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3

杀鸡取卵向钱看 官方宰客有手段

转发此新闻:
六月一日,云南丽江发生商人罢市事件。因为当地政府对每一位游客加收八十元的「古城维护费」,导致客流锐减,古城内的商铺生意一落千丈,无奈联合罢市进行抗议。

云南丽江商户罢市,抗议当地政府向每位游客加收八十元「古城维护费」,导致客流锐减。

这些年,随着旅游人数的增加,有关宰客的事件也屡见不鲜。青岛三十八元一只的天价大虾,哈尔滨的万元天价鱼,上海豫园四十八元一口的天价茶,海南三亚的宰客更是花样翻新、几乎成产业链而「享誉」全国。出事以前,当地政府部门竟然自我统计「零投诉」,或是往往以「举证不足」和稀泥,变相袒护,被曝光之后则「义愤填膺」地灭火消灾,好像之前一点不知情似得,把监管失职责任撇得一干二净。

不过,要讲起宰客,这些商贩实在是太LOW了。君不见,各地政府随便在景区拉起一条线,钉块小木牌,就可以光明正大、堂而皇之地大收其费。丽江就是明证。而且当地政府理直气壮地声明自己各种法律依据充分、程序完整。有物价局的审批,有听证,有征求意见云云。问题是,物价局和古城管理部门,都是政府的左右手,左手监督右手,结果可想而知。而所谓的征求意见更让人笑掉大牙,政府的确就征收维护费征求过意见,但选项不是「同意」或「不同意」,而是要求商铺选择收费时段在八点至十九点、八点至二十一点还是八点至二十三点。这就相当于,不是问一个人有罪无罪,而直接让他自己选择是终身监禁、死缓还是死刑。再者,这种官方一手操弄的征求意见,何曾见过有不同意见,即使有,官方也不会披露。

近几年丽江每年的客流量已达千万人次量级,每人次加收八十元维护费,当地政府的收益可想而知。商家和游客两败俱伤,但本不是市场主体的政府却盆满钵满,大发横财。而丽江绝非个案,这类官方杀鸡取卵式的官方宰客,连连上演。湖南凤凰古城也是路障一设,每位游客加收一百五十八块;河北张家口更是离谱,一条公开免费通行的公路,由于沿途景色秀美,过往车辆增多,政府遂设卡收费,每车五十元。

古代小说戏剧里山大王劫道往往大喝一声「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胆敢说不字,一刀一个不管埋」。不过,山大王毕竟是非法的,还要冒着被管军抓获枭首的风险。而如今官军如今自己披挂上阵,磨刀霍霍,合法宰客,点钞票点到手软,何其爽利。原本充满着自然田园、历史人文底蕴的景区,被一股浓浓的交织着官僚、市侩、铜臭的气息污浊得让人反胃。设若徐霞客生在当代,要游历各地,恐怕早就破产了;沈从文每天一趟一百五十八,还能写出《边城》吗?

当然,地方政府有一万个理由在那儿摆着。比如游客太多了,破坏环境了,加剧拥堵了,管理成本负担加重了等等,都是百试百灵的现成理由。但这些问题,几乎是世界上每一个热门景区都存在的。其市场调节的手段并非没有,例如科学规划游览路线、合理布局商业分布、通过价格优惠措施适当调节淡旺季游客数量等等。然而这些措施无疑太麻烦了,哪有直接设卡收费来得痛快?而且更重要的,官方本来目的就是要收费,哪会去研究其他办法。

其实,类似做法又何尝局限在旅游行业,哪一行那一业不是如此呢?交通拥堵了加收拥堵费、车牌费,调控房地产加征房产税。罚款、收费、征税,无本万利,简单易行。政府所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来证明收费的合理性、科学性、急迫性,而且还要显得受尽委屈,收费实在是万不得已。硬生生将民生痛点、施政败笔变成了摇钱树。问题是到头来,拥堵依旧,雾霾依旧,景区混乱依旧,房地产半死不活依旧,老百姓茅屋为秋风所颇依旧。唯一变化的是,政府收入又增多了,政绩报告更靓丽了,豪华办公楼又建起来了。

来源:东方日报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