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8

左风吹遍朝野时 外长失态情理中

转发此新闻:
父亲曾任国家商业部副部长、本身是「太子党」成员的任志强,两年多前接受尚未被完全「灭声」的《南方周末》访问时说:「毫无疑问,(我们)这代人的共性,是把国家利益放在前头考虑得更多一些,不只是为了自己的事儿忙活,都是在考虑一个时代、一个国家。区别可能是,孔丹更多的是『有国才有家』,秦晓还有我,更多的是『有家才有国』。」

王毅说,对于中国人权,只有中国人才有发言权。这说法荒谬可笑,国人何时有言论自由?

两年多下来,孔丹和秦晓两名「太子党」,甚至是「红二代」所代表的「保守」与「开明」阵营历经多年的明争暗斗见了分晓,任志强支持的秦晓阵营被打压,而获高层支持的孔丹等则稳占上风。关于这一点,从任志强发表质疑习近平「媒体姓党」的言论,并因而被官媒围剿,乃至于被北京市东城区党委「留党察看一年」的惩罚可见一斑。

内地主张狭隘民族主义的如《环球时报》等媒体,近两年来在北京最高层的庇荫下张牙舞爪。在言论没有最左,只有更左之下,本月一日,中国外长王毅到访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与加国外长迪翁会面后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在当地一名外籍女记者就香港书商疑被内地安全部门秘密掳走到大陆等人权问题向迪翁提问后,以傲慢的态度「抢答」问题时,指摘该记者的失态表现,为国际社会所侧目,也就不足为奇矣。

从网络上广泛流传的相关视频可见,王毅一边用手上的笔指着那个提问的女记者,一边以颇见严厉的语气批评说:「你的提问,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中方翻译员翻译时,王毅又「白」了那女记者一眼,展现出一脸不屑之情,然后再将目光投到别处。

接着,王毅微微摇晃着身躯,带点轻佻,又有点傲慢地回望着那女记者问:「你了中国吗?你去过中国吗?你知道中国从一穷二白的面貌,把六亿以上的人摆脱了贫困吗?你知道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人均八千美元的一个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吗?如果我们不能很好地保护人权的话,中国能取得这么好的发展吗?你知道中国已经把保护人权列入到我们的宪法当中嘛?」

然后,王毅手指指继续说:「我要告诉你,最了解中国的人权的状况,不是你!而是中国人自己。你没有发言权,而中国有发言权。所以请你不要再说这种不负责任的提问,中国欢迎一切善意的这种建议,但是我们拒绝任何无端的指摘。」

提问,乃系记者的天职。正因为不了解,才提问,王毅凭什么剥夺一个记者的提问权?古诗有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或许王毅身在中国,正是他看不到中国自身缺陷的原因所在。

王毅自己看不到的问题,外国人看到了,而王毅不仅剥夺了外国记者的发言权,连提问权亦褫夺了,此举令普天下世人皆目瞪口呆,不禁要问:王毅凭什么?王毅又说,对于中国人权,只有中国人才有发言权,这说法更荒谬可笑。国人有言论自由么?维权律师浦志强,因七条言论温和的微博,被当局拘查囚禁了十八个月。在一片白色恐怖的气氛下,试问哪国身在中国大陆的百姓敢就人权提出批评,乃至不同于当局口径的声音?

晓波因言获罪被囚禁,这也叫有人权保障?这又是哪门子的人权?这叫言论自由?退一万步,即使刘晓波有罪,其妻刘霞呢?为何年复一年遭软禁?作为刘晓波之妻的她,何罪之有?为何剥夺她的自由,当局为何长年累月地将她软禁家中?

「六十年没有见过选票,没有全民教育,没有全民医保,没有新闻开放,没有言论自由,没有信息自由,没有迁移居住自由,没有司法独立,没有舆论监督,没有独立工会,没有属于国家的军队,没有宪法保护,剩下的只有临槽泥马隔壁。」网传内地着名艺术家、著名已故诗人艾青的儿子艾未未,关于中共治下百姓心声的一番言论,确实可圈可点,可嗟可叹。

来源:东网 / 郭大眼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人家就是想耍流氓欺負你羞辱你,你卻認為是牠家裡有不如意的事。這是你意淫了,加拿大已成三流國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