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7

习近平政改纸牌屋:中国新加坡化

转发此新闻:
中国新加坡化是习近平的政改纸牌屋。为什么这样说呢?新加坡实行的是一党独大,而非一党专政。而习近平政治改革的底线是绝不放弃中共一党专制。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到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博士,让他来给我们的听众介绍《明镜月刊》第77期关于所谓习近平的政改方向与中国新加坡化这一话题。


法广:最新一期《明镜月刊》社论加专题多篇文章高度关注中国新加坡化,而国防大学刘亚洲、朱成虎等三位将军参与的课题组最近也出版了一本引人注目的《新加坡发展之路》,推崇中国走新加坡道路,这是一种巧合吗?

陈小平:《明镜月刊》根据自己获得的独家消息的重要性来决定文章篇幅。习近平不是提出了一个中国梦吗?最新一期《明镜月刊》的独家内幕消息就是揭底他的中国梦:习近平有意想让中国新加坡化。国防大学课题组的新书在相当程度上等于证实了《明镜月刊》的独家报导。

《新加坡发展之路》这本书,十八大之前已经完成,十八大以后在中央高层内部流传,之所以会在今年年初公开出版,那是因为刘亚洲这样的军人政治家嗅觉极其灵敏之故。这些军人自习近平当政以来,一直有一种干政的强大冲动。2013年引起轰动的电视政论片《较量无声》也是刘亚洲的“作品"之一。

法广:中共从邓小平时代起就喜欢中国新加坡化,热度似乎经久未衰?
陈小平:1978年,邓小平访问过新加坡,此后多次说过中国要向新加坡学习,后来甚至邀请李光耀将苏州打造成新加坡。在中国官员培训项目中,中组部最为重视的两个项目,一个在美国的哈佛,一个在新加坡的南洋理工。文官武将全去新加坡进修,《新加坡发展之路》这本书就是朱成虎少将在新加坡当访问学者和专门调研后完成的。

法广:新加坡与美国关系火热,中国也曾说新加坡政府是西方国家“傀儡政权”;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将中共的意识形态共产主义视为大敌,且极讨厌共产党人,还与台湾关系紧密,这些东西难道不会成为北京领导人带领中国新加坡化的障碍吗?

陈小平:这方面只要举一个例子就可以说明问题。“习马会”召开之前的201511月,习近平对新加坡进行了国事访问,将中国与新加坡的关系定位为“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这意味着习近平是个实用主义者,他才不会去计较中国-新加坡之间过去发生过什么事。

法广:到底新加坡有什么东西会让邓小平、习近平们兴趣盎然呢?
陈小平:这方面的解读各种各样。 《明镜月刊》何频的《习近平的纸牌屋:不是白宫式而是新加坡式》 这篇文章认为,习近平选择中国新加坡,是因为新加坡有一个廉洁、高效的政府,乖乖听话的国民,经济繁荣,一党独大,一国一尊。

至于邓小平为何,赵紫阳的回忆提供了很好的答案。赵紫阳说,“1988年,有一次我去小平那里,我说有一种新权威主义,就是政治强人稳定形势,发展经济。他说:“我就是这个主张,但是不必用这个提法。”

法广:习近平和他的智囊们未必不会知道,新加坡还有开放的市场经济、有反对党、选举政治,议会内阁制政体和健全的法治等,习近平又会如何面对新加坡的这些东西呢?

陈小平:这就是假如习近平引领中国新加坡化最值得关注的一个层面。按照目前的习近平的执政思路──一手搞个人崇拜和个人集权,一手搞中国特色拒绝普世价值,中国新加坡化显然不是习近平的菜。

在习近平之前,中国本土新加坡经验试验没有一个成功的例子。一位负责新加坡中国官员培训的“市长班”项目负责人承认:“至今还没有一个官员受培训回国后,成功地在中国实行一个新加坡式管理体系。中新两国合作的苏州工业园区则是“新加坡模式”在中国无法复制的最佳证明。现在中国还有几个人知道当年领导苏州新加坡化的苏州市长章新胜?

在这样的情境之下,习近平仍然有意中国新加坡化,按照中国一位官方智囊的话,这是一个“重要信号”。

法广:这究竟是一个什么“重要信号”呢?

陈小平:这个信号实际就是习近平上台后,外界一直谈论和等待的所谓习近平的政治改革,现在终于 “揭幕”了。

如果是比较地道的中国新加坡化,它一定具有新加坡政治经济制度的特定内容。如此之故,中国要对现有的政治制度进行大幅翻修,重建国家模式和政治制度体系。

刘亚洲三人军方小组出版的《新加坡发展之路》就是以邓小平的政改蓝图为基点的,邓小平设想“大陆在下个世纪,经过半个世纪后可以实行普选”,因此,刘亚洲这些人解读中国新加坡化时,它在政治建设方面应当实行“精英政治与人民民主政治相结合”。

这种“精英政治与人民民主政治相结合”应当就是美国教授沈大伟笔下的“半民主道路”。沈大伟在今年出版的新书《中国的未来》中说,半民主道路是中国最好的出路,如果中国采取半民主(Semi-Democracy)模式的话,应该是非常接近新加坡模式。

法广:习近平时代的中国新加坡化前景会如何呢?

陈小平:习近平带领中国新加坡化极大可能是习近平本人和他的智囊对新加坡政治经济制度的“误会”。刘亚洲三人军方小组的调研报告和沈大伟的建议也可能是他们的一厢情愿和对习近平政改方向的误判。

何频在《明镜月刊》的文章认为,中国新加坡化是习近平的纸牌屋。为什么这样说呢?新加坡实行的是一党独大,而非一党专政。而习近平政治改革的底线是绝不放弃中共一党专制。因此,这世界上,目前找不到其它一个国家模式符合习近平的梦想。

来源:法广索菲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北京丰台法院的女法官袁艳玲

匿名 说...

新加坡的地理位置注定了,只要管好航运扼守亚太中央地区,地小人少就不会饿死,稍微会折腾点,就可以发展起来,中国怎么学?

中国一来地理位置偏,二来人口基数众多,三来领土广阔,中国不学同纬度的美国学新加坡?
隔靴搔痒是改革罢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