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5

官员终身负责成了现在就不负责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上台后着力变法,大力推行公务行为终身负责制,据说如果因为职务行为导致严重后果的,即使退休了也要追究相关责任。但我们看到,很多需要当下负责的情形,既没有人追责,更没有人负责,失职渎职者好不逍遥快活!终身负责制似乎成了现在不负责的「免罪符」。

官员能够逃脱责任追究,根本原因是追责主体不到位,人民作为权力来源对权力缺乏监督制衡手段。

国事的堕坏,往往是由于任事者不负责任,为免承担责任,官员自然就倾向于不作为、乱作为。习近平上台后,先后通过中央全会提出「建立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及责任倒查机制」、「实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和错案责任倒查问责制」、「建立领导干部任期生态文明建设责任制」。按照习近平的想法,官员如果失职渎职,即使侥幸安然退休,也不保安享晚年,以此强化领导干部的责任意识,使他们不敢不作为、不敢乱作为。

但单从逻辑上讲,终身负责不如现在就负责。所谓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顺理成章地,迟到的负责不是负责。负不负责也属于正义问题,现在不负责任,等到几十年后再来负责,人们感受到的正义就十分稀薄勉强了。现在都不负责,等到几年、几十年后事过境迁,再来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其可能性是存在的,但不现实、效率低。实际上可能性极低。

比如现在中央提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习近平却强调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可见他对三峡工程明显持保留意见。民间更是怀疑三峡大坝对长江流域自然环境、生态环境构成巨大破坏。如果严格执行终身负责制,匆忙上马三峡工程要不要有人出来负责呢?

比如近日有媒体报道,全国各地陆续爆出学校塑胶跑道有毒的丑闻,光2015年问题就至少波及6省市15个城市。像北京、上海这样的现代化城市,居然也有大量塑胶跑道有毒,致使很多中小学生健康出现问题。而早在10多年前,就有专家在专业杂志上发表论文,指中国以甲苯二异氰酸酯等为原料铺设的塑胶跑道存在散发有毒气体的问题,对学生健康不利。当时国家教育部和体育总局组织了论证,最后认定「基本无害」。但现在看来,教育部和体育总局的结论是不负责任的。现在「毒跑道」丑闻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该不该追究教育部长和体育总局局长的终身责任呢?

如果舆论正在关注相关丑闻,负有责任的官员都不必承担责任,也不被追究责任,所谓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就成了空话、大话和套话。当官的一辈子都要为自己的职务行为及其后果负责,这听起来是一项很严格的制度,但以中国之大,要负责的问题与该负责的负责人之多,至今没有多少人于当下承担责任,更不要说「终身负责」,这项制度不仅麻痹公众,也麻痹领导人。

终身负责制本意是好的,看起来很美,但它用一个幻想的终身负责代替了当下严厉追责,我们现在就可以肯定,它注定会是一个失败的制度。建立这套制度的初衷,是很多官员逃过了追责,强调终身负责就是要补上「制度的短板」。但真正的「制度的短板」是什么?不是退休、调离的官员可以不负责,而是出了事无人担责。正当群情激愤、舆论喧阗之时,都没人来追究责任人的责任,想将来追责,实在是过于天真了。

官员之所以能够逃脱责任追究,根本原因是追责主体不到位,说穿了就是人民作为权力来源对权力缺乏监督制衡手段。中国共产党设想由纪委、组织部追责,但一来他们不是全知全能的上帝,二是他们受到环境、条件、制度、能力与责任心的制约,幻想他们来追责纯属缘木求鱼。而人民作为官员职务行为的「利益相关者」,有心追责,但手中无权,有心无力。不是手中无权,而是中国共产党害怕他们拥有制衡权力的手段。

党总是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公平正义维护者、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决意扫平天下种种不平事,而把人民排斥在政治生活之外。结果是无人担责,没人负责,更不可能有「终身负责」。现在不负责,人民也不会指望官员将来负责。现在可以不负责,将来自然更不用负责。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