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6

政治正确的学术论文必毁民族于未来

转发此新闻:
中国社科院日前要求对学位论文需进行意识形态审读,将着重审查学位论文是否存在以下四个方面的问题,即是否存在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反对四项基本原则,反对党的改革开放决策等情况;是否违背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基本要求或者重大方针政策;是否存在丑化党和国家形像,或者诋毁、诬蔑党和国家领导人,或者歪曲党史、军史等情形;是否存在「去意识形态化」问题。

如果论文没写,就先定了政治正确的调子,结论早在前提的预设中,这还是学术论文吗?

第一,资产阶级自由化本来就是一个不确定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如果市场经济不是自由化经济,如果改革不按着自由方向走,如果全球化不是市场化自由化,那么还能叫改革吗?改革开放以来,虽然强调四项基本原则,可是社会主义已经与改革开放之前的社会主义有着本质的不同,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的思想也有着巨大的差异,马克思追求的自由、民主、平等、新闻自由已经在中国发生了质的变化,坚持什么样的马克思主义就是一个问题。坚持人民民主专政也因为放弃了阶级斗争,强调社会和谐,把人权写进宪法而使人民民主专政图有虚名或者名实断裂。党的改革开放政策也一直做调整,比如把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改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执政党为了适应国际和国内环境的巨大变化和压力,进行自我调整,这种调整本身就是自我的否定。

第二,党的基本理论也是一直变化的,或者用官方的语言来说是与时俱进的,基本理论的变化既有对过去的继承,也有对过去的否定。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人都会发现,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和中国梦理论,都有本质上的不同。基本路线的核心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四项基本原则在前面已经说过,改革开放现在转换成中国梦,转换成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改革开放的味道淡了,治理的味道强了,甚至在一定意义上说,治理取代了改革开放,从正能量来说,是调整,从负能量说是否定。随着基本理论、基本路线的变化,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基本要求和重大方针的总结也是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后面的可能是对前面的否定,尤其是在中国梦、反腐败、国家治理、供给侧改革、一带一路、治国理政、网络治理等方面否定的会更多一些。

第三,党和国家的形像不用丑化,做得好,自然形像就好,做得不好,形像自然就差。中国共产党只要实现早就承诺的政治民主化,实现有民主的社会主义,有民主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人民有尊严和社会保障,人权得到切实维护,党和国家的形像自然就好,不但在国内形象好,在国际形象也好。朝鲜形象不好,就因为对外闭关锁国,对内实行极权主义统治。至于诋毁、诬蔑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如同此理。如果毛泽东在1949年以来没有搞三反五反、没有搞反右、没有搞人民公社大跃进、没有搞文化大革命,如果毛泽东如华盛顿一样在革命之后主动退出历史舞台,实现1949年之前不断强调的跳出周期率的宪政民主,谁还会去诋毁、诬蔑呢?另外,也不能把正常的健康的言论自由、正常健康的批评视为诋毁、诬蔑。通过诋毁、诬蔑来污化言论自由、批评自由是对宪法的侵犯,是对言论自由和批评自由的无知。如果党和国家领导人不接受批评,不接受社会舆论的监督,党和国家领导人就会具有滥用权力的可能性和现实性。至于谁歪曲党史、军史,这得靠事实说话,靠史料说话,而不是靠权力说话。既然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那就要当一个彻底的历史真实主义者,历史写实主义者,反对任何的历史虚构。

第四,马克思说,意识形态是对现实的扭曲、歪曲的反应。如果坚持马克思的这一观点,去意识形态化就是去掉扭曲、歪曲的东西,还原历史与事实本来的面目,做到实事求是,求真务实,也就是说,去意识形态化是好事,是正能量,从而防止通过虚假的意识形态骗人。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发展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去意识形态化的过程。其中邓小平去意识形态化就比较彻底。他的温饱理论、小康理论、现代化理论都是去意识形态化的标杆。

其实,中国社科院对学位论文需进行意识形态审读,其核心就是一条,就是不允许对现有权力进行批评,更不允许对现有权力进行挑战,也就是要求所有论文都必须为现有权力服务,为权力唱赞歌。为权力唱赞歌才是政治正确,对权力进行批评与监督就是政治错误。如果任其自然发展,这是为权力挖坑,是让权力犯大错误甚至犯罪的节奏。

问题在于,还没有研究就强调政治正确,这论文如果不抄袭还能做什么?如果不抄袭,谁也保证不了会犯政治错误。如果论文不抄袭,论文没写,就先定了政治正确的调子,起点是政治正确,过程是政治正确,结论也是政治正确,且结论早在前提的预设中,这还是学术论文吗?

学术论文需要探索未知的世界,需要求真,需要追求真理,这需要学术自由为前提。意识形态的宰制,使人们在政治正确的轨道上成为思想的僵尸粉,这个民族就失去了未来,只配当奴隶或奴才或工具。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