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6

谷俊山动用总参保卫部打击商业对手 大发地皮财

转发此新闻:
光是在北京一地,经谷俊山手出让的土地就包括著名的“钓鱼台七号院”用地在内的诸多黄金地段。至于他到底从中捞了多少好处,有人说是200亿,有人说是300亿,确切数字不得而知。在谷的老家濮阳,据说从谷俊山手里拿地的地产商都要把中间差价利润的60%送给谷。

谷俊山仅在北京的黄金地段就拥有数十套住房,每套面积都超过150平米。被调查的一年之后,2013112日,谷俊山家被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检察院和濮阳武警支队共派出了四辆卡车运送这些被查抄出来的物品。

“谷俊山老家抄出的1800多箱茅台年份酒,有100年陈,有50年,有15年的,还有11张东北虎虎皮,几十根非洲象牙,这些东西都是谷俊山不要的东西,在北京会所住宅放不下,才派人放在老家藏匿,”一接近专案组的人士告诉《凤凰周刊》。“办案人员起初搞不清谷俊山财物藏匿何处,后来由为谷俊山豪宅服务的当地人带领,才从别墅墙基等处挖出大量赃物,仅黄金就足有400公斤。”

谷俊山酷爱黄金,他在家中藏匿着诸多包括金船、金盆和几十公斤重的金佛在内的诸多黄金制品,“在受贿后期,谷不收金条而只要金粉。谷俊山在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任职期间,多次在营房基建项目上索贿。如某军队歌舞团向总后申请扩建歌舞团的排练厅和排练楼,预算为8000万元,谷俊山下拨资金1.9亿元,同时向该歌舞团基建负责人索要500万现金和5公斤黄金。”

一时间,关于谷俊山具体贪腐金额的猜测甚嚣尘上,据山东省党报《大众日报》下属的大众网副总编辑姜长勇在微博上透露:“总后副部长(中将军衔)谷俊山被捕。谷涉腐金额高达200多亿,拥有房产300余处。住着7000多平米小楼,护工60余人管理房院。有五情人,一个歌星、两个影视小星、一个主持人、一个高级白领。”

凤凰卫视知名节目主持人梁文道的一段关于谷俊山的描述也在网上流传开来:“原军方总后勤副部长谷俊山贪污68亿开三家美容院,有79套房产包养23名情妇,家属已移民德国。谷部长经典名言:中国的女星我都玩腻了,用钱搞定她们。中央清楚,我们拿小钱而已,大份都是领导的。中国没有干净的官员,谁敢反腐?都抓了谁做打手?不贪不色你在党内就没法混,你就是大傻瓜!”

“红二代”陈延滴

《外参》杂志曾经独家接到过一位遭谷俊山迫害,而被迫流亡海外的“红二代”的举报。此人名叫陈延滴,他的父亲是1955年就被授予上将军衔的陈伯钧。陈伯钧早年军中资历显赫,于上个世纪20年代在黄埔军校加入中共,并出任过红二方面军第六军团军团长、八路军120359旅旅长(后来成为国家副主席的王震当时是359旅副旅长)。

陈伯钧于1970年代去世后,陈延滴子承父业,进入军队,先当海军潜艇兵,后进入总参通信部,1990年以高级工程师职务弃军从商──当时正是中国的黄金“下海”季节。

2005年,陈延滴因与一家以谷俊山为后台的深圳房地产公司竞争总参管保部手中的北京厢白旗甲8号的50亩土地而结仇。在地块招标之前,有几个陌生人找到京东方晟威(200289日,陈延滴成立北京东方晟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项目经理,“软硬兼施地要求东方晟威退出竞标,并声言若退出就给东方晟威2000万人民币;否则即使中标也无法将项目做下去。这些人并不忌讳什么,公开表明他们的后台是时任总后营房部部长谷俊山。”

最终,陈延滴因为出价高而获得了这块地。他拿到这块地之后还面临着一个大麻烦,甲8号是一块军队绿化用地,这也就意味着这块地理论上只能种草,如果想盖民用房屋的话,必须要转换其性质。总参管保部在拍卖的时候承诺说,他们会负责办妥土地性质转换,而这也正好给了谷俊山一个打击报复的机会。

总参总后在报给北京市政府的土地性质转换批文中做了假,称这块地是要用来建造的是军队用房,而不是民用房。陈延滴得知此事后去追问总参,总参给他的答复是这是潜规则,只有这样做才能改变土地性质和规划。

因为军方在给北京市政府改变土地性质的公文上签字的是军方最高领导当时的张黎副总参谋长;总参方面又一直安抚陈延滴,所以后来陈就默认了此事;认为只要性质转变后,自己可以按照计划建造房屋就可以了。但是谁知不久之后,这件事情就被捅到了胡锦涛那里。

20107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收到了一封由在世的十几名开国上将和大将遗孀联合署名的告状信,称东方晟威公司以极低的价钱拿到解放军总参谋部军用土地──这是总参把原准备给她们建房的土地卖给了开发商,并把商品房盖到了原中央政治局常委们的住宅边上,对国家领导人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

之后,胡锦涛、徐才厚和郭伯雄三人做出批示要求严查此事。

可以说这封信在整个事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这却是一封由谷俊山联合总参同伙伪造的信件。

据陈延滴说,现在尚在人间的开国上将和大将遗孀不过13人而已,其中多位因年事已高神智不很清楚了,根本不可能参与写这封告状信。而且更滑稽的是,这封信是竟然还有陈母亲的签名。当陈母向当时的总参副总参谋长侯树森询问时,他派来的人竟然说信已经被销毁了。试想一下,一封有着全国最高领导人亲笔批示的信怎么可能随便被毁掉呢?所以说这封信极有可能是伪造的。

这封举报信之后,陈延滴意识到事态的发展后来对自己越来越不利,于是在2010年逃到了海外。他的东方晟威公司被查抄,所有帐户包括联营公司帐户都被查封。总参利用他公司的名义开发了厢白旗甲8号地块,自己建造起房子。

2013年到2014年,谷俊山和徐才厚先后倒台,陈延滴的境遇也未见好转。201418日,公安部以“涉嫌伪造部队公文印章”为由发布B级通缉令通缉他。陈认为这是徐才厚尚未倒台前,通过总参保卫部授意公安部发布的,意图是使自己永远不能返回中国。

陈延滴现在将希望寄托在习近平身上,他认为习近平在反腐上非常有魄力,因此希望习可以替自己平反昭雪。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