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4

有损领袖形象 《张耀祠回忆毛泽东》被删除部分曝光

转发此新闻:
【中南海警卫团首任团长张耀祠20年前的《张耀祠回忆毛泽东》一书成稿后,中共中央审查删除部分内容,留为档案资料保存,防扩散以免有损领袖形象。不久前,这部分内容曝光。摘自中央党校出版社19969月出版的《张耀祠回忆毛泽东》一书初稿。】

张耀祠这本书文字看来,根本不是他写的。他提供的情节,被删除不少。

毛:我的大字报是阳谋

196685日,毛泽东写成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命人贴在中南海第一食堂墙上。当晚,毛泽东对汪东兴、江青和我说:「我的大字报是阳谋,是对准派工作组的阴谋,是对准《三和一少》、《三自一包》总后台的阴谋。」(所谓【阴谋】,指的是刘少奇。)

毛泽东的炮打司令部大字报

汪东兴每月为毛做虚报开支的假帐

19767月下旬,毛泽东视察华北、中南期间,听了多个派到地方了解文化大革命情况的联络员汇报后,说:「有些地方看来很乱,这个乱是必要的、正常的,乱了敌人,锻炼了群众,不要怕乱,大乱才能大治。」

每到月中,毛泽东有个习惯,要查看上个月开支多少。为此,汪东兴每月初都做好一本假账给主席看,为什么呢?汪东兴说:这是政治、大政治。如果按主席开支照实上账单,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如:缝补衬衣袖口、领子的账单列出六角五分,织补毛料衣裤列出一元五角,是按当时市面上价格报的。但,主席是指定要送上海锦江饭店织补的,要有专人乘专机送上海,再由专机接返。主席要吃武昌鱼、钱塘江鱼、太湖鱼,冬天由专机运载返京,鱼按市面价记在给主席的账单上,交通运费算入中央办公厅开支。主席抽烟,一包成本要十二元,账单上按中华牌每包五角六分计。 

文革初期。左起:江青、陶铸、周恩来。周在毛寿宴上向毛请罪──可见毛已经把他完全驯服。

毛生日宴,周恩来当面向毛俯首请罪

19691226日,毛泽东生日,请了付主席林彪和政治局常委周恩来、陈伯达、康生和汪东兴、张玉凤、张耀祠。主席说:开个常委会、短会,再加插开个党小组会。主席拿出英国蒙哥马利元帅访问中国大陆时送他的两瓶威士忌,开了请大家喝,席间,主席要先敬周恩来一杯,周连连说:不敢,不敢。

主席却说:恩来,你敢,不是你竭力推荐刘少奇接班、刘主席主持中央政治局,让我退居二线,回家乡养老?周又连连说:我有罪、有罪,请主席宽恕、宽恕。林彪举杯,以祝主席万寿无疆,化解了窘迫场面。毛又说:「恩来对润之有气,但没有野心,党内能搞宫廷政变的一人就是中国赫鲁晓夫。」

毛:抓不准亲密战友在想什么

197032日傍晚,林彪到中南海主席书房交谈近三个小时,第二天毛泽东告诉我:「昨天,我的亲密战友给我上了课,说文化大革命要告结束,现在各地形势都不好,都在放空炮──我还抓不准这个亲密战友在想什么?」

毛泽东的“最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林彪竟然密谋造反,使毛受到极大的精神打击

七一年林彪事件发生后狂躁、猜疑、恐惧

1971913日,林彪事件发生后,主席常失眠、饭量减少、常常在梦中呼叫,叫耀祠快来、东兴人在哪里。

主席在林彪事件后变化较大,狂躁、发怒、猜疑、恐惧。常问我、问张玉凤,要我们放开讲、要讲真话、讲心里话。我和张玉凤还是千篇一律告诉主席,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无限热爱、无限忠于您老人家。主席听了有时会哈哈大笑说:「我还不如小学生」;有时会摆摆手说:「又是一通屁话。走!走!走!」 

晚年毛泽东在书房会见美国总统尼克逊,毛的左手紧握张玉凤(中)

毛要两支手枪放身边自卫,周不给子弹

主席生病康复后,曾让汪东兴给他搞两支手枪,一支放在床边,一支放在书房沙发边,说要保卫自己,要自卫。汪东兴向周恩来作了请示。周指示:要照办,但子弹不能给,要加倍小心主席的情绪。

汪东兴差不多一、二星期就要叮嘱我和张玉凤说:「你们在主席身边,主席发怒骂人、摔东西、撕文件,要牢记:一、不能还嘴,二、人不能离开,三、不能劝阻。老人家发一阵、骂一阵、摔一堆,就没事了。」

主席的保健医生组提出,让毛主席能调节一下文化生活,周总理建议由唐闻生、王海蓉和张玉凤做主席工作,能接受。后来,从德国、法国、英国进口电影放映给主席看。主席喜欢看爱情片子,看了后也会推荐给身边工作人员观看。

毛担心死后会发生政变,命令他最相任的汪东兴和张耀祠做好准备(防止政变),但他万万想不到,这两人却参与政变

周逝世后,毛担心死后会发生政变

周总理逝世后,主席多次问起他(主席)死后,会否发生政变。我和汪东兴都说绝对不会,有主席思想、有主席路线。主席语气很肯定说「会,你们也要做准备。」

197615日,周恩来遗体送八宝山火化时,上百万人冒严寒在十里长街默哀送灵。主席看了简报后沉默多时。张玉凤三次请主席吃饭,主席不作声。后来汪东兴又请主席吃饭,主席怒骂:「滚滚!都滚开!你们对我封锁新闻。」 

问身边人,我死后谁当主席?毛远新提五人

197623日,中央发出文件确定华国锋任国务院代总理和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后,当天晚上主席问汪东兴、毛远新、张玉凤和我:「人事安排了一步,下一步我驾崩了,谁来当主席?」沉默了一段时间,汪东兴说听主席安排,我们照办。主席说:「在问你们,不要说我太独裁。」大家还是沉默着。毛远新先开口:「江青、华国锋、王洪文以及汪东兴、纪登奎。」主席加了陈锡联的名。

19764清明天安门事件

清明天安门事件发生后毛病重

19764月初,上百万群众持续多天,到天安门广场献花圈、诗词,悼念周恩来。毛泽东听了华国锋、吴德、江青、毛远新、王海容、唐闻生、汪东兴等的多组汇报后说:「以悼念总理名义,反的是当代秦始皇毛润之,打倒、铲除的是江青、洪文、春桥、文元,再加上华国锋,迎接邓小平复辟上台。」

四月中旬以后,毛泽东病情加重,要汪东兴增加警卫、重型武器布防,还要陈锡联加强防空,准备苏联社会主义帝国飞机袭击。

张耀祠(左)是毛泽东的终身保镖

【张耀祠档案】191625日出生于江西雩都(今于都)县贫苦农家。1931年加入中国共青团,1933年参加工农红军,1935年转入中国共产党。红军时期,历任儿童团长、共青团支部书记,中央警卫连战士、红八军团保卫局侦察科科员,参加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副官、延安中央政治教导大队中队长、中央警备团保卫干事、司令部第一参谋等。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央警备团政治处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公安部九局副局长兼中央警卫团团长、1969年任中办副主任兼中央警卫团团长。在毛泽东身边负责安全保卫工作40多年。1979年任成都军区副参谋长,1983年离休。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少将。是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九大、十大、十一大代表,第十一届中央候补委员。先后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着有《张耀祠回忆毛泽东》等。20101025日逝世,享年95岁。

来源:《张耀祠回忆毛泽东》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