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3

「认罪骚」掩饰不了贪腐与民愤

转发此新闻:
中国政府各级官员大概没有读过作家欧威尔(George Orwell)的名著《1984》,可他们的所作所为却不断在落实小说中的荒谬可怕情节,当中用得最义无反顾的是逼无辜无罪者自己承认有罪,再以此大肆宣传,希望把大家的脑袋清洗得干干净净;只会记得「官老爷」或「老大哥」对事件及人物的定性,忘记事实,忘记真相。最后,他们想打造出的是一个「二加二」可以等于三或等于五或等于一的荒谬社会,一切由北京当权者说了算。


反右、文革时的批判与自我批评运动,要知识分子、学者,任何有独立想法的人自我招认「莫须有」的罪名固然教人触目惊心,受害人数以百万计。六十年后的今天,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北京当权者及它的管治集团依然在用同一套卑劣的手法,乐此不疲。我们看到敢言的记者高瑜被迫在电视上认罪,我们看到维权律师浦志强成为官媒导演的「认罪骚」主角,我们当然也看到铜锣湾书店几位员工包括林荣基先生的「认罪」片段及新闻。多谢林荣基先生,香港市民以至国际社会都知道「认罪骚」是如何炼成的,都不会再被轻易骗倒。

炮制认罪骚打击维权行动

最新的「认罪骚」是陆丰乌坎村原书记林祖恋。这位村委书记为了维护村民权益,为了追究村民土地被占的丑闻,希望发动维权行动包括向上级政府上访申诉以求改善。谁知道未出发就被「执法人员」拘捕。然后,政府及官媒全力炮制新一场「认罪骚」,由原书记林祖恋「亲身说法」供认自己收受贿赂,承认个人行事粗疏以至涉及贪污行为,并因此而被捕,跟维权及乌坎村土地被侵占事件无关。

但正如本报访问的内地律师所言,林祖恋的认罪片段明显有旁人作提示,有人给予特定讯号才说出自己的「罪状」。也就是说,所谓认罪其实就像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先生的认罪片段一样,都是精心安排及「被导演」的。此外,官媒说有人签名「告发」林祖恋,可这些人已公开表示自己根本没有写过类似信件,所谓告发根本是捏造。

而且,若林祖恋这村委书记全心受贿贪污,他早已赚得盘满钵满,根本不会再积极为村民维权及开罪上级,甚至可能跟非法占有土地的人合作诈取村民更多地自肥。由这些迹象及环境证据可以看到,林祖恋的「认罪」片段完全是官方一手监制导演的,是用作「人格谋杀」林祖恋的,并借此打击乌坎村的维权行动。

指控传媒煽动是侮辱村民

不仅这样,汕尾市政府还把村民自发的维权行动包括在村内游行说成是香港及国际传媒煽动组织,又点名批评包括《苹果日报》在内的传媒策划、导演整场抗争。市政府发言人还说「将依法采取措施」。我们不知道依法采取措施是不是意味滋扰正常采访的记者,是不是意味驱赶记者,只知道乌坎村的维权抗争从来都是村民自发的行动。抗争初期根本没有引起太大注意,只因为村民的坚持才令非法占地事件逐渐有传媒报道,成为震动中国以及国际社会的群众自发维权事件。现在,汕尾市政府居然指控传媒煽动、导演事件不但是对本报及香港新闻媒体的侮辱,更是对抗争村民的侮辱。要是市政府及广东省政府能公正处理非法占地问题,事件其实早已解决,根本不会拖延多年并一再成为瞩目的新闻事件。

林祖恋的「认罪骚」跟过往的「认罪骚」一样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颠倒是非黑白,混淆视听,好令高级的官员可以把失误、滥权、贪腐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要他人作代罪羊。可是,一再上演的「认罪骚」已变成笑话闹剧,没人再相信,没有人理会;而诿过于记者传媒也只反映当权者黔驴技穷。

更重要的是,这种包庇贪腐滥权行为的做法只会进一步削弱政府本身的公信力,打击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并令民怨累积及深化,乌坎村维权抗争长期持续反映的正是这样的危机。若果北京当权者继续倚赖「认罪骚」维稳及处理异见,类似乌坎村的抗争大有可能遍地开花,社会难有稳定。

来源:苹果日报卢峰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把你的孙子抓起来,威胁要弄死他,你说他能不“认罪”吗?就如当年斯大林统治期间,把反对者的亲身女儿拖到当事人面前轮奸,当事人能不“认罪”吗?这群魔鬼,畜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