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4

中共官员不作为有解吗?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掌权后进行了大张旗鼓的反腐,但是人们看到的不过是利用反腐为名的权斗,习近平通过反腐独揽大权当毛二可谓欲盖弥彰。只要看一看大陆贪腐之渊薮红二代,这些占据大陆亿万富豪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群体,居然除了薄熙来没有一个像样的受到贪腐追究,便可知习氏反腐不过是忽悠白痴的把戏。另一个近在眼前的证据就是巴拿马文件,这个让全世界极度重视并展开追究的材料,被习近平一伙捂得严严实实一丝不漏,而巴拿马文件中涉及的最多人数便是大陆。对于送上门来的贪腐或非法洗钱证据,习及一伙不理不睬甚至不加调查就指斥不实,让人相信这样的政权会一心肃贪,不知习近平一伙太弱智还是将大陆民众看得太弱智。

巴拿马文件:中共高层谁清白?

习氏反贪其实也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瓶颈,其中一个明显的标帜就是官员的不合作不作为。这让习近平既焦虑又无奈,最近明确指责各级官员请假率过高,直斥官员是“小病大养”、“无病装病”、“请假办私事”。据统计中共省部级高官年均请假三十一天,地厅一级官员年均请假五十二天,县处级官员年均请假也有四十五天。这就是说中共官员一年中病假时间,平均至少有一个半月到二个半月。一名中共官员对此给出的说法是:“如果我们做事,我们就会暴露在各种各样的风险之下,包括政治风险”。

这位官员所谓的政治风险比较明确,就是一旦努力做事不论好坏如何,都会因为做事结果对谁有益而站队入伙,只要没有排入权斗中获胜的一派,就可能承担遭受政治清洗的后果。其他各种各样的风险究竟所指为何,大概只有贪墨一项是能够不言自明的。这因为中共早已是无官不贪腐朽入骨,而习近平集权说事的最主要手段就是抓贪官,中共官员目前唯恐出事的就是摊上贪腐的晦气。更重要的是贪腐之事即使不是不敢做,至少也要加倍小心并且大打折扣,对那些少贪了就如被割了肉的贪官而言,遇到这样束手束脚的局面其恼怒可知。所以请假消极怠工既是表达不满抗争,也是油水不多提不起精神的自然流露。

其实中共官员不作为并非新现象,乃是中共高官不如意时惯用手段。例如当年身为中共七常委之一的陈云,主管经济因与毛的经济思想相左而受批判,就以有病的借口数十年不作为。刘伯承粟裕等将帅受到排挤批判后,也是数十年担个虚名无所作为。不过这次不作为从本质到数量与以往大为不同,以往小官如县处级的不可能无病当有病养,只有至少省部级以上的高官才可能,因为他们的一生已经注定尊荣富贵由党包下了。现在大陆党官不作为的主因是撂桥子给习近平看,说白了就是不能贪腐这官也没啥意思了,习近平以反贪腐拉帮结派集权就让他试试,报此想法可不是几个高官,而是从上至下普遍如此。

习近平要想改变这局面有没有可能,这首先要看官员努力工作的动力,以及习近平手中究竟有什么牌,能否有效调动起官员努力工作的意愿来定。官员努力工作的动力一是为了理想愿望:二是处于政治高压和恐惧之下:三是有贪墨之机和可以遮掩贪墨,及为了提升获取更大权力,以便更好贪墨更多享受:四是凭良心期望做点有益之事。

首先谈谈为了理想愿望而努力工作的,尽管将宣扬仇恨杀人抢劫视为真理很谎谬,但在早期尤其是将要抢夺到政权时期,中共确有一批以知识分子为主的理想主义者,他们不辞劳苦不计报酬忘我工作。但是随着假科学之名欺世盗名的共产主义破灭,随着中共凶残肮脏永无止歇的权争内斗的真相暴露,今天中共之内的理想主义者连一根毛也没有。不错眼下中共内还有拿共产理想说事的,但是那与理想乃是风马牛毫不相关,那只是毫无廉耻之徒攀附权势的拙劣表演,正如新婚之夜抄党章一样让人呕吐。所以为了理想愿景而努力工作的,对于今日的中共来说只剩下饱含嘲讽的追忆了。习近平当然想打理想主义这张牌,但是这种愿望比缘木求鱼更荒唐可笑,不论是新婚之夜抄党章还是习鼓吹共产理想的其他言行,大陆社会回应的唯有几乎一边倒都是冷嘲热讽,显然要打这张牌可惜晚生了六七十年。

处于政治高压和政治恐惧之下,也会出现拼命工作以求自保避灾。例如文革期间一个最高指示下来,到处闻风而动雷厉风行甚至连夜行动。这种工作的积极性主要是政治性恐惧促发的,是那种要拼命表现以逃脱会压垮自己的恐惧。周恩来临死之前讲出了对一生从事共运的怀疑,但是中共内拼命工作讨好毛泽东的,周恩来是唯毛是从第一人,成为毛所有恶行的最主要帮凶,他这份勤勉的动力之一就是对毛深入骨髓的恐惧。虽然习近平手中也有制造政治性恐惧这张牌,而且他也在极力运用这张牌,包括所谓的反腐打老虎以及政治上屡屡的恐吓施压。但是习近平政治性恐惧这张牌的效果,可以看得出来并不理想甚至适得其反,眼下中共官员的不作为的根源,其实就是在回应习近平政治恐惧这张牌,所以即使政治性恐惧有效果也难长久维持下去。

再一官员积极表现的动力就是贪墨和遮掩贪墨,以及创造业绩向上爬获取更大的权力,从而要更大的满足物欲和其他各种欲望。习近平团伙掌权后不动贪腐及官商勾结最严重的红二代,红二代则投桃报李鼎力支持习近平,便是贪腐成为动力的典型事例。不过这样的动力不仅是虚假的也是极其不可靠的。明朝末年造反的李自成大军逼近皇都北京时,崇祯皇帝苦苦恳求豪富的皇亲国戚和贪官,希望他们拿出钱来稳定军心招募守城兵员。但是没有贪官污吏愿掏腰包,用以维持他们赖以贪腐的政权。直到李自成攻陷北京城大肆杀戮搜掠,贪官污吏们才争相向李闯献钱财保命。而堆积如山的财宝让闯军兵无斗志,在一片石兵败如山倒,令闯军抢到北京却成了抢到死亡。可见对某些贪腐的睁眼闭眼,不仅难以服众也难有真心效命。

最后还有一种尽力工作的情况,那就是有极少数的人凭良心,不图名利只想做点有益的、令自己不愧疚后悔的事。不过这种人在中共官员中少而又少,一定远远低于各式各样政权中的平均值,因为严控党性的中共完全是逆淘汰,没有给这样的人留下什么存活空间。由于这种人做事是为了自己满意,所以不论习近平手里有牌没牌,对他们没有多大的促进或减弱工作投入的作用,况且这种人数量微乎其微对全局影响不大。从以上的分析情况不难看出,中共官员消极怠工的现象,习近平手中没什么牌应对,更没有有效的能够促发工作积极性的牌。因此不论习近平如何说如何做,想改变中共官员不作为态度怕是没有解的。

来到:自由亚洲电台 / 刘青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