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6

“六四”秘辛:香港黑帮与神秘逃亡

转发此新闻:
六四事件是1978年后中国历史中无法回避的一次影响深远的学生运动,它不断以或明或暗的形式出现在政治、文化叙事中。从今天看,它的出现并非偶然,而这其中又有至今被官方刻意回避的争议细节,令人着迷。

黄雀行动"总指挥六哥陈达钲

  1989年的六四事件后,不少参与学运的学生领袖和学生通过各种途径离开大陆,这是一个持续八年之久的大工程。这段鲜为人知的行动代号为“黄雀”。很多参与人士将行动形容为“秘密通道”,也有人解释称,这是取自成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当时还在 英国治权下的香港 是黄雀行动的中转平台。参加行动者既有商人、走私分子、教会人士,也有黑社会大佬、影视界名人等不同背景的人士。这些参与六四的人士是如何出走大陆抵达香港的?港英政府如何对待他们?他们在香港期间情况如何?这一工程是如何运作的?六四事件已经过去27年,一些不为人们所知的秘闻相继流出。

  黄雀行动从19896月下旬开始进行,一直持续至1997年香港回归前宣告结束。有海外报道指出,在行动一开始,黄雀行动策划者便从企业界募集到260,000美元作为任务资金。

香港烛光晚会,坚持平反六

  在行动中,主要由香港黑社会组织负责成员、装备和秘密走私路线的提供,他们会与行动目标进行直接接触。具体包括通过汽车、火车、飞机、走私快艇等方式将人员带至沿海城市后进入香港,之后则是将其安顿并且协助他们前往其他西方国家。61日,据香港01报道称,当时“黄雀”分情报组、行动组,情报组负责“收风”,确定待救人士身份及所在地;行动组则有“六哥”陈达钲指挥,接到名单便策划救亡路线。

  有核心“黄雀”透露,当年为免被窃听,会在“大哥大” 手机加干扰器,未免行动误中圈套,会有相认暗语,如“我叫李成功”。若“黄雀”疑遭跟踪,便以“今日下雨,不踢球。”等暗号通知。

  双方相识后,才是行动开端,当抵达沿海城市后,由于大陆在海上严防,“黄雀”主用1,2001,400匹马力的快艇,比大陆巡逻艇快,借此摆脱。据悉,当时曾有四名“黄雀”葬身大海,他们是建筑工地的搭棚工人。其中两名回航时遇上浓雾撞水泥船丧命、另外两人遭公安追捕加速推进结果引擎着火。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黄雀”称,当年港英政府态度是“一只眼开,一只眼闭”,暗助六四学生藏匿在港并移居海外。而据悉,当年6月至9月是救人高峰期,由于到港的人渐多,港英政府不能再个别处理,于是时任港督卫奕信便委派政治顾问办公室及警方政治部,主力与“黄雀行动”的核心成员沟通协调,而整个行动属港英政府的机密,当年的文件纪录,只能由外籍高官阅览。

  通过黄雀行动出走的人员数据未有定论,持百人至八百人的说法皆有。其中,21名六四学生领袖中,据称有15人借此前往海外,包括吾尔开希、柴玲、封从德等人。曾有媒体报道透露,每次行动需支付5万元至60万元定金,其中学运领袖吾尔开希营救3次才成功,共花了60万元。

  柴玲和丈夫封从德二人则在198964日夜里登上火车,封从德中途下车买衣服让两人变装。火车一路南行,抵达 武汉。之后继续搭巴士南下,到了南海 边的小村庄,找到暂时落脚之处。协助者还找到人给柴玲割了双眼皮,改变面貌。“黄雀”把两人送到码头,告诉他们“最后一程是在个瓮里”。两人进入船舱,窝在货箱里,逃离中国。


来源:多维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