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4

乌坎民情再揭疮疤 中国遍布“火药桶”

转发此新闻:
617日广东乌坎再次爆发“群体性事件”,乌坎事件再次把“维稳”提到了中共官方的语境。虽然在中国大陆的媒体鲜有报道,但中国社会中群体性事件已呈抬头之势,在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之下,这无疑将成为中国社会的一个“火药桶”。

此次乌坎事件的核心话题之一就是“土地利益纠纷”,有大陆学者指出,因为土地利益纠纷而导致的群体性事件占到了农村群体性事件的65%。媒体在评述此次乌坎事件时直言不讳地认为,在中国大陆,多少地方都在上演着与乌坎类似的故事,只是没有那么“耀眼”罢了。

2016621日,广东,乌坎村民和村里小学生走上街头游行要求释放林祖恋

“被”减少了的群体性事件

随着中共政法王“周永康时代”的结束,被削弱权限的政法系统似乎已经走出了强势“维稳”的困境。中国内地的“群体性事件”在媒体上出现的次数和参与人数的“量级”都有减小。分析人士认为,“去维稳化”成为习主政以来,区别“胡温时代”期间周永康掌控的政法系统重要标志──王岐山的“打虎”反腐一定程度上确实降低群体性事件发生的概率。

事实上,中国群体性爆发的事件在数量上是否有真正意义的减少,还需要谨慎地加以评判。5月初,因高考“减招”问题,湖北、江苏两地爆发示威潮;其后云南发生数百人保卫执法车辆的群体性事件,;而在网络上,由于对人大硕士雷洋“嫖娼事件”的讨论引发网友对案件的各种质疑,网上网下的中国社会中群体性事件已呈抬头之势。各地事关本地区、本行业的群体性事件,都被“捂盖子”了,能够得到媒体之力“发酵”的群体性事件少之又少。但“捂住了,不代表就没有发生过。”

一直以来,通过控制“言论发表的途径、保障互联网安全”是中共认为“抵制西方反华意识形态渗透、打击境外敌对势力。,维护政治安全”的必要手段。陆媒从业者说,新闻报道的信息源通过互联网被控制后,各地发生的群体性事件很难出本地、走进国内舆论的公众视野之中。群体性事件的“被”减少,并没有从根本上纾解群体性事件对社会稳定的冲击。

近期发生的波及全国的越战老兵维权事件便是最新的一个例子。428日是中国与越南在云南麻栗坡县老山爆发军事冲突的32周年纪念日。来自全国近二十个省市的约两千名对越作战老兵及伤残军人,当天聚集在北京的中央军委信访办上访。老兵们反映退伍后各种待遇问题,并要求当局落实相关政策。北京当局封锁了越战老兵的群体维权消息。531日起,来自广东、广西、云南、贵州、湖南等地的越战老兵及伤残军人400余人,聚集到北京上访,反映他们退伍后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生活窘迫。老兵们要求当局落实相关政策,但遭到推诿,到62日,很多人被截访人员就地遣送回原籍。美联社报道称,在一封请愿书上,老兵表示他们现在已经步入老年,需要医疗服务、补助等中央政府明文规定、曾经许诺给他们的福利。

另一方面,“泛亚事件”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则印证了中国经济下行、互联网金融泡沫可能带来的更令人担忧的后果。20154月起,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用庞氏骗局开发的泛亚日金宝的产品开始无法兑付,导致超过22万人的投资者损失金额高达430亿元。据称,大陆29个省的上万名维权者──泛亚债权人代表在613日集结北京,追讨投资款。受害者自去年7月中旬以来发起了一系列的维权活动,至今无果。

经济下行期的维稳困境

为什么近期群体性事件不断地出现,有重新冒出的趋势。

在中国整体经济下行的现阶段,民众利益诉求驱动越发的明显,个人利益的维权行动逐渐积累成一个社区、一个单位(行业)的维权活动。乌坎此次的村民群体性维权意图非常明显──村民为了拿到更多的土地补偿款,寄希望于把事情闹大,引起外界关注。

“引起外界的关注”是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形成最本质的动因──民众认为,反应问题、解决问题的渠道不畅通,只能通过“把事情闹大”获得解决──2011年的乌坎事件最后解决方式也印证了民众的期望达到了目的。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社会已经在一路向好的经济形势下形成了惯性,尤其是对于普通民众来说,经济发展带来的各种利益,包括生活状况的改善等,一旦遭遇经济下行的冲击,必然产生失落甚至不满情绪,而这样的情绪很容易通过某一个爆点释放出来,群体性事件便是最可能的形式。

经济下行之后,中国各阶层的普通民众在民生问题上的压力陡增。农民在土地问题上的利益纠结与商业用地的价格飙升捆绑在一起。在城市,供给侧改革给国企工人带来的压力不亚于农民。经历了上一轮的国企下岗风潮后,政府、企业和工人对“下岗”一词都十分敏感。经济下行直接影响了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煤炭企业和钢铁企业,企业大量的劳动力闲置,为了“维稳”只能给工人发放基本生活费,不死不活的状态无法预计还要持续多长时间,在生活的压力之下,不仅是失地农民,国企工人的群体也很可能是个随时爆发的“火药桶”,中共高层应该对此有足够的认识。

乌坎维权是关联土地的利益;中国越战老兵维权关联的是个人养老利益;互联网金融直接就是把民众手中的钱抢走了──致使受害者的血汗钱血本无归。“无论因为哪个原因需要维权,但都可能采用群体性事件的形式才能达到目的。”这是中国社会群体性事件频发的重要原因。

毋庸讳言,中国经济下行带来的各种冲击影响着社会各个阶层的利益诉求。观察家普遍认为,“中国社会多元化的趋势,以及民众诉求表达的方式选择倾向──民众普遍倾向采取示威游行等能够获得巨大关注的方式,是这些事件的发生前提和重要因素。而随着中国经济形势的持续下行,有观察家担忧,虽然中国大陆各阶层有这样或者那样的诉求不同,但形式类似的群体性事件,会在以后密集的发生。不可回避的是,中共高层是否有智慧解决群体性事件的发生,有效地阻止群体性事件形成的“破窗效应”这些都将是未来一段时间中共执政的一大挑战。


来源:多维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怒火”
神州無火山
近日突增多
習帝無奈祝融何
武警特警傾巢
鎮壓無結果
春風吹又生
逼近皇城河

侈談“為人民服務”
騙局既久
戲法已失魔
牛逼越吹越脹
唯待天神破
  --《喝火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