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1

吴建民--民族主义--梁启超

转发此新闻:
「希特勒爱德国吗?当然爱,但他搞民粹主义。今天的青年人要有广阔的视野,要胸怀天下。民粹主义、极端的民族主义和狭隘的爱国主义要不得。一个自私自利的国家会失去朋友,会被孤立,在今天,孤立就是一场灾难。」这是外交学院前院长、前驻法国大使吴建民年前接受媒体访问时说的话。可惜的是,这位被称为「鸽派」的资深外交官,本月十八日凌晨在湖北一起车祸中不幸身亡。

吴建民认为,狭隘的民族主义本质上是反对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破坏当下中国与世界合作的良好局面,把中国拉向倒退、封闭和落后。

除了曾任毛泽东和邓小平翻译的吴建民外,最近另外一著名中国外交官王毅在加拿大驳斥记者的失仪失态或失范的表现,同样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从外长王毅这名当年被普遍认为温文尔雅、举止得当的外交官,今日变成颐指气使,充满暴发户的傲慢的表现,折射出中国外交政策,从包括江泽民及胡锦涛掌政时期在内的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到今时今日强调「有所作为」的转变,足见其在外交策略上的改弦更张。

因曾发表题为《南海争端,中国克制是种自信》的文章而广泛关注,更被毛左群起攻击的吴建民认为,二零零八年全球经济危机之后,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结合的思潮席卷全球多个国家。民族主义的流行导致大众对国家发展情况过分自大,产生盲目排外的心理;民粹主义的泛滥则使得政府为了继续执政而过分去讨好民众,以至于忽略国家的实际情况。他警告:「目前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在中国也有所抬头,如果不积极引导,会扰乱社会,损害我国进一步对外开放。」

吴建民指出,狭隘的民族主义只考虑本国的利益,不考虑他国的利益,这种思想是零和游戏的思想而不是共赢的思想。还有就是民粹主义,因为老百姓总是考虑眼前的利益。民粹主义就是靠着讨好老百姓,短期之内能够得到喝彩,能够获得更多的选票,「就去这么干」。狭隘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会把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引向对抗和冲突,会把两者之间的关系引向灾难,这种现象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

二零一零年,吴建民说,曾有青年问他:「新的历史时期需要什么素质的青年人,而现代青年最欠缺的是什么素质?」其回应是:「青年在考虑自身发展中要有世界眼光,小家小气很难有大发展。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总认为自己最行别人都不行,这是可怕的。有些代表团来到法国访问,看到巴黎街头的古老建筑显得不屑一顾,说:『巴黎有什么,看不到新大楼。』他们不知道,旧房子要比新房子贵很多,不知道旧房子的文化底蕴。」

吴建民认为,狭隘的民族主义本质上是反对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破坏当下中国与世界合作的良好局面,把中国拉向倒退、封闭和落后。其中,民族主义是封闭保守的象征,反对的其实就是「开放」,而民粹主义往往以老百姓的短期利益作「卖点」,其背后反对的正是「改革」。他强调,中国要进一步发展,就必须坚持改革开放,摒弃狭隘的民族主义。

据说,「民族主义」一词,在中国最早使用的是清末民初的大学问家梁启超先生。他早在一九零一年就在《国家思想,变迁异同论》中提到了「民族主义」,批评中国人没有国家思想,或「知有天下而不知有国家」,或「知有一己而不知有国家」。换言之,中国人一向重视「个人」和「世界」,而忽视其间的「国家」。那年代时兴的两大主流正是「个人」和「世界」,当时是北大学生、后来成为北大校长的傅斯年说了一句可圈可点的说话:「我只承认大的方面有人类,小的方面有『我』,是真实的。『我』和人类中间的一切阶级,若家族、地方、国家等等,都是偶像。」

经历欧游四十日,及至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时期的梁启超,已隐隐觉察到「民族主义」的危险,对「民族主义」有所保留及警惕,甚至有说他从当时德国和日本民族主义的兴盛趋势估计,二次世界大战将由德日掀起的惊人预测,足见其见解已变,虽仍主张「国家是要爱的」,但「一面不能知有国家不知有个人,一面不能知有国家不知有世界」。

与晚年梁任公在「国家」、「个人」与「世界」三者之间,强调了「个人」和「世界」一脉相承的是,吴建民生前曾明言:「小不忍则乱大谋。我的观点是:爱祖国,也要爱人类,才能站得住脚。在全球化、信息化也已构筑了各国利益如此紧密的智慧地球时代,我们已经不能关起门来只讲狭隘的爱国主义了。中国人自古就有天下观,这个天下观不应只限于中国,而是世界的。」

来源:东网 / 郭大眼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