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9

「狼牙山五壮士」案是政治审判

转发此新闻:
本月27日下午,北京西城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狼牙山五壮士其中两个的后人起诉洪振快侵权案赢得法院支持,洪振快败诉,被判决要求登报道歉,消除影响。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判决,但是在万科股权战胜的风波中,也因为话题敏感,几乎湮没无人问津。

在大陆的宣传中,涉军题材向来受到严厉的保护,但民众的质疑与不信最为强烈、最为集中。

在这起官司中,洪振快以历史求证为手段,提出一些关键性的证据,质疑狼牙山五壮士形象的合理性。他的工作,间接地证实了作为中共宣传的英雄其实有造假的成分,是以历史写作的真实立场来还原历史,而不是任凭这些捏造的历史继续欺骗人民。

易言之,这起官司看似是英雄后人捍卫所谓祖上英名的维权,莫如说是要裁决出中国大陆对待历史──尤其是中共历史──的真实立场。从判决的结果可以看出,实事求是的历史追问是不受法律支持的,在历史面前,大是大非问题让位于意识形态需要。

从这层意义上讲,洪振快吃的这起官司,是一次政治审判。作为执政党的「刀把子」,法院忠实地履行了义务,通过判输洪振快,暂时性地保卫了执政党的典型塑造,暂时性地维护了意识形态的遮羞布。这不是所谓英雄后人的胜利,是背后的宣传意志的胜利。

从这起官司诉诸法院的时候起,洪振快就已经输了。因为考究现在的社会氛围与政治气候,面对民众求真能力及视野的开拓,中共在过去通过历史重塑来制造合法性的手法被更多人认清。而执政党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特别恐惧被挑明被暴露,因此必定加以阻击。

这种阻击的武器,被命名为历史虚无主义的大帽子。也就是说,但凡是质疑或否定虚假宣传、追问历史真相的行为,都会被扣上这顶大帽子。洪振快被推上被告席,既有那些后代们狡黠的形势认知使然,更要拜反击所谓历史虚无主义的官方立场所赐。

实际上不止是狼牙山五壮士受到真实性的拷问,张思之、雷锋、邱少云等中共军队不同时期的典型,都遭受到民众觉醒意识的冲击。它们作为一度动员民众,塑造执政党光辉形象的工具,公信力急剧走低,人们看穿了它们的虚假面具,开始了大规模的嘲笑。

在大陆的宣传中,涉军题材向来受到严厉的保护,而正是在涉军的历史题材上,民众的质疑与不信最为强烈、最为集中。作为政权存亡来说,枪杆子与笔杆子最是重要,而对狼牙山五壮士等历史真相的拷问,不仅触动枪杆子,也动摇笔杆子,反扑自然会很厉害。

将历史求证与考据,视作虚无主义,无非是要从正当性上预设壁垒,来防止历史学者用确凿的史料翻这堵墙。所以,往后看,这是对意识形态宣传成果的保卫,不容置喙;往前看,这是对历史的阐释权的争夺。有了历史就有现在,就有未来,反之亦然。

历史是胜利者写就,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些对历史的定位非常符合眼下的现实氛围。洪振快们的态度与方法,是对这些历史操作手法的反动,不仅是要挑衅既定的历史书写,更是动摇统治的根本。所以,西城区法院不会依照法律来,这是一次政治判决。

但是可以想像,在民智已开的时代洪流中,洪振快的失利只是暂时的,靠粉饰历史来强化统治合法性,已经不合时宜。判决可以随意分发,但民众并不以判决为判断依据,他们有眼睛,有耳朵,有独立的判断。历史虚无主义这顶大帽子,最终只会钉在使用者的头上。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