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7

空城是业主、开发商和政府无知共振的结果

转发此新闻:
201663日,国家发改委、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正式公布《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该规划居然把安徽省也纳入了该城市群,把上海定位为超大城市,把南京定位为仅次于上海的特大城市,杭州、苏州则「降格」为次于南京的I型大城市。规划期为2016年至2020年,远期展望到2030年。

空城鬼城和烂尾楼的大量出现,是购房业主、开发商和政府三方无知共振的共同结果。

不得不佩服中国专家的造词能力,相信他们造的概念能够品类繁多到自己都记不住如何定义的,什么12型特大超大。历史已经形成的长三角都市群,中心城市是上海,核心城市就3座:杭州,苏州,宁波。而且,随着制造业的自动化和远离城市化(人口无就业甚至负就业),服务业主导的未来城市化是越来越集聚越来越收缩越来越陡峭的,而不是越来越扩张越来越分散越来越平缓。

像这类拿着圆规和尺子丈量地图的几何学家们主导编制的城市规划,不管它是国家级还是宇宙级,都建议真正用心研究城市化和房地产的人们尽量少看甚至完全无视,否则你不知道哪一天让自己或自己的读者掉进了类似于河北曹妃甸和天津「星耀五洲」的楼市陷阱。

倒是这两天,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总裁任正非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的发言你不能不看,因为他虽然不研究城市化,但比谁都更懂城市化,他讲话中提到的科研的方向、制造业的方向,恰恰代表了未来城市化的方向!他的发言全文只有2010个字,标题是《以创新为核心竞争力 为祖国百年科技振兴而奋斗》,媒体在转载时,有的改标题为《任正非:我们已炸开金字塔尖,吸取「宇宙」力量》,有的改标题为《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都是从正文中取出的关键字。

我从中摘取了983个字,并在后面加以点评:

从科技的角度来看,未来二、三十年人类社会将演变成一个智能社会,其深度和广度我们还想像不到。越是前途不确定,越需要创造,这也给千百万家企业公司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人类社会的发展,都是走在基础科学进步的大道上的。而且基础科学的发展,是要耐得住寂寞的,板凳不仅仅要坐十年冷,有些人,一生寂寞。华为有八万多研发人员,每年研发经费中,约20%~30%用于研究和创新,70%用于产品开发。很早以前我们就将销售收入的10%以上用于研发经费。未来几年,每年的研发经费会逐步提升到100~200亿美元。

华为这些年逐步将能力中心建立到战略资源的聚集地区去。现在华为在世界建立了26个能力中心,逐年在增多,聚集了一批世界级的优秀科学家,他们全流程地引导着公司。这些能力中心自身也在不断地发展中。

华为现在的水平尚停留在工程数学、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学的创新层面,尚未真正进入基础理论研究。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摩尔定律的极限,而对大流量、低时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华为已前进在迷航中。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存法则,没有理论突破,没有技术突破,没有大量的技术积累,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的。

华为正在本行业逐步攻入无人区,处在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华为跟着人跑的「机会主义」高速度,会逐步慢下来,创立引导理论的责任已经到来。

华为过去是一个封闭的人才金字塔结构,我们已炸开金字塔尖,开放地吸取「宇宙」能量,加强与全世界科学家的对话与合作,支持同方向科学家的研究,积极地参加各种国际产业与标准组织,各种学术讨论,多与能人喝喝咖啡,从思想的火花中,感知发展方向。有了巨大势能的积累、释放,才有厚积薄发。

我们不仅仅是以内生为主,外引也要更强。我们的俄罗斯数学家,他们更乐意做更长期、挑战很大的项目,与我们勤奋的中国人结合起来;日本科学家的精细,法国数学家的浪漫,意大利科学家的忘我工作,英国、比利时科学家领导世界的能力会使我们胸有成竹地在2020年销售收入超过1500亿美元。

『大焕点评:未来二、三十年人类社会将演变成一个智能社会,其深度和广度我们还想像不到。华为已经进入科研的无人区,开始感到迷茫,看不到方向。办法只有一个:把华为的能力中心也就是高端科研甚至是基础研究基地建立在「战略资源的聚集地区去」,也就是全世界的人才集中地区去,吸引全世界的人才,让能人和能人喝咖啡,进行思想和智慧的各种碰撞,甚至是跨界碰撞。华为在这方面的投入只会增加,从而不仅为中国做贡献,也为全人类做贡献。毫无疑问,他们的高端科研力量会更加集聚到大城市、超级大城市的人才集聚地区。这就是城市化的方向,一如周其仁先生说的「创新需要浓度」,需要智慧和人才的集聚与高密度、高强度、高频度碰撞。离开了集聚,一切将无从谈起。』

未来社会是一个智能社会,不是以一般劳动力为中心的社会,没有文化不能驾驭。若这个时期同时发生资本大规模雇佣「智能机器人」,两极分化会更严重。这时,有可能西方制造业重回低成本,产业将转移回西方,我们将空心化。即使我们实现生产、服务过程智能化,需要的也是高级技师、专家、现代农民,因此,我们要争夺这个机会,就要大规模地培养人。

『大焕点评:制造业即使不出现大规模外流导致的空心化,毫无疑问也将智能机器人化、自动化,否则根本不具备国际竞争力,那就只有空心化一途。也就是说,中国制造业接下来只有两个选择、两条道路──要么是无人就业化即智能机器人化,要么是空心化即制造业全面回归欧美和转移到劳动力更低成本地区。没有第三条道路。而这两者,都只会加剧城市的极化──人口趋向于集中,工农业吸纳人口的时代完全终结,被迫全员(80~90%)向服务业转移。』

制造业的方向和科研的方向,毫无疑问明确指出了城市化的方向:人口集聚,集聚,再集聚,产业区无人,无人,再无人。

可是我们的城市化战略规划专家们,还在沿用工业化带动城市化的逻辑,妄想把大城市人口往外赶,继续摊大饼似的「宏伟战略」!

正是在一个个诱人的「宏伟规划」下,距天津火车站南40公里的天津「星耀五洲」项目业主已经多年走在了上访维权的道路上。每个人套一件白汗衫,前面写「天津星耀,还我家园」,后面写「重点工程,今成烂尾」。冬天,这件白汗衫套在厚厚的羽绒服外面,夏天,很多人就直接穿这一件白汗衫。他们到政府门前下跪,控诉无良奸商坑害百姓,求政府做主。

《中国经营报》201559日报道说,占地4100亩的「星耀五洲」项目2007年即已开始拿地开发建设,原计划5年完成宏伟规划和建设,然而,近10年过去,这里依然空旷、人烟稀少、商业街区大量空置。一位居住于此的业主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说:「现在这个项目不但居住的人稀少,而且各种商业配套和教育资源都没有。」他告诉记者,「现在由于开发商无法发出工资而导致物业人员基本撤出。一到晚上就一片漆黑,一个人都看不到。现在很多业主想赔钱把房子卖出去都没人接手。买这里的房甚至不如买附近的村民回迁房。」

这个当年的市政府重点工程,如今政府也无可奈何,两手一摊说:市场解决,或者,延迟交房可走法律途径。开发商也不是不想交房,不是不想把当初承诺的纸上构想全部落实,但他没钱。政府不是不作为,是换任何人都不可能有作为。很多中国人把政府当成万能神,这就是悲剧之源。开发商也是不懂城市化,其实它亏得更惨。这个项目,直接拖累相应开发商,使它迅速由全国开发商的排名居前到排名落后。有愚昧的民众,就有自以为是的政府。画饼容易做饼难。你去当天津市长,一样解决不了问题。我当市长也解决不了。所以,我一再强调的是:信规律不要信规划,信市场不要信市长。

空城鬼城和烂尾楼的大量出现,是购房业主、开发商和政府三方无知共振的共同结果。彼此的无知,在看不见的空气中弥漫共振,形成五彩缤纷的肥皂泡一样的梦。三个环节,只要有一个环节断开,只要有一个环节清醒,空城和鬼城都不会发展都那么迅速。所以,怨不得开发商也怨不得政府,要怨,只能怨你自己。这是这个时代必须缴纳的智商税。空城鬼城的存在,本质上是上帝对人类的贪婪和非理性的强制平仓。除了自救,无人能他救。

来源:东网 / 童大焕 独立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