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8

政法系统的「公报私仇」

转发此新闻:
我和夏霖律师不熟,但我们有一些共同的朋友,从他们那里听到不少夏霖的故事:譬如他为人仗义、他业务能力强,当然也有他的赌博恶习。

当越来越多人不敢「得罪」政法系统时,本是强力机构的他们会更强势,中国的人权状况变得更糟糕。

夏霖涉嫌诈骗罪被捕,并于617日开庭受审,正是源于他的「赌博」恶习。但事情吊诡的是,据夏霖夫人林如称,在夏霖2014118日从家中被带走前,并无任何人以此为由报案或起诉夏霖诈骗。所谓被夏霖借钱不还的几位「受害人」是后来在被胁迫之下出来指证夏霖「诈骗」他们的。

而且,公安机关带走夏霖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5天之后(20141113日)家属才收到夏霖的刑事拘留书,案由是涉嫌赌博罪和诈骗罪。这本是一个寻常罪名,却受到不寻常的待遇:首先,夏霖被剥夺会见律师权达95天;其次,警方、检方、法方三方各种延期累计达10次之多,截止617日开庭,夏霖失去自由588天。

上述不合常理之处不由让人疑窦丛生:他们这样对待夏霖为哪般?这显然不是一个寻常的「诈骗罪」可以解释的。那么夏霖到底是什么地方惹怒了他们,使得他们非得治他的罪不可?

据了解,夏霖律师在执业生涯中曾经代理过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案、成都谭作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以及北京小贩崔英杰杀死城管案等热点案件。此次出事前夏霖正在代理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创办人郭玉闪案。

列举夏霖曾经代理的这些敏感案子,并非是想断言他就是因此获罪。任何人只要犯罪证据确凿都应该被审判,但在夏霖案上,世人看见了什么?为了治某一个人的罪而罔顾程序正义!显然这与喊得震天响的「依法治国」是相违背的。

这种做法之前在浦志强身上也使用过。开始是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将其刑拘,而后增加「非法获取公民信息罪」,最后起诉时则在「寻衅滋事罪」之外增加了「煽动民族仇恨罪」,而定罪的依据居然是浦志强曾经发布的几十条微博。

浦志强律师在执业生涯中代理过多起热点、敏感案子,例如「上访妈妈唐慧案」和「村官任建宇劳教案」,尤其是后一个案子引发全国反响,为劳教的最终被废贡献了自己的力量。但也因此得罪了北京司法和公安(因为劳教隶属司法局,实际上又是公安说了算),那些因劳教被废而转岗或丢掉饭碗的人,更是会恨浦志强。

当年南方都市报披露「孙志刚案」后,推动了收容遣送条例的废除,但由于让广州政法系统某些领导大损颜面,结果对南方都市报秋后算账,总编辑程益中和总经理喻华峰以涉嫌贪污罪被逮捕。后来经多方博弈,程益中以「证据不足,不予起诉」释放,而喻华峰却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之后减为八年。

上面列举的三个案子,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浦志强、夏霖以及程益中等都干过让政法系统「记恨」的事情,虽然他们只是履行自己的职责:浦和夏是为当事人辩护、程益中则是报道事件真相。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政法系统的「公报私仇」嫌疑巨大,这是令人愤懑又恐怖的事情,本来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变成针对一部分「人民」的打击报复。传递出来的信号非常明显:不要得罪我们,否则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设想一下,当越来越多的人都不敢「得罪」政法系统时,本来就是强力机构的他们会更强势,中国的人权状况将变得更糟糕。所谓的「依法治国」就真得变成「依法治各种不服」了,并自证了「警察国家」的说法。当然,如果政法系统的圈子利益正好契合了最高权力的需要,社会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坐等火山喷发了。

来源:东网 / 章文 知名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