词。曾几何时,说「你真是一个农民」,「你就是一个农民」,小农意识,小农思维,成了城里人显示高人一等的标识。

家庭联产承包,农民吃的问题解决了,但吃之后的公民权利、国民待遇、社会地位和社会尊严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应有的改善。官媒宣传的只是农民致富的形象,却鲜有宣传农民具有尊严的形象。就是那些致富的人,也只是称为农民,而没有称为公民。通过宣传致富的农民形象,巧妙地遮掩了贫困农民的生存与发展的困境,掩盖了社会制度的不公,这是不合政治理性的,也与政治文明背道而驰。

与其宣传社会的大爱,不如加快建立好的社会保障制度。贪官们的钱,撒到国外的钱,都应该用在社会保障制度的建设上。大国的尊严应该体现在人人都有平等的尊严基础之上。否则大国的尊严就是权贵的面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就是这个意思。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