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2

华裔教授哈佛讲六四真相 大陆生震惊痛哭

转发此新闻:
何晓清(Rowena Xiaoqing He)十几年来一直从事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研究。2010年,她在哈佛大学开设了关于“六四”的课程,成为世界首例。她的课程和研究广受赞誉。近日,她在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表示,参加这一课程的一些大陆留学生起初固守偏见,但最终还是接受了真相,良知觉醒,有的得知真相后,甚至失声痛哭。

哈佛大学东方语言与文明系的何晓清博士

围绕“六四”“怪事”多美国学生探知兴趣浓

何晓清在受访中表示,选这门“六四”课程的学生远远多于课程的名额限制,这令她感到意外。她问学生,为何对这个“遥远而陌生的题目”感兴趣。有的学生表示,因为他去过中国,听导游说,有3个“T”是不能说的:台湾、西藏和天安门(Taiwan, Tibet, Tiananmen)。

还有在加拿大出生和长大的华裔学生说,每年听媒体提起“天安门”、“六四””,他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后来,他跟父母到中国旅游,在旅游车上看见香港游客与大陆导游因“六四”话题争执得不可开交。他不明白,双方都是“中国人”,谈论的都是同一个历史事件,为何却那么激动,都相信自己说的是真相,但又无法说服对方。

有美国学生在上中学时,暑假期间在学校组织下去中国,与同龄人一道生活和学习。这些美国学生后来谈起中国学生时,提出的问题很有意思:一个学生说,他们都和我一样喜欢打球、打游戏,可是“坦克人”被变成了神秘人,他们为什么都不好奇?另一学生说,她的中国好朋友们很聪明,而且受过良好教育,可是她们为何说中国人素质低,不能有民主?那不是种族歧视吗?

得知“六四”真相大陆学生失声痛哭

何晓清表示,哈佛本科生中,大陆留学生并不多,但哈佛暑期班的学生(暑假到哈佛来进修的学生,大多来自其他学校)有不少来自大陆,有大学生,也有中学生。有的从未听说过“六四”,也有的一开始就极力为中共当局辩护。

一位大陆女孩在课堂上经常质疑何晓清,并说不要指望改变她的想法。但听了“六四”时被坦克碾断双腿的方政当时的回忆,她首次被触动了。在学期结束前,这名女孩突然举起手,很不好意思的说,她终于在电话里,“逼”她的妈妈说出了“六四”的真相。原来,她妈妈当时与同学一道坐火车去了天安门广场,是“六四”的亲历者。但一直以来,她都隐瞒女儿说,不知道“六四”期间发生的事。

还有一次,上“六四”课时,一位北京女孩哭了起来,她说,她就是在这座城市里长大的,这些路,从小到大,她走过很多次的。她震惊的说:“我长这么大,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在我长大的这个地方,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名女孩学得非常用功,最后的论文也做得很好。

何晓清表示,信息自由和言论自由确实非常重要。“六四”不仅是“政治”,而且是“人性”,只要人性未泯,一旦了解了历史细节真相,很难不受触动。

“中共歪曲历史导致中国各层面扭曲”

何晓清说,对于“六四”,中国新一代人要么不知道,要么不在乎,要么为镇压辩护,去攻击揭露真相的人,这本来就是一件很荒谬的事情。十几年前,那种新一代“红卫兵”的态度令她十分不解。她不明白,那种党国不分、批评政府就成了“羞辱中国、羞辱中国人民”的逻辑从何而来。80年代,爱国就是批评政府、推动改革,后来爱国就成了为政府辩护,批评政府则成了“卖国”,为何对“爱国”会有这样截然不同的理解?

她后来找到了这一切的根源,认为“六四”之后,中共要证明其政权的“合法性”,只得自圆其说,将镇压合理化,同时也为了避免学生抗议重演,就针对青少年发起了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对他们进行“洗脑”。
何晓清感叹说,正是这种“连人的生命尊严权利都能为一个更高口号而牺牲的价值”,促使后89的中国变成了一个“没有底线、没有信任”的社会,“认同歪理,否定常识”。

她认为,民众对重大历史事件的集体记忆,同他们对于民主化及民族主义的看法紧密相关。人们往往通过对这些事件在道德意义层面上的讨论,来理解他们对于国家未来的责任,而中共对历史事件的隐瞒和歪曲,导致了中国政治、社会和心理等各个层面的扭曲。那种为了利益无所不能为的价值不仅影响到中国,也影响到世界。

来源:阿波罗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北京丰台法院令计划周永康司法派的女法官袁艳玲表示要亲自审判二十大后下台的习近平,也要判习总无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