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2

习近平的纸牌屋:不是白宫式而是新加坡式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的纸牌屋不会是白宫式的,而只会是新加坡式的。这是他的中国梦:廉洁、高效的政府,乖乖听话的国民,经济繁荣,一党独大,一国一尊。


世界上最缺钱的政府是谁?是最有钱的中国政府!因为它相信钱可以打通所有的关节,解决所有的难题,支撑其政权合法性的也是钱,所以它比任何政府都恐惧经济下滑,不惜牺牲公平、环境掏尽经济增长的资源,同时出动“国家队”加大股市泡沫,国务院总理不惜为互联网金融骗局站台。亚洲开发银行和“一带一路”战略,追求更是中国经济高增长模式的国际性扩张。 

世界上最渴望权力的人是谁?是国家元首中可能头衔最多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他期望通过清除官僚中腐败分子和野心家,建立一党独大却又廉洁的威权,但他发现政令总是被扭曲,部属总是选择最糟糕的方式施政,他很明显将之归结于自己权力还不够大,所以还在不断地增加头衔,不断去侵蚀原本归同僚们掌管的权力。 

习的权力基础脆弱 

在过去几个月,习近平的集权遭到重挫。一封要求他下台的匿名信,击中了习最为敏感的神经,也暴露了习的权力基础脆弱。 

他的反腐败运动曾经得到的欢呼消失了,是因为人们发现并没有从中得到什么好处,相反,官僚们活在随时面临被抓的恐慌中,商人们难以找到发横财的机会,知识分子则感到20年来最严重的窒息,维权人士包括几百名维权律师是被抓被监管。而且,强力部门的非法越境绑架、迫使被捕者在电视台公开认罪,国家充满恐怖气氛,精英分子饱有不安全和受侮感。 

与此同时,50年前发生的文革的各种景象重新浮现,习近平被塑造成毛泽东二世来崇拜,习本人特别热衷带领部属前往毛泽东活动的多处纪念遗址,刻意模仿毛那种天马行空的口气,随口引用的是毛那种叫无数人心惊肉跳的语录。 

然而,今天的中国不再是50年前那种社会主义浪漫年代。更多的民众已经变成现实功利主义者,也有相当多的精英分子有了独立判断能力。即使媒体被控制得比过去严重得多,对习近平个人集权和施政的不满、嘲弄,演化成各种段子,如同病毒般在手机中蔓延:在不正常的时代,唯有笑话可以帮助人们不致于陷入病态。 

要求下台的匿名信,使习近平有所警醒。他亲自下令不要叫他“习大大”,删除了对他和夫人彭丽媛肉麻吹捧的歌曲视频;在20164月份的两场座谈会上,他释放出和缓的信息,表示愿意接受人们善意的批评,承诺不打击那些发表不同意见的人。 

精英分子还没来得及品味这种新的气息,不到48小时,习近平一篇内部讲话被披露出来:决意维持中共特权统治、明确反对民主自由。虽然这个讲话是2015年年底之作,但被人们普遍解读为这才是习的本意。 

几天之后,一场充斥着红色意识形态、宣扬对毛泽东习近平个人崇拜的文革式演唱会,在审查严格的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虽然后来中共官方极力撇清,称这是假冒官方名义所为,但是加深了精英阶层对习近平的绝望:他在文革中的成长历程和长期浸淫于官场,使他以捍卫中共这套体制为己任。 

然而,可能没有人比习近平更心里明白中共这套体制已经身患绝症了。在他上任之初,人们普遍对这位中共开明元老的儿子抱有很多期待,习上台之时那番更接地气的誓词,也体现了他的雄心壮志。 

一党独大,一国一尊 

习近平曾明示很欣赏普京,知道俄罗斯国民的帝国残梦支撑了这位硬汉。所以,针对有历史优越感的的中国国民,习以民族复兴的中国梦来煽惑民心。但是,不要说普京的日子并不是那么美妙,就是俄罗斯的开放程度,也是中国远远赶不上的。 

三年下来,习近平没有变成普京,也没办法变成毛泽东。即使在公开场合,习的脸容越来越多的是阴沉和倦意,言词强硬却毫无鼓动力。在世界独立的媒体中,很难找到一篇对习还抱有希望的文章;在他严密控制的最重要的“姓党”宣传机器中,他的致词被写成“辞职”,他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身份被写成“中国最后领导人”。 

这些神奇的笔误反映了这个严密机制的错乱。在所有的权力体系中,充斥着无数类似错乱,而且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官员们都在坐等习近平出大事。 

身陷体制泥泞的习近平,并没有打算放弃他的纸牌屋──他认为目前的错乱是体制所致,他需要更大的权力来控制这个体制。他已经将军队改变成了内部是美式建制的党卫军,他正将司法系统变成监控官员、控制百姓造反,尤其是抵抗西方颜色革命的强力工具,他还要做的是抢夺宣传系统、国务院行政系统的掌控权。 

明年的中共十九大将展示他的集权成果:废除几条政治潜规则,不明确选定接班人;打破顶层任职年龄限制,破格使用自己的人马;即使没能废除政治局常委制,也拉大他与其他常委的距离,将现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进一步边缘化。 

从现实政治上,习近平的集权并不完全错,因为中共过去的集体领导并不是民主体制。习近平的集权之所以受到批评,是他将老百姓的很多权利也集中走了。这使人不能对他在中国走宪政民主道路抱有希望。 

事实上,在没有更强大的压力之前,习近平的纸牌屋不会是白宫式的,而只会是新加坡式的。这是他的中国梦:廉洁、高效的政府,乖乖听话的国民,经济繁荣,一党独大,一国一尊。 

这个梦其实从邓小平时代就开始做了。邓甚至邀请李光耀将苏州改造成新加坡,当年苏州市长章新胜因此进入《时代》周刊的全球百位政治明星之列。章后来在一个不重要的副职上悄然退休,苏州新加坡化也无人再提。 

新加坡专业的司法体系、公平的市场经济,是中国遥不可及的目标。而且,新加坡具有反共的历史,在现实政治中也是选择与欧美合作,尤其是对美国重返亚洲的支持,中共应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重要一点还在于:五百多万人口的新加坡,放到中国,在城市中还进不了前十位。体量相差如此巨大,一向强调中国特色的中共怎么如此不顾两国国情了?因为,这世界上,找不到其它一个国家模式符合习近平的梦想。绝不放弃中共一党专制,现在还是习近平的底线。但是,什么东西可以支撑这条底线呢。

来源:明镜 / 何频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劳资党,家天下,习猪头要打造的是它一个人做主人,其它所有人都做的家畜的十四亿人的大猪圈。

匿名 说...

下一步干掉胡春华、孙政才,扶持自己的女儿做女王,这才圆了猪头的皇帝梦,家天下美梦。你看新加坡不正是这样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