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7

挺习贬李:驳《中国:六大不祥信号》

转发此新闻:
最近,一篇《中国:六大不祥信号》流传网络,全面否定习近平执政,在海内外掀起波澜。

观其全文,情绪化明显,不像是理性分析,更像是政治发声。它代表了当下反习势力的哪一支?从行文之角度看,不同于此前“辞职公开信”明显出自民间或海外,此文的“党内”背景若隐若现。作为习近平政策的认同、支持者,现就其“六大罪状”,一一反驳之。


一,对第一点所述之事实不予认同,现在的中心工作还是经济,其他事项都要给经济让路。只是习近平比之前任,有两点不同:1,经济的着力点变了,不再强调速度,而更在意可持续性,意在真推“转型”;2,反腐成了另一重心,但并没有阻碍经济运行。

至于文中说的“弃邓”,应该是有弃有承。经过这么多年后,形势和国情都不同了,政策有所调整是正常的,关键看调得对不对。

什么“阶级斗争”、“政治挂帅”的指责,是不确实的。“阶级斗争”是没有影的事,而“政治挂帅”仅体现在意识形态领域,目的是为了掌控舆论。

二,对第二点不知所谓,说实话,怀疑是被打下来的“老虎”才有的感受。即使是异议人士,应该也不是这种感觉──他们可能感觉更糟,但方向不一样。

三,第三点所言“集权”,肯定是存在的。部分是为了纠正胡时代的涣散与低效,部分是因为习要做的事反对的人太多,这些人又很有力量,他是在逆势而动,所以必须集权。从趋势看,“终身制”不说,习欲延长任期到两届以上,应无疑问──不如此,很多事他都只能半途而废。

只要做的事正确,于国家、民众有益,延长任期是可以接受的。需要坚决反对的,是世袭制。

四,第四点所言人事、组织方面的状况,其实一直没有大的变化,每届都这样。只不过胡时代因权力较分散,内部进行的协调和交换更多;现在权力集中,故利益交换较少,一言堂不奇怪,相对而言,这是国家之福。

至于所用人才的贤不贤、庸不庸,因标准、角度之不同,各有各的看法。由于反对习的人较多,可能他确实会更多在意人的立场(忠)问题。

五,第五点所列举的,都是社会上一些极端表现。这种极端表现,每个时代都有,只不过表现的方向不同而已。胡赵时代,刘晓波主张中国应该殖民几百年;这几十年来,社会上崇洋媚外的丑态不胜枚举,难道这些都要由治国理政的人负责?

在任何社会,包括美国,极端的情绪、表达都难免,关键要看执政者本身支不支持极端。现在看,习近平并没有支持极端,《人民日报》也撰文批评了“抄党章”行为。

六,第六点谈外交,就政策效果而言,这是我最不能确定的。习近平为什么要抛弃韬光养晦,反过来对外示之以强?我觉得,这与他对国际形势的判断有关。他多次谈到,世界格局已发生“深刻变化”,“此消彼长”,传统大国的影响力下降,新兴国家在上升。估计他想抓住这个机会,抢一个先手──如果这样,确实有点急于求成,操之过急。现在看来,美国的衰落,并没有有些人判断的那么快,或者是不可逆转;中国现在就跳出来,正好成了靶子,要承受过大压力。

但另一方面,中国的体量已这么大,韬光养晦也韬不了、晦不住。美国重返亚太,是发生在习之前的胡时代,那时的中国,基本还是示之以弱的。但没有用,南海、东海照样闹起来。所以,国与国的关系不同于人与人的关系,不是示弱、示好就能免去麻烦。中国的体量和利益决定了,有些事情终究要来,要面对,这是一个国家成长的代价。因此,对外交政策的软硬取舍,我颇感不确定。

七,如果说“不祥”,自中共十八大以来,最大的错误和“不祥”,是不该让李克强当总理。虽然这并非当时的习所能决定的,但以利益交换的方式来确定总理人选,不能不说是体制之悲。

李克强其人,一是食书、食西不化,只知道照搬经济学教科书或西方的做法;二是无能,从主政地方时起,虽然有中央方面(胡锦涛)的大力支持和资源倾斜,政绩表现仍然惨不忍睹,河南、辽宁,莫不如是。现在担任总理,短短三年,就把中国经济玩坏了。

或许有人会说,现在习强李弱,经济问题的责任主要不在李。但“去杠杆”是刻在“克强经济学”的核心位置的,“金融创新”也是李克强力推,他左手“去杠杆”,右手“金融创新”,而“金融创新”的实质就是“加杠杆”!──真不知道这人的脑袋是怎么长的!由这样的人担任大国总理,中国经济能不表现凄惨吗?

通过“金融创新”、互联网金融,李克强成功地将中国的金融系统搞成了一团烂泥。最近网络流传的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所写的《,越来越薄,中国经济已进入棋局中后盘》一文,形象揭示了李克强“玩坏中国金融”的恶状。他不仅仅是让中国的经济状况变糟,关键是让中国的经济能力变差。经济状况糟不可怕,比如“新常态”,怕的是失去了让经济变好的能力。现在的情况是,几项关键性金融指标导致整个经济结构处于刚性,使外界的调节能力和内部的改善能力都急剧下降。政府干预手段的边际效用不是递减,而是骤减;经济体本身也无法内生出趋善的因素。

对此,习近平的对策是“供给侧改革”,即试图从实体经济层面破壁而出。但在现代经济体系下,实体经济与金融体系是连在一起的,不收拾好金融系统的烂摊子,实体经济也难以独自突围,关键是解决不了经济运行成本高企的问题。

从“公开辞职信”到“六大不祥信号”,反习势力一次次吹响了集结号,正在努力形成阵营、排成阵势。但也正是这两样东西在国内的流传,让人们看到了中国不同阶层对于习近平执政的真实反应──精英大多是反感、排斥、厌恶,大众则普遍接受、认同、支持。习近平在中国官僚体系之外的这种境遇,让人不由想到十八大以前,以“唱红打黑”为标签的“重庆模式”和薄熙来。虽然二者颇有不同,尤其是在经济理念上;但在与精英联盟对立这一点上,颇为相似。

在官僚体系内部,围绕十九大,反习势力也正在集结、成型。随着十九大的逼近,一些矛盾越来越难回避,一些冲突亦越来越难避免。显然,习近平遭遇了比他行动之前所设想的更大的困难、更多的阻难。


附《中国:六大不祥信号》

1 邓的改开国策遭到具体否定,以经济为中心的基本路线名存实亡,三十年河东河西,“不颠覆”言犹在耳,弃邓否邓已驷马难追,代之而起的是事实上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无产阶级专政、政治挂帅、政权第一、意识形态至上

2 治国理政出现暴力崇拜和暴力化倾向:强权即公理、拳头最管用,凡事皆用强,遇讼必斗狠,所谓依法治国变成以暴治民、依权治下,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全社会充斥戾气,暴政底下良民向暴民的转换常常表现为一瞬间

3 执政党内尤其是高层政治生态出现改开以降最严重的不正常状况:小组治国成为新常态,常委会空转,一言堂、权力向个人集中、个人崇拜卷土重来,全党噤若寒蝉,敢有异议者,上有“妄议罪”之达摩克利思之剑,下有“腐败劫”之十八层地狱八十年代耀邦倡导的集体领导、民主集中、畅所欲言、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荡然无存,而且,终身制的幽灵伴随着文革魅影重现政治舞台

4 用人制度和组织路线率由旧章,依然是少数人在少数人中选人的黑箱体制,任人唯红、任人唯熟,选忠不选能,用亲不用贤,劣胜优汰、顺昌逆亡在经历了急风暴雨式的大规模反腐暨权力清洗之后,人们发现,“小圈子政治”、“小格局朝廷”仍旧没变,唯一变化的是换了一批庸吏

5 社会反智化。洞房花烛夜,竟以抄党章为光荣和时尚;胎教更是不读唐诗读党章对岸女政治家之单身亦成为官媒攻讦之标靶;中国模式竟被歌颂为代表世界民主最高水准的高山之巅;穷兵黩武、准备打仗,口号喊得震天价响,唯恐别人听不见,把“和平与发展是世界主流”扔进了马里亚纳海沟凡此种种,无不以反智为基本特征一一国家与社会的堕落,莫此为甚

6,敌视西方,仇视美国,更以不惜一战之蛮勇,将中美关系推向悬崖中国重新陷于孤立和战略包围之中:一是有望成为美国的头号敌人,二是成为世界上周边国家中敌国最多的国家一一美国更是将这些敌邻重重武装起来对付中国毫不夸张地说,中国今日的国际环境是改开以来最严峻、最糟糕的一一然而令无数国人困惑不解的是,这究竟是为啥呢?咋会变成这样?我们图个啥?难道真是想彻底战胜资本主义、实现共产主义吗?.....

来源:网络 / 王睿







转发此新闻:

8 条评论:

匿名 说...

很公正的评价! 赞!

匿名 说...

习的枪手都到茉莉花了,难道茉莉花也快完蛋了?

匿名 说...

别傻了!~茉莉花是支共的网站!~

匿名 说...

真让人作呕。"李克强其人,一是食书、食西不化"习犬犬呢?

匿名 说...

包子是背书单,装学问!~

匿名 说...

裝學問最多給人臭,裝流氓就慘了,會給打死砍碎去餵狗

匿名 说...

看来矛盾不浅啊。

匿名 说...

三楼是明白人,大家别被这网站忽悠了。小心驶得万年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