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7

雷洋家属和律师为什么不再发声?

转发此新闻:
513日,雷洋案启动尸检程序,据说尸检结果将直接关系到雷洋案的定性。就在人们根据“专家预计的30左右出结果”而判断该结果即将出现时,625日下午,雷洋案涉案警察邢某的代理律师钱列阳、公孙雪向北京市检察院第四分院递交了一份《法律意见书》,提出“因鉴定机构的确定程序违背相关法规、网传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资质存疑”,建议检察机关更换鉴定机构。

雷洋的妻子吴女士接受记者采访

在这份《意见书》中律师提出:邢某涉嫌渎职犯罪一案,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检察院根据雷洋家属的意愿,委托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尸检鉴定,雷洋家属及其委托的专家辅助人在场,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派员监督。辩护人认为,本案法医鉴定机构的确定程序违背了刑事诉讼法规定,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已经不具备中立性,难以排除干扰开展鉴定;同时该机构虽有鉴定资质,但历年来开展业务已经积累了一些争议纠纷,从专业技术角度看,难以保证鉴定工作质量。

律师钱列阳对外称:今年6月份,邢某家人委托他代理邢某的案件后,他已经会见了当事人,并到案发现场进行了较为详细的实地观察。由于目前案件还处于侦查期间,案件的具体细节尚不清楚,但为了把这一全国关注度极高的案件办到没有瑕疵,在目前尚未接触到实体案情时,应确保程序上没有瑕疵。

钱列阳进一步说道,在指定鉴定机构时,涉案警察还没有聘请律师,所以指定鉴定机构时没有涉案警察的声音是正常的,但目前既然已经委托了律师,律师就有义务从程序上做到没有瑕疵。对于网络上传言鉴定机构法律资质存疑一说,钱列阳表示,由于他们都是随后接手的案件,与鉴定机构不存在任何关联,如果网络传言属实,那么就存在3个层面的问题:鉴定人资质、鉴定机构资质和鉴定结果是否有效的争议,为了确保以后进入法庭审理阶段不再因鉴定机构存在争议,建议检察机关依法更换司法鉴定机构。

雷洋案另一名警察的代理律师为上海刑辩律师翟建。三名辅警的辩护律师分别为京都律师所律师韩嘉毅,北京潮阳律师事务所主任杨晓虹,另一名辅警律师尊重本人意愿暂不肯对外透露身份。

钱列阳,北京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承办过刘晓庆涉税案、厦门远华公司走私案、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涉嫌受贿、滥用职权案等。

翟建,现为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

韩嘉毅,现任京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业务委员会秘书长,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法委员会主任。

杨晓虹,现任北京市潮阳律师事务所主任,全国律协刑事业务委员会委员。

如此豪华的律师阵容为涉案警察辩护,雷洋案调查结果可能会一天一天拖下去,所谓尸检结果更会遥遥无期,面对如此豪华的律师阵容,雷洋家属和律师也只能保持沉默,曾经喧嚣的舆论热点早己转移,似乎英国脱欧公投也远比雷洋案真相更为重要。

514日,雷洋家属和律师以及有关部门见证了“长达约13小时的初步尸检中,主要进行了全面详细的尸体解剖和病理检验,预计将会在30天以内作出尸检结论。”

现在30多天过去了,雷洋家属和律师以及关心雷洋案的人们等来的结果,却是雷洋案涉案警察代理律师要求检察机关更换鉴定机构的《法律意见书》,这意味着,关系到雷洋案定性的尸检结果将被推倒重来!此时,那个当初信心满满的尸检专家去哪里了?帮助雷洋家属起草《刑事报案书》的律师为什么不再发声?

涉案警察刑某最初接受媒体采访时就一口咬定:雷洋自己承认“作大保健”,交了嫖资200元,而且当场作了笔录并得到了雷洋的“手印”,卖淫女受审视频也坦白为雷洋提供了性服务,涉案警察甚至宣称在卖淫现场提取到了雷洋的“避孕套DNA”,在外人看来,雷洋嫖娼是一个铁案,谁也别想翻案!

但是,无论雷洋是否嫖娼,无论雷洋是否承认嫖娼,嫖娼都不应该受到死亡惩罚。在雷洋的非正常死亡之后,涉案警察一直围绕着雷洋嫖娼大造舆论。至于雷洋的死因,最初的案情通报是:“因雷某激烈反抗,为防止其再次脱逃,民警依法给其戴上手铐,并于2145分带上车。在将雷某带回审查途中,发现其身体不适,情况异常,民警立即将其就近送往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225分进入急诊救治。雷某经抢救无效于2255分死亡。”

而医院方面的说法是,雷洋在2209分被送进医院急诊室时,雷洋就没有生命体征而且瞳孔已经散大。涉案警察一方面在雷洋嫖娼问题上大作文章,一方面在雷洋之死问题上遮遮掩掩,这里面究竟掩盖着多少骇人听闻的罪恶?

517日上午,雷洋家属及代理律师向北京检方递交的《刑事报案书》,对雷洋遇害过程做了具体详细的陈述,雷洋家属及代理律师也希望尽快通过尸检还原雷洋死亡真相,这样的要求一点都不过份,然而对于涉案警方来说,这样的要求意味着推翻此前官方的通报。

雷洋家属及代理律师向北京检方递交的《刑事报案书》透露:57日晚21时左右,雷洋离家前往北京首都机场,接老家湖南赶来北京看望刚出生半月的女儿的三位亲戚。

210418秒:雷洋来到龙锦三街,由东向西行走。211650秒:雷洋到达事发足浴店西侧约67米处。(这两个时间点有监控探头证据证实,这个12分钟时间点之内,发生了“足浴店嫖娼”事件)此后,被五六名无任何执法标志、没有穿制服、无警号、无警车的便衣拦截、挟持。

雷洋以为遇上绑架勒索,不承认嫖娼,这些人就对雷洋进行“突审”,(警察向家属通报时亲口陈述),进行了暴力殴打。(家属在8日凌晨在中医院太平间、和13日在北京市公安局法医中心尸检前,看到雷洋身上右额部被重击淤肿、阴部睾丸肿胀、右上臂、腰部、脸部都有严重伤痕),雷洋挣扎逃出小车,在小区内向周边居民大喊“救命,他们不是警察,帮帮我,不让他们把我带走”。随即被三个人摁倒在地。

群众打110报警,十多位群众围观目击并询问情况,阻止不让带走。他们才出示证件说是警察。110警察放行。雷洋又被架进伊兰特轿车5-6分钟。随后来了一辆金杯面包车,两个人随即将雷洋架上面包车。有证人看到此时雷洋已经双手瘫软,不会反抗。根据警察说法,随后雷洋身体出现异常。

当晚2209分,(警方通报说法)雷洋被送至北京市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根据医院记录,雷洋到医院时已经死亡。从发生抓人到人瘫软抬上金杯车,只有10几分钟。(小区目击证人报警时间2138分)到确认死亡,时间不超过50分钟。

58日凌晨101分,雷洋家属拨打雷洋电话,接听者称是昌平区东小口派出所民警。通知家属到该派出所,称雷洋出事。雷洋家属即同从湖南坐飞机到北京的亲属一起,于凌晨130分左右赶到派出所。警方当面告知家属,雷洋在该派出所抓嫖过程中突发心脏病猝死。经过交涉等待,一直到清晨天亮,雷洋家属才在医院太平间见到雷洋遗体5-6分钟,全身赤裸,身上盖着白布,不让看下半身,也不让拍照。

报案书申诉:雷洋死亡之后,警方故意拖延通知家属,控制遗体不告知放在哪里,抓捕足浴店全体人员,获取“雷洋嫖娼”证据,让足浴女录制“打飞机”口供,向社会播放,进行引导。并组织媒体进行采访,统一口径,杜撰雷洋“嫖娼”、“激烈反抗”、“心脏病发作猝死”的说法,两次通过网媒和有关报纸、电视台,发布《情况通报》和相关采访录像,以造成既成事实。并于8日下午,向雷洋家属通报,要求雷洋家属接受这一结论。

我们曾经对雷洋案调查结果和尸检结果满怀希望,一直认为在全民关注之下,雷洋案很快就会有真相,尸检也很快会出结果!现在看来这显然是天真又幼稚的看法,涉案警察代理律师625日向北京市检察院第四分院提交的《法律意见书》,不过是为了继续拖延掩饰尸检结果,为重复涉案警察最初的权威说法寻找证据,并且为涉案警察撇清与雷洋之死的关系。

雷洋究竟是怎么死的?这是雷洋家属和千万人都曾经发出过的提问,作为一个公民作为一个活生生的年轻人,总不能死得不明不白不清不楚,更不应该背上污名!然而现实是残酷的,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随着社会热点不断转移,雷洋案调查将越来越艰难,所谓的真相也将离人们的期待越来越远,最后,连雷洋家属和代理律师都不再发声!于是,涛声依旧,人们只能再去关注谁是下一个雷洋?

来源:博客中国蔡慎坤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