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2

文革是党的错误还是领袖的错误?

转发此新闻:
《历史决议》和前几天《人民日报》刊发的文章都强调,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造成的危害是全面而严重的。这种说法的最大问题是,把文革这场内乱归咎于毛泽东和反革命集团,党似乎没什么错。


这种说法基本反映了当时参与《历史决议》讨论和审议的众老干部的看法。在讨论时,多数人不赞成草稿中为毛泽东错误辩护的各种说法,更不赞成把毛泽东的错误归结为全党的错误。他们反问:怎么都是我们全党犯错误啊?主要还是毛泽东犯错误嘛!

这种把错误都算在毛泽东的头上,“对毛泽东严厉批判甚至否定”的倾向,令邓小平十分担心。邓小平的担心主要有三个:第一,担心党内的非毛化倾向进一步发展。他三番五次地叮嘱参与决议起草的胡乔木等人,不要把党30多年的历史写成黑历史,否则,产生的效果就会使人们痛恨我们的党,痛恨我们的决议,痛恨我们写决议的人。他还批评说,在前一段时间里,对毛泽东同志有些问题的议论讲得太重了,应该改过来。这样比较合乎实际,对我们整个国家、整个党的形象也比较有利。

第二,担心后人翻毛泽东的案。有传言说,这个历史决议只是暂时维护团结用的,将来要翻案,要全面否定毛泽东。邓说,“所谓有些人将来要翻案,无非是翻主席的案,只要我们把主席的功讲够了,讲的合乎实际,我看翻也不容易翻”。“错误讲过分了,对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评价不恰当,国内人民不能接受,国外也有相当一部分人不能接受”。陈云后来出了一个主意,加一个“建国以前二十八年历史的回顾”,主要是回顾毛泽东的功绩和贡献。

第三,担心丢掉毛泽东思想,使中共的合法性受挑战。邓认为,“毛泽东思想这面旗帜丢不得。丢掉了这面旗帜,实际上就是否定了我们党的光辉历史”,中共的历史被否定,中共的合法性也将不复存在。胡乔木后来提出了把毛泽东晚年和毛泽东思想分开的说法,尽管老干部中不少人不同意,结果还是被邓小平和陈云采纳。

邓小平和陈云都承认,党内许多高级领导干部对文革也负有一定责任。邓说,过去有些问题的责任要由集体承担一些,当然,毛泽东同志要负主要责任。他说,制度是决定因素,那个时候的制度就是那样。那时大家把什么都归功于一个人。有些问题我们确实也没有反对过,因此也应当承担一些责任。我和陈云同志那时是政治局常委,起码我们两个负有责任。其他的中央领导同志也要承担一些责任。同样,陈云也认为,毛泽东犯错误,党内许多高级领导干部前期不敢指出和批评,甚至迎合他,造成后来错误难以纠正的局势,也是有相当大责任的。

但是对党应该对文革负什么样的责任,邓和陈都避重就轻,反倒是黄克诚说的比较直率。他说,毛泽东的反右运动、大跃进、五九年庐山会议、提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理论、搞文革、以至开除刘少奇同志的党籍等等,哪一次不是开中央全会举手通过决议的?如果中央委员多数都不赞成,各级领导干部都不赞成,毛主席一个人怎么能犯那样大的错误呢?实际上,中共主要领导人如刘少奇、邓小平、周恩来、彭真等,都对文革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用宋永毅的说法,其中文革的最大殉难者刘少奇对文革的贡献最大。他们都是文革的推动者和拥护者,文革是中共“集体犯罪的结果”,(宋永毅,2004)。

我们因此可得出以下几个结论:1)否定毛的倾向,在邓小平和陈云的强力干预下化解了;2)邓陈担心否定毛泽东就是否定共产党,所以把毛的功绩说的大大的,罪过说的小小的;3)夸大毛的功绩和缩小党的错误,都是基于维护中共统治的政治考量,事实上,毛泽东和他的政党都应对文革这场灾难负责;4)《历史决议》中关于文革的重要结论,把党的重大责任基本摘除了,归根结底也是一种历史虚无主义。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未普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文革这样一个反人类反文明的滔天罪行怎么可以用错误二字来轻描淡写?

匿名 说...

【】 “臘肉”
湖南臘肉
已經馳名久
廣告掛在天安門樓
路人橫眉冷對千夫指
萬人暗將它老母問候
日久味已臭
反惹群眾詬
何必再存留
----《一煞》

匿名 说...

CCP are still as dumb incompetent, and nothing has change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