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4

电视问政成时尚 公仆丢人又现眼

转发此新闻:
中国流行电视问政,即让官员接受民众的质询,由电视台现场直播。面对民众咄咄逼人的提问以及辛辣讽刺的「礼物」,官员们当场面红耳赤,手足无措,然而节目做完之后,却一切照旧。

电视问政辛辣发问 市民代表直戳痛点

西安「市民电视问政」日前举办第二期,西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吕强接受市民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网友的「考问」。节目以现场播放暗访视频和观众发问方式交替进行,面对民众犀利的提问,吕强频繁以「惭愧」、「痛心」等词汇回应,而「红脸」、「出汗」与「尴尬微笑」亦成为其当晚的表情。问政结束后,民众对该局表现不满意的占六成三。

目前全国有二十五个省市进行各类的电视问政,每每节目上演都是民众戏弄公仆的好机会。比如,南宁市电视问政直播现场,面对曝光的公务员上班炒股、斗地主、有车一族入住廉租房、盖一次公章「收费」二千元等问题,多名市民当场批评指摘,其中一名市民还给到场的县委书记送上苍蝇拍,期盼这些官员能严惩腐败以正风纪。

民众质询 宣泄怒火

四川西昌市「阳光问廉」直播现场,当地村民把一锅米饭送到西昌电力公司副总经理魏明奎的面前问:「这一锅夹生米饭,味道怎么样?」由于电压不稳,当地村民煮饭经常煮不熟,停电等情况时有发生,对魏明奎早就不满。而在温州市电视问政节目现场,鹿城副区长黄定恩收到群众送上的一个蜗牛玩偶,不满其主导的公路施工进程缓慢,被市民讽刺为蜗牛工程。

电视问政作为一种媒体参与民主监督的方式,成为百姓宣泄怒火的渠道。问题是,电视问政不常有,政府部门不作为、官员慵懒等问题则常有,真正被民众质询的只是冰山之一角。这也说明,国人能够通过正常渠道有效投诉的机制太少。事实上,对公仆与政府部门进行有效监督的手段和渠道,主要都掌握在政府手中。比如搞不搞电视问政、甚么时候搞电视问政、要「考问」哪些部门、对懒政怠政问题如何处理,几乎全部由当局决定,市民能参与和决定的事情少之又少。

从全国范围看,被电视问政的几乎都是一些芝麻官,那些市长、省长、部长绝少出现在电视问政的镜头前,这些高官为何不能在屏幕前亮亮相,接受国人的直接质询?中国官场历来有「高官例外论」,比如财产公示,先找一些偏远地方的县市作试点,财产公示的都是处级以下官员,而厅局级以上官员却个个置身事外,结果财产公示试行二十多年,至今无法在全国实施。

上梁不正下梁歪,中国很多问题虽表现在基层,根子却在高层,当局治标不治本,如何让百姓心服口服?

来到:东方日报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包老虎谁敢动

匿名 说...

想演一场忽悠民众的好戏,结果出洋相了,哈哈哈,土共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婊子牌坊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