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1

习近平的梦想与现实

转发此新闻:
灾难事件,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可能都难以完全杜绝,但发生的原因、规模、频率,应对的方式、效果,追究的对象、程度,反映了一个政府的能力、责任和法治程度。

以这些标准看,中国在某些方面也许比一些极度贫困落后的小国做得要好,却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显然要差,至少与自我期许的强国、大国没办法匹配。而就灾难发生的频率、规模和隐患而言,中国应该稳居第一了。

习近平的“中国梦”,结果很可能是一场空梦

2015中国的灾难年

有人将2015年列为中国的灾难年,其实过去30年,又有哪一年没有天灾人祸?只是刚刚经历的2015年,灾难的次数更为密集,种类更为繁多,震撼更为强烈罢了:从2015年年初上海外滩踩踏事件,到长江游船翻沉;从天津危险品仓库爆炸,到深圳堆土滑坡还有全年贯之的雾霾,使多少家庭失去亲人,使多少人染上绝症?而且,不是诅咒,不用任何调查、数据,可以预见2016年又很可能是灾难连连。

这是过去30年疯狂追求经济效益、没有法治和自制的结果,隐患如同无数个地雷、炸弹在中国每一个角落都或隐或现,可能会由某个人某件事引爆,可能会定时自爆。而每一个灾难事件的处理结果也必然是:找几个没有后台或后台不硬的商人、没有靠山或靠山太弱的官员当当替罪羊而已。

中国人对过去30年的经济成就引以为傲,有的人甚至以为正是中国特色的体制才能造就如此奇迹。在某种程度上说,中国人的勤劳、追求财富的热情的确是很少有民族可比的,中国又抓住了WTO导致的全球化平衡机会。但更重要的原因是:这场所谓“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开放,一开始便是以反资产阶段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镇压民主运动宣示了中共拒绝政治文明的决心,也就必然以中共特权(另一个堂皇之名叫中国特色)予以主导,从而使贪婪得不到基本控制。

换言之,权力在黑箱中的操弄、权力与金钱在黑箱中的交换,没有媒体可以揭露,没有法律可以制约,没有在野党可以反对,一切行为以追求金钱为中心,经济发展便自然不顾一切地放纵,环保、安全、产权都只是市长、局长和商人手上的兑换券罢了。

这种完全违背天伦、人伦和法理的国家黑金行为,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上都是罕见的,也就成就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财富奇迹。其造成的后果,比苏东社会主义、毛泽东的“大跃进”和“文革”,后果更为深远和更难以纠正,现在频繁的灾难事件,也许还只是报复刚开始而已。

更多层面的报复其实也是显而易见的:财富不但没有成为中国加入世界秩序的推动力,反而成为维护一党专政、试图挑战世界游戏规则的理由和本钱;没人相信中国富人是通过公平的途径成功的,所以社会普遍仇富;没人相信中国官场还有真正的清官,不是贪钱,便是滥权,所以政府威信已经荡然无存;道德只是官方的宣传谎言,没有司法在维持基本正义,所以人与人之间没有基本信任,也没有人相信法律可以成为社会的底线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绝望的,总是有些人寄望于新上台的领导人。当胡锦涛结束小媳妇般的几年总书记任期之后,习近平的上台新词被赞颇接地气。红二代的痞气,从县级官僚爬上来的地气,使习近平拥有了中共这种体制下难得的人气。甚至,不少人认为习近平集权也是必须的,只有拥有权力才能推动变革。

远不如30年前充满期待

然而,只用了三年时间,更多的人加入了绝望的队伍。所谓新政,其实是用早已证明失败了无数次的毛式旧手段,来治理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的遗祸。虽然不致于“文革”重来,但是整个社会已经呈现中了病毒的错乱现象,最后很可能出现比毛泽东、邓小平时代社会秩序更为失控的后果。

批评习近平的人认为,这是习的红色血液和认知能力所致,“文革”的烙印不但没有使他认识到只有体制变革创新才能使中国进入文明秩序,反而迷恋毛泽东那套救世和混世的语言与情结,以为政治宣教可能纯洁干部队伍和社会,自己有能力改造中国与世界。

而支持习近平的人认为,习近平被塑造为中国的“大大”,显示中国只有靠强人、靠重典才能治乱世,以习近平的魄力和中国的实力,不但中国复兴有望,而且能够成为社会主义最后的明灯,与美国一决胜负。

还有一些人相信,习近平对中共体制之恶是有痛切之感的。现在所有一切行为是权宜之计。他们一厢情愿地认定:习近平本人很清楚那些官僚以“宁左勿右”的思维方式,将自己的讲话极左化,变成为他们自己的权力和利益服务的现实政策。在自己的人马还没有强壮的情况下,习近平不依靠这些官员,又能怎么办呢?但未来一旦力量积攒雄厚了,可以推动转型了,这类官员便必然是祭品。

未来怎么变,可能性都可能有。现实却已经是这样:商人担心政策变,纷纷跳船移民西方;官员受到威慑,普遍消极怠工不作为;新闻人呢,报纸全是《顺天报》、网站全是局域网、电视全是KTV,除了同流合污就得转行;司法更加扭曲,警察更加横行,连律师都是自身难保,法治只是专横的白手套;学者只准“同一首歌”,教师只准念教科书,社会不准妄议朝纲,思想界、学术界、教育界均一片死寂,远不如30年前充满期待

在这种情况下,谁会去清除过去30年留下的各种隐患?谁能追究那些制造灾难的商人、救灾不力或贪腐的官员?有几个人敢做跟“大大”不一样的中国梦?老百姓怎么办?除了在雾霾中自嘲取乐,批评朝政的愿望和勇气都在衰竭,同情之心似乎也已麻木或隐藏。

20151220日,当泥石流突然冲倒深圳数十栋楼房,几十人惨遭吞没时,网上却鲜见愤怒、指责和哀叹。是害怕国保大队?是灾难太多出现心志疲劳?还是觉得讲了也是白讲?抑或在酝酿爆发力?没有办法揣测,但也没有人写下“多难兴邦”这类妄语。唯一能做也许就是祈祷:愿新年中国的灾难少些、小些。

来源:明镜 / 何频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