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4

广西庄严法院内律师遭警强脱裤殴打

转发此新闻:
大陆维权律师经常要面对暴力挑衅,广西律师吴良述周五(3日)到法院办案时,不单受到刁难,法警更暴力抢手机及殴打,最终半边裤子被完全撕破,之后再被禁锢约5小时。

201663日,广西维权律师吴良述遭到法警施以暴力,右边裤子被完全撕破

吴良述律师周五下午接受本台粤语组采访时,仍然身处医院等候检查伤势。他向记者表示,早上他为了一宗合同纠纷案到南宁市青秀区法院要求立案,但法院却找借口拒绝。为此,吴良述律师便先后到法院的信访部门,以及纪检部门投诉,交涉间一名自称是法院法警大队的教导员,以怀疑吴律师用手机录音为由,要求他交出手机和随身物品。

吴良述说,他要求对方出示相关文件以及证件,可是对方拒绝。他据理力争,然而对方便开始强行施以暴力。为了保护自己的手机等物品,吴良述律师被法警前后夹着殴打,裤子更被撕破,只剩下内裤。

吴良述说:见他这种蛮不讲理的状况,就把手机放到裤袋里,他们就上来抢。过程中我仍然说你们要有合法的手续我才能给你。但他们根本不听你,一个人拖我,一个人在弄我的头,又把我强行摔在地上,用脚踩我的胸部。因为我死抓住裤子里的手机,他们把我裤子从裤腰的位置,撕破到裤脚,还差约20公分就全部撕烂了。
记者问:最后他们有成功抢走你的手机或其他物品?
吴良述回答:抢走了,包括手机全部都摔烂了。这个过程中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就喊救命,因为打得太猛烈了。我喊救命,他们就马上把房门关住了,然后一双使劲地捏住我的脖子不给说话,另一个又过来把我的嘴巴捂住不给喊。我趁他们不注意时就跑到法院的大厅来喊救命。我做了十几年律师了,这种赤裸裸的暴力,没有任何的道理。

手持律师执业证的吴良述在法院接待大厅呼叫救命,随后赶至的法警便强行把他拖到信访接待处禁锢约5个小时,直至下午约2时才获释。

接到吴良述律师的救助后,当地三位律师覃臣寿、罗世宏、石民权立即赶到法院拯救,可是却被挡在门外。

覃臣寿律师说,尽管当时律师协会也有人员抵达现场,但并没有实际介入协助。后来法院副长就事件作出道歉,不过没有就涉事的法警作出处分。由于法院拒绝出示现场的监控录像,因而便立即陪同吴良述律师到医院检查伤势,保留日后控告的证据。

覃臣寿说:律师协会只是劝我们先离开法院,然后给吴律师换条裤子,再等法院有什么处理结果,但是我们认为可能会销毁一些证据。确实律师在办案为当事人维护权益过程中,一些法院人员对律师是非常粗暴对待。如果律师都这样子被对待的话,一般的底层民众受到的对待可想而知。

据了解,去年5月中,吴良述律师和湖南省的谢阳律师在广西南宁市办案时,被20多个不明身份者持棍及砍刀围困,其中谢阳律师被殴至右小腿骨折,而吴良述律师则被围困威吓数小时方能脱险。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文宇晴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人家納粹在掌握政權後都把褐衣隊流氓全數掃清,只保國防軍和黨衛隊,支共卻把管治權交予流氓褐衣隊。這些B除了搞女人和幹屁眼,還能幹甚麼?仗仗不能打,槍槍抬不動,沒文化不專業,形象低俗,衣着服飾醜陋,同樣是法西斯,還有種族差別地。

匿名 说...

這個狗日的襠已經無法無天,可以殺人放火了

匿名 说...

北京丰台法院的美女法官袁艳玲虽然说自己没与周永康上过床,也不是与薄熙来一伙的,但在每次开庭都说令计划无罪,难道袁艳玲法官是否和令计划有关系吗?说过习近平过二十大后干不了也会被判刑,她还要亲自审判习近平彭丽媛夫妇,但丰台法院的院长和书记也不发表意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