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7

中国需要赫鲁晓夫揭发斯大林罪行这种转捩点

转发此新闻:

于浩成

问:大家现在对八二宪法的认识有分歧,一部分人强调先行宪,一部分人认为行宪之前要重新修宪,您更倾向于哪个观点?如果要先修宪的话,谁有资格来修宪?

答:我是主张修宪的,08宪章我是签署者。原来我是认为宪法并不需要一个根本的改变,不需要重起炉灶再立一个新宪法,在我的那篇《中国宪法简史》里最后结论我是这样讲的,可是后来看起来根本不行的,中国的宪法完全是从苏联学来的,是专制的宪法,与英美法这些国家的宪法根本不同,而且我们认识到只有实行民主宪法才能解决中国现在的问题,中国要有根本性的制度变革,要重新立宪。从中国历史上来讲也是如此,你要改革的话就要变法,比如商鞅变法、戊戌变法。

重新立宪的基本原则在08宪章里有,事实上就是应该由西方的政治制度来代替我们当前的制度,实行真正的民主宪政。

所以08宪章既是一个立宪运动也是一个维权运动,维什么权?首先是维公民立宪、修宪的权利,这个在中国始终是存在问题的,只有共产党有资格提出宪法的草案,别人甚至连讨论的权利都没有,我从80年代开始提过几次搞修宪、立宪等宪法问题的讨论,都被当局镇压了。最明显的一次是1989327日,在国家图书馆,我跟曹思源联合主持召集宪法讨论会。事后北京市委马上做出决定,撤销我担任领导的挂靠在首钢的法治与社会发展研究所。后来我去了美国,曹思源、朱厚泽等人在青岛参加过一次宪法问题讨论,胡锦涛提出来法为民所用,朱厚泽就补充了一个权为民所授,后来马上也采取措施。连开会讨论的自由都没有,不用说来立宪了。

问:目前来看,会不会先把八二宪法从纸上宪法变成现实的宪法,是不是更现实一些?

答:如果当局能够同意很多主张进行改革的话当然也很好。过去我们要求政治改革,结果没有用,根本不被接受。现在我们提出来一个接近于宪法草案的东西,提出主要的一些原则,大家来讨论,共同争取能够实现。


问:那您认为现在八二宪法当中有哪些制度亟待落实,能够推动改革的?

答:我觉得迫切需要改革的,比如说党政分开,现在党和政府根本是混在一起的,连中宣部都可以下命令说是哪个报纸停刊,哪篇文章是不是能够发表,政府也要根据法律来办事,不能这样做的。还有司法独立这一点,政法委并没有取消,法院首先要听党的话,而不是按法律办事。还有军队国家化的问题。还有人大议会化的问题,我想初步的方案就是把人大代表大大减少人数,像英美议会那样,这样才能真正讨论问题,决定问题。而且要有专业的认识,跟本地区的公民有密切联系,是真正反映人民意见的不是说由踢球的唱戏的这些人来决定国家大事,他们可以来提意见,但是要真正来决定的话得经过专业人士讨论。政协是不是可以考虑改为参议院,人民代表大会改为众议院,实行两院制是有好处的,有相互制衡的作用,有错误也比较容易纠正,民主是纠错的机制。在八二宪法制定的时候也曾经考虑过是不是实行两院制,胡乔木提出来,因为苏联是两院制的,但是被彭真一口拒绝了,他说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最好的。事实上,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便于党操纵,政协现在的地位非常尴尬,在法律上是什么地位?政协主席出访,你是作为一个议会的主席还是什么机构的主席?这些方面需要改革的很多,主要是这些原则要合乎宪政的原则。

问:会不会积重难返?

答:那当然了,还是那句话,改革是找死,不改革等死。要么接受这个概念,要么人民就起来革命了,我们不能隐讳这一点,人民有这个权利。当然我们现在不便于直接这样讲了,也没有这个必要。

问:谈到改革还有另外一种声音,一直在吁请顶层设计,尤其是对新的领导班子有期待。您还寄希望于自上而下的变革吗?

答:完全不寄望了,过去80年代是寄望的,甚至于八九事件以后也还没有完全放弃。不过最近这些年,从实践上我们认知是不可能的,要权力资本主义这个统治集团主动地改革,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有也只是敷衍人民,甚至是欺骗人民。事实上,从邓小平提出四项基本原则以后,他一直强调四项基本原则。赵紫阳后来在执政期也讲,我们一方面改革开放,一方面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胡锦涛也讲了,我们既不保守闭塞,也不改旗易帜,其实真正的改革就是要改旗易帜,他们紧紧抓住权力不放,不会搞根本的改革。

问:去年2012年正好是八二宪法实施30周年,最大的一个事情就是重庆事件。有一种观点认为,从重庆事件来看,共产党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派系之争很多,能不能从这作为一个突破口?

赫鲁晓夫清算斯大林

答:当时薄熙来的问题还没有定的时候,大家议论纷纷。但是看起来这只是一个个别的事件。左比右好始终是领导人意识形态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历来都是宁左勿右,所以重庆后来搞左的那一套搞得那么严重,事实上跟某位领导人的支持甚至是他的容忍是分不开的。当然最后内部的矛盾,比如说王立军的出走,这才爆发了,可是爆发了以后并没有说是成为一个全党的路线斗争,他们自己也不承认这一点,红歌还可以照样唱,毛的个人崇拜还可以继续搞,这就说明没有什么根本改变。比如说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真正揭发斯大林的罪行,那才是苏联整个的转捩点,像薄熙来他没有那个资格,他的地位还不够。

来源:《访谈对话于浩成:风雨宪政梦》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Kung Ching 说...

不改革等死,改革找死,拖延改革安樂死,所以臘肉恨死了赫魯曉夫,掘開了社會主義的墳墓

猫本位思想 说...

茉莉花革命究竟是什么东西?政治目的是什么?看了这么多文章,感觉比轮子的文章要中立一点,但是还是有许多可以是捏着的。

猫本位思想 说...

茉莉花革命究竟是什么东西?政治目的是什么?看了这么多文章,感觉比轮子的文章要中立一点,但是还是有许多可以是捏着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