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5

北京等地抓捕打压纪念六四人士 (附:万安公墓祭文)

转发此新闻:
1989年北京学生和市民遭军队残暴镇压的64事件已27年。这个当局视为大忌的日子来临之际,包括六四死难者家属在内的一些中国公民在不同地方举行了纪念活动。目前已经有10多人因为纪念六四而被捕。还有一些人失踪或被旅游

天安门母亲部分成员祭 
 “天安门母亲的代表尤维洁、张先玲等部分难属4日上午前往北京万安公墓。他们在警察监视下祭奠27年前遇难的亲人。尤维洁女士告诉美国之音,警察们今天不像前些年那样,没怎么刁难他们,有些警察甚至表现得还比较友善
烛光纪念六

尤女士表示,参加祭奠的难属们说,他们有坚定信念,相信六四一定能得到公平、公正的解决。他们也向曾经与他们一起抗争的逝者(如丁子霖的丈夫蒋培坤先生等)致敬。(天安门母亲部分成员今年的六四祭文附于报道之后)
各地警方抓人维稳
当局的抓捕行动几天前就已开始。在一些地方举行六四纪念活动的人士已有10多位被抓,失踪或被旅游。上周,济南十多名公民公开纪念六四以后,山东大学退休教授、维权活动人士孙文广遭到软禁

李美青传唤证

寻衅滋事为由遭刑事拘留的纪念六四人士包括:曾在北京西单一个广场上呼吁官员公开财产被判刑的新公民运动成员张宝成、马新立、赵常青,他们都是在服刑期满后出狱的。因为同一个罪名被抓捕的李蔚目前失联,北京石榴庄维权人士李美青62日被警方以寻衅滋事为由传唤,目前情况不明。她妹妹就是去年9月在华盛顿拦住习近平车队喊冤递状子的李焕君
被上岗被旅游被煽颠
天安门母亲团体创建人之一丁子霖教授、北京宋庄艺术家追魂、异议人士查建国、何德普、广州异议作家野渡都被上岗软禁。丁子霖家电话被切断。资深记者高瑜和赵紫阳的前政治秘书鲍彤都被分别带到青岛和昆明旅游
渔夫王福磊等人纪念六

此外,四川成都的符海陆,他是因为制作象征性的铭记八酒六四的酒而以涉嫌煽动颠覆的罪名被抓的。诗人马青因为在微信上传播这个铭记八酒六四的信息而被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据海外中文网站博讯统计,到64日晚上,在中国各地被抓或受到当局骚扰的总人数已经达到50人。
北京气氛较往年宽松
今天下午,记者到天安门广场一带进行了实地观察。整体来说,看不出与平日有很大不同。有一些着装警察、警车在广场周围和里面警戒,游人都很多。当然,其中究竟有多少便衣就不得而知
广场文化衫纪念六

x

维权网站六四天网报道说,六四当天,天安门广场的气氛似乎比往年宽松,一些访民顺利通过安检,得以进入广场,并在天安门前合影,以示纪念
记者看到,广场上的灯柱悬挂着中国和柬埔寨的国旗,因为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正在北京访问
下周,第八轮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即将在北京举行。美国国务卿克里和副国务卿布林肯即将到达。或许跟这几天北京的重要外事活动有关,表面上看,天安门广场似乎没有以往六四前后那么紧张
20165月下旬,济南公民为防当局打压化妆纪念六四。

x

但是从北京和中国其他一些城市纪念六四的活动人士遭到严厉打压、抓捕来看,今年六四这天北京的气氛实际是内紧外松
附:万
光阴荏苒,六四惨案已经过去27年。当年亲人们牺牲的惨状依然历历在目,悲痛之情时时吞噬着我们的心。时光抹不去心灵的伤痛!年复一年,我们都会聚集在这里,以大家相聚、用祭奠形式寄托哀思,缓解感情上的悲愤
今天,你们的亲人站在这里,白发苍苍、体弱多病;坐在轮椅上的老父老母亲们,或者两鬓斑白、儿女长大的妻子们,还有你们的兄弟姐妹们,如往年一样默默地摆上鲜花、斟上祭酒,看着照片上的你们带着从容、自信的微笑,眼泪止不住地往肚子里流
每年祭奠的时候,还有一些你们的同龄人,站在外围,带着摄像机、录音机、照相机。他们不是前来参加祭奠的,是被派遣来监视我们的。他们如果心中尚有良知的话,他们应该看到,27年前的血腥屠杀给千千万万个家庭带来的痛苦,也会在内心感到同情和不安
为此,我们要大声地呼唤你们的名字,让国人知道27年前你们同样是鲜活的生命
王楠,男,19岁,北京月坛中学高二学生,南长安街南口,头部中弹。
郭春珉,男,23岁,北京六一中学老师,木樨地,左肾中弹。
段昌隆,男,24岁,清华大学化工系应届毕业生,民族文化宫,左胸中弹。
卫萍,女,25岁,北京医科大学应届毕业生,木樨地,抢救伤员颈部中弹。
袁力,男,29岁,机电部北京机械工业自动化研究所工程师,木樨地中弹。
杨燕声,男,30岁,北京体育报社员工,正义路,抢救伤员腹部中弹。
郝致京,男,30岁,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研究所助研,木樨地,左胸中弹。
杨明湖,男,42岁,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员工,东长安街南池子,腹部中弹
这就是当年执政者动用野战军用残忍、血腥的方式对待学生、市民,给我们每个家庭带来的永久伤痛
27年来,我们作为天安门母亲的成员,秉持着理性的思维,按照法制的原则,以非暴力的方式,向执政当局提出我们的主张和诉求。可是执政当局一直充耳不闻,不予理睬。反而在全世界面前以掩耳盗铃的姿态,用谎言模糊事实,用违法手段(监视、监听群体成员)掩盖当年执政者对国民犯下的屠城罪行。诚然,近年来在执法方式上有所改变,那也只不过是谐违法,本质上还是违宪违法、侵犯人
众目睽睽之下的杀人惨案,不可能被谎言永远掩盖!也许前面的道路依然坎坷,尽管我们在一天天老去,但是我们有信心坚持,我们有耐心等待!真理终会战胜邪恶!社会终会走向民主、自由!我们一定会等到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亲人们,安息吧
      力母亲:李雪文(88岁)  郝致京母亲:祝枝弟(87岁)
      
段昌隆母亲:周淑庄(79岁)   楠母亲:张先玲(78岁)
      
郭春珉母亲:黄雪芬(77岁) 杨明湖遗孀:尤维洁
      
杨燕声遗孀:黄金
                                              201664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