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1

解「六四」死结唯有与人民和解

转发此新闻:
「六四」实质是要求民主转型

  「八九.六四」,到本年已是二十七周年。


  「六四」的导火索,是当时中国大陆的「官倒」问题,即中共实行的价格双轨制(在完成指令性计划以后,超产部分的价格由供需双方自由议定,国家不加干涉),由此引发中共掌权者及其子女、亲朋肆无忌惮的「闷声发大财」造成广大民众的严重不满,奋起大规模游行示威,并在大陆成燎原之势。这场运动,外在表现是反官倒,内在本质则是中国大陆广大的青年学生和知识份子发起的一场大规模的要求推翻共产党、实现中国民主转型的政治运动,不幸由于邓小平、李鹏之流的血腥镇压归于失败。

  当鸵鸟能混过「六四」吗?

  二十七年过去,从邓小平、李鹏到江泽民、胡锦涛,直至现在的习近平,中共对「八九?六四」血腥镇压人民的滔天罪行极端害怕。其再明白不过的证明就是中共起先坚持把「八九.六四」定性为「动乱」甚至「暴乱」,后来改称「风波」、再退而改称「事件」,再后来则干脆奉行鸵鸟政策,矢口不敢提,似乎只要自己不说,大陆和全世界人民都会失忆,共产党这一罄竹难书的罪行会被时间荡涤干净。而对于那些屠戮手无寸铁的学生和百姓的「六四」刽子手,共产党从来不敢纪念、表彰,连提及也不敢。可以肯定,本年「六四」二十七周年,当政的习氏也必定萧规曹随,只字不提以图再次蒙混过关。

  但如此鸵鸟政策,真的会有用吗?!

  实际情况是,在中华大地,至少台湾、香港,至今年年在纪念六四,年年在声讨共产党和邓小平的暴行。台湾马英九纵然一再与中共调情,但去年(二O一五年)发表其在总统任上的最后一篇「六四」感言,仍坚持呼吁大陆正视「六四」、平反「六四」,并把平反「六四」作为两岸创造双赢的重要历史条件之一。香港即使已处在大陆的管控之下,维园的「六四」烛光晚会还是年年举行,尖沙咀的「六四」纪念馆一直开放到了最近(搬迁)。即使在大陆,在表面的无奈之下,也出现了「六四」期间到天安门广场散步之类各种各样的无声抗议。中共风声鹤唳、万般惊恐,居然连在天安门广场散步也绝对禁止。在全世界,「六四」暴行也是年年被重温和声讨。

  时代环境潮流都在变

  蒋经国先生当年推行民主转型,说过一句话:「时代变了,环境变了,潮流也变了。」经国先生就是有识于此,顺应变化,体察民心,与台湾人民实现了和解,台湾乃得以于一九八六年实现民主转型。

  说时代变了,与二十七年前的邓时代相比,也真是今非昔比。到现今的习时代,共产党已彻底腐败无可救药,从而完全失去了大陆的民心,成为全民公敌。习近平自己在二O一二年底上台前夕就坦白承认过这一点,大声疾呼要「收拾民心」。三年多过去,民心就是收拾不来,反而越发丧失。这首先是经济增长作为共产党执政唯一还可说的「合法性」,已经处于危险之中。最近人民日报「权威人士」明确承认现时「我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势。这个L型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此话一出,大陆股市应声再次大幅下跌,可见民众对共产党之再无信心。「依宪依法治国」从来都没有兑现。反腐,即使开始老百姓还抱有点滴希望,现在则早看穿了其权斗、选择性「反腐」的真面目。失人心者失天下,习近平难道还是无动于衷,「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死挺着与人民为敌?

  说环境变了,首先是共产党自身的内环境在变。党内派系权斗达到了比「六四」那些年远为剧烈的程度。习的集权独裁和个人崇拜,引起了共产党内部普遍不满,甚至连习李、习王之间也很可能有了矛盾。三月人大,习李互不理睬,当李做完政府工作报告,习一不鼓掌二不起立相迎,其行为太过失礼也没有先例。最近的「权威人士」讲话,很难说是外媒捕风捉影,中南海南北两院即党中央和国务院分歧难合。任志强事件和中纪委文章《千氏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难道是无风三尺浪?另一方面,毛左残余(不仅在党外)公然竖起为文革翻案的破旗,又是人民大会堂红歌会,又是陕西纪念文革座谈会,大唱对台戏。中共如此四分五裂,习氏难道依旧无动于衷,「三个自信」满满,死挺着要与人民为敌?

  更有甚者,外部的世界潮流也大变了。「六四」前后,世界上的专制政体纷纷民主转型,原来的专制强人纷纷通过转型与人民实现了和解。在亚洲,一九八六年十月,台湾一马当先,蒋经国先生果断废除实行了三十八年的戒严令,开启民主转型;一九八七年六月,韩国总统候选人卢泰愚宣布「六二九民主宣言」,韩国由此也实现了民主转型;一九九二年底,连最老牌的共产政权苏联也在一夜之间解体,共产党一党专制从此垮台(虽然今天的俄罗斯还不是完全的民主政体);由于是和平转型,苏东原来的共产党组织依然可以合法存在。这样的和解,其实是双赢。

  现在,越南也在迅速转型,他们的政改远远走在了中共的前面。奥巴马访问古巴必定会开启古巴的转型。至此,全球的共产专制恐怕只剩下了中国大陆和北韩两个孤家寡人。普世价值的洪流如此汹涌澎拜,习氏中共难道还能不「改旗易帜」,死挺着不平反「六四」,坚持与人民为敌?

  与人民和解是唯一出路

  其实,台湾、韩国民主转型前,也是专制政体,统治者同样也给人民造成了不幸,甚至也欠下血债。当年台湾有陈文成案(一九八一年)、江南案(一九八四年)、更早还有美丽岛事件(一九七九年)。韩国也是一样,一九八O年的光州民主化运动,韩国强人全斗焕也颁布了戒严令,也是用军队暴力镇压。但蒋经国和全斗焕的接班人卢泰愚都终于与人民和解。蒋经国从此为百姓称颂,百世流芳。台湾和韩国的经济民生从此飞跃。

  坚持与人民为敌者,如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就只能是被人民抛弃,遗臭万年。罗马尼亚的民主转型也没有被挡住,历史的车轮照样滚滚向前。
  基于正反两面的经验和教训,习氏中共应该明白,六四已经二十七年,人民绝不可能再长久忍耐。时间不多了,中共好自为之!

来源:争鸣李言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中國國情不同。人民樂於抄黨章,唱紅歌,跳大媽舞,不存在共產黨與民為敵。别再危言聳聽了。

匿名 说...

人民與邪黨都是一夥反人類的。

匿名 说...

奴隶主会和奴隶和解?泥在做梦罢?在人家权贵集团眼中,中国人就是他们圈养的一群家畜而已。你会愿意跟你家的“家畜”平起平坐?天真,哈哈哈,人家早说了,你拿几千万人头来换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