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30

打击自媒体 公信力坍塌

转发此新闻:
现在的互联网关键就在一个联字,你联着我,我联着你。如果没有联,这个网也不叫互联网。在互联网时代,不但要有互联网思维,还得需要有互联网文化和互联网行为。

自媒体对公权力监督的贡献巨大,官员说话客气多了,也不敢乱用权力。

互联网文化和行为表现之一,就是网络自媒体的出现。在中国特殊的情况下,自媒体扮演了特殊的角色。但无论扮演好坏,自媒体的言论自由不能破坏,一旦破坏,自媒体的意义就没有了。

言论自由,就是在法治的框架下,说什么都行,别人管不着,公权力管不着。说来也怪,公权力管不着的地方,言论自由发展得很好,公权力管得着的地方,言论自由都发展不好。历史和事实证明,谁管言论自由,谁都没有好下场。因为言论自由上帝都不管,上帝不管的事,公权力想管,想不自量力扮演上帝的角色,那给历史留下的,一定是小丑的角色。这样的小丑,在历史总是会被戏说,总是会被嘲弄,那不可一世的希特勒、史大林,那些各种各样的老大哥,在活着的时候看着我们,在死的时候,人们看着他们,用思想和理性,去鞭他们的尸。

现在,公权力对自媒体的打压,已到了失理性的地步。这种失去理性的表现,就是一篇官方称为正能量的文章,仅仅是因有了所谓的敏感词、敏感事件、敏感人物、敏感时间就迅速删贴,从而使得温和理性客观即「理中客」的文章也没了市场。官方一直强调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可是敏感的东西不让谈,如何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难道反对虚无主义也要垄断权?

至于官方那些定位的敏感大V,无论说什么,都属于定点打击的行列。这种对话语权的非理性垄断,使得本来不多的公信力,都已经流光了。

那些网络大V,大都是知识分子,都有公共情怀,希望国家尽快走上文明健康的轨道。于是他们利用自媒体针砭时弊,监督公权,为公民权利发声,为公平正义发声,他们代表着社会的良知和良心。

有没有网络大V造谣传谣?当然有,这方面是网络大V在专业之外发声的结果,在专业之外,网络大V的判断力与常人无异。这是中国的悲剧。有没有别有用心的大V、敌对势力的大V?这也可能有。但只要有言论自由,无论谣言发自哪,总会有人辟谣,使谣言停留在没有危害的地方。思想市场有自我净化功能,公权力盲目地管思想市场,只会帮倒忙,何况公权力还有意识形态上的私心,在思想市场上拉偏架,做不到思想上的公正。

也可能,公权力在黑暗中已走了好长时间,他们已习惯在黑暗中走路,他们看到光之后,就产生捍卫黑暗的力量,锐不可挡。可他们不知道,黑暗不是营养液,也是敌敌畏,终归在劫难逃。

更有意思的是,一涉及公权力滥用问题,无论对错,就有网络水军洗地,护短不护理。公信力不但要建立在公平正义的基础上,不是建立在护短上。如果一味护短且蛮不讲理,最后就是失民心民意,失得体无完肤。皇帝的新衣就是光_走路,光着_本来不好看,还说衣服好看,这在童话故事里行,在互联网不行。在互联网上,公权力可以光_,人们也可以对光_大架潮弄。

这些年来,自媒体对公权力监督上的贡献是巨大的,正是因为有了自媒体的监督,官员说话客气多了,也不敢乱吃乱别乱用权力,不敢对民众放肆地说话了。自媒体让部分权力不得不在阳光下运行。官员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想关闭部分自媒体,尤其是想关闭那些有影响力的自媒体,只会浪费纳税人的钱,滥用纳税人的钱。高成本、零收益的事,干了就与傻子无异。

一些官员都还以道德的名义滥用权力,如果没有自媒体的监督,道德的招牌都不会打了,就会赤裸裸地滥用权力。绝对权力必然绝对滥用, 绝对权力必然绝对滥用道德,通过道德让人变成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

人民有知情权和监督权,自媒体是目前让人民有知情权和监督权的最好形式,这个不应该打击,应该发展。这些年来,有很多典型案件都是由自媒体曝光的。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第一步就是要把权力关进自媒体的笼子里,而不是把自媒体关进权力建制的笼子里。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