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5

六四坦克壮士被处死?江泽民这样回答

转发此新闻:
六四27周年前夕,多维新闻记者走进位于香港尖沙咀闹市区的六四纪念馆时,展厅墙壁上正在播放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那名只身阻挡行进坦克的男子最后的下落。


198965日,当时被六四示威者砸伤头部的美联社记者杰夫怀登待在北京饭店6楼无法出门。于是,他便只好站在阳台用摄影机“观察”长安街。当天,杰夫怀登在距离事发地点大约有800米处拍摄到一名男子阻挡行进坦克的全过程。该名男子当时拦阻了将近1859式战车车队行进,负责领头的坦克驾驶一度试图转向绕过但是仍然遭到其阻挡。之后该名男子爬上坦克炮塔并且看似和驾驶员进行沟通,最后他则被几名身穿蓝色衣服的群众带离现场、而坦克队伍则是继续往前前进。

包括杰夫怀登提供的影响在内,不少西方媒体记者也相继公布了这一画面。这些从不同侧面展现该事件的作品在此后占据了众多西方媒体的头版位置。2003年由《生活》杂志发行的《改变世界的100幅照片》收录了阻挡坦克车队的照片。画面中的男子则更是被奉为追求自由民主的英雄式人物,成为六四事件的一个象征。

然而,这名男子的身份却一直未被证实,其下落也众说纷纭。一个最普遍的说法是他的名字叫王维林(Wang Weilin),这一说法由英格兰小型报《星期日快报》披露,称19岁的王维林已遭到中国政府以“政治流氓”和“企图推翻中国人民解放军”等罪名起诉。有些评论认为阻挡坦克的男子实际上是其他参与示威活动的大学学生,其他身份推论还有像是一名普通城市内的工人或者是工厂工人的儿子,甚至只不过就是刚好出现在该处的普通中国青年而已。

对于他的结局,至今也依然是一个谜。其中一些说法指称该名男子遭到坦克辗毙,亦有报纸指称其已经遭到中国政府逮捕,或者是在监狱中罹患了精神疾病,更有传闻称其在其他人掩护下藏匿数年后转而逃亡台湾,但是从未露面承认。而1999年美国总统俱乐部的演讲场合上,前美国总统理查尼克森的特别助理布鲁斯贺森松便表示该名男子已经在事件发生过后14天就被处以死刑。

而中国官方也语焉不详。198965日,央视新闻报道中也使用了阻挡坦克的相关影像,并且表示:“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看出,如果我们的铁骑继续前进,这个螳臂挡车的歹徒,难道能够阻挡得了吗?”不过,报道并未公布这名男子的身份。“王维林”“阻挡坦克”始终是中共的舆论禁忌。

1990年美国广播公司知名记者芭芭拉沃尔特斯在访问江泽民时提到阻挡坦克男子的下落,江泽民先是透过翻译表示:“我不能确证你提到的这个年轻人有没有被拘捕。”之后沃尔特斯追问该名男子是否遭到秘密逮捕并且被处死时,江泽民则以英语回答说:“不过我想他没有被杀。”而由香港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所取得的中国共产党内部文件也提出类似观点,其中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便表示:“我们无法找到他。我们从记者那取得他的名字,但我们用电脑检查过后无论是已经逝世者、或者遭到监禁者里,都没有办法找到他。”

于是,如今它只是一个模糊不清的象征,并一再成为中国舆论突破的映射对象。


201364日,互联网上一度出现以大黄鸭替代4辆坦克的纪念六四事件24周年图片。 

来源: 多维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Davy Qiu 说...

热血青年,where r u?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