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1

乌坎村的「一国两制」 不过五年化为乌有

转发此新闻:
六月十七日子夜,广东陆丰市公安局悄悄派出百计武警,掩赴乌坎村,步步为营,然后遣十人突入村民委员会主任林祖恋住所,把他抓去,三小时后,还发公开信警告村民不得抗议:「任何违法行动,必严厉打击,决不手软。」他们说林祖恋「涉嫌利用职权受贿」,但一个受贿村主任,竟然获村民拥戴;而他年逾古稀手无寸铁,拘捕时竟然要百计武警在四周戒备,这不只是新闻,还是奇闻。

乌坎村民选村主任林祖恋被指收受贿赂遭武警强行带走
乌坎村民选村主任林祖恋被指收受贿赂遭武警强行带走

林祖恋之罪,其实在于中共所谓「上访」,即上诉冤情。五年前,乌坎村民不满村官擅卖他们的土地,追讨无功,还遭武警围村,奋起反抗,天下瞩目,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底,获当局许以民主选举、原任村官免职等等。乌坎村一时被推为「中国农村民主典范」。但是,五年过去了,当年卖掉的土地,依旧讨还无期。林祖恋于是策划村民齐上省政府、市政府诉冤,并遵照法律,呈交上访申请书。当局的答复,由几车武警黑夜送到,就是那「涉嫌利用职权受贿」八个字。

二零一一年底,林祖恋说:「乌坎村民所有要求,当局都答应了,结果非常圆满!」我当时写了一篇《圆满的结局》说:「水中明月,可以很满很圆。中共的诺言,能不能够相信,稍懂共产国情的人都知道。虽然全国乱民不可胜杀,但民变首领无不遭殃。乌坎村叛民领袖不可能例外。」一切都给我不幸言中。当年的村民领袖薛锦波、洪锐潮,一个给打死了,一个锒铛入狱了。现在,林祖恋要向贪官讨债,于是中共「反贪」的狼牙棒,就给他一记当头棒喝。

北魏初年,明元帝誓除官场贪墨,下令使者巡行各州,检查地方官资财,俸禄以外,都算是赃物。同时下诏,地方官违法,「听民诣阙告言之(百姓可上朝廷报告)」,于是吏治一清,「隆基固本,内和外辑(和睦)」(《魏书》卷三)。那时候,小民告贪官,不会沦为罪犯。

今天可不同了。林祖恋虽然口口声声说「我们坚信,在中国共产党和各级政府正确领导之下,乌坎的地是村民的地」,但是,他心里明白,这些都是虚美的谎话,所以,策划集体诉冤期间,公开声明和妻子离婚:「我今天的家人,今后只是朋友、邻居。林祖恋日后如野外暴尸,不用埋葬,火化之后,可散虎头山上。」这简直有如荆轲入秦之前的易水悲歌。只是荆轲当年还不须顾虑家人被株连。

中共允许乌坎村的「一国两制」,不过五年,就化为乌有。林祖恋被捕之后,他的微博帐户上出现三个字,意味甚深:「黑,黑,黑!」

香港人应和乌坎村民同仇敌雠,还是应和本土派齐声欢呼「不要民主中国」,不丧心者,请为我论之。

来源:苹果日报古德明 专栏作家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还不如学钱明奇算了!~
他虽然死了,可是跟他同村的所有上访人的公道都回来了!~

只要你对中南海自杀炸弹攻击,包管中南海领导严重关注,
想不给你个公道都不行!~

高瑞祥 说...

:狼抓住了绵羊,让绵羊承认偷吃了草原的羊,绵羊说:大家都知道我是吃草的啊。狼说:你不说你偷吃了羊,我不但杀死你,我还要在你面前吃掉你儿子。绵羊无奈,只得按照狼写的提示板念到:我犯了罪,草原上的羊是我吃的。于是,狼把绵羊的认罪视频发布在网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