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4

文革与六四

转发此新闻:
最近网上和传媒界最热烈的话题,就是文革五十周年。说法越来越深入,也越来越分歧。有说文革从1964年四清运动时候就开始了;也有说从57年反右的时候就开始了;还有说三年大饥饿是文革发生的原因;从文革时的很多现象上看,也可以说从五四运动时候就开始了。或者说是五四运动的激烈反文化运动的延续。

文革()和六四()是两个无法触动的禁忌话题,因为中共担心罪恶被揭露就会影响执政合法性

把这些说法综合起来的结论,就是文革绝不是一场突发的偶然事件, 而是一百多年来中国学习西方的运动走上歧途的必然结果。由于共产党的乌托邦思想,和马克思主义的专制暴政的设计,最终造成了文化大革命这场触及全民族灵魂的的浩劫。相比于文化和精神的损失,物质的损失可以说微不足道。

中华民族之所以成为一个伟大的民族,传统的文化和道德精神体系,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现在平心静气来回顾,中华文明的道德精神体系,和西方发达民族的道德精神体系大同小异。其本质的差异性甚至小于西方各国文明之间的差异。把精神文明的表层现象抽象掉之后看他们的本质差别,就知道那基本上就是所谓的普世价值, 差别也可以说微不足道。

所以在西方传来的暴政文化的压迫下,文化冲突带来的反抗,就成为上层精英斗争的主线。毛泽东和共产党在文化层次上不断发动文化革命,正是维护其暴政的意识形态需要。而文革期间对人的灵魂的伤害和毒害,是文革留给中国人的最重要的遗产。

由于文革结束的偶然性,共产党内斗中的另一派接管了政权,并且继续了一党专政的暴政体制。所以对文革的深刻反思被禁止,并被引导向比较浅层的忆苦思甜的方向。同时继续沿用中共邪恶的仇恨政治,把党内斗争中失败的一方当作替罪羊;同时把文革中被中共利用过的红卫兵和造反派当作替罪羊。掩盖了中共本质上的邪恶;掩盖了中共统治阶级的集体罪恶。

继续坚持暴政的体制,那么就必然要保护维持暴政的意识形态,也就是邓小平总结的四个坚持,和毛泽东时代创造的神话。继续用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的神话来毒害中国人的精神世界,继续着破坏中国传统精神文明和普世价值的工作。这就是造成现代中国社会道德堕落,精神空虚的原因。

从文革(左)到六四(右),中共的暴力基因是一脉相承的,这两个事件有其内在联系。

由于文革时期建设乌托邦的教训,后文革时代中共不得不放开市场经济的门缝。从门缝中挤出来的一小部分人富裕起来了,新的资产阶级产生了。而这个资产阶级中的大部分人和权力之间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所以这就是名副其实的官僚资产阶级。

这个利用权势发财的官僚资产阶级,必然和社会产生尖锐的矛盾。因为中国的社会和文化,两千多年来早就习惯于市场经济和公平的法律。由于民间文化的普及程度,公平和公正的原则深入民心,不是一场文化革命就可以消灭的。所以专制暴政和贫富不均,必然和顽固的中华文化传统,以及从西方传进的普世文化价值观发生尖锐的对立。

这种对立,从中共执政以来就没有停止过。经过右派运动和文革造反,一波强似一波。从文化精英阶层到普通百姓,范围逐渐扩大。到文革的末期,发展到四五天安门运动,和文革结束后的民主墙运动。已经明显产生了对共产党统治的威胁。

在多数共产党人还沉浸在报仇雪恨和改革残害过他们的体制的氛围中之时,邓小平及时提醒了重回权力地位的官僚们;不维护一党专政的意识形态,就无法维护专制的权力体系。整个八十年代,邓小平及其帮凶们巧妙地和残酷的镇压了此起彼伏的民主运动。包括毫不留情的清除了党内的动摇分子,直至最高领导人总书记。

发生在八十年代最后一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就是共产党暴政和中国文化传统以及普世价值之间不可兼容的矛盾的总爆发。十年的改革开放,只是对少数接近权力的人和外国合作者的开放。大多数老百姓仍然只是马克思所说的生产要素;而且是马克思论证的合理合法的剩余价值剥削后的生产要素。当然也只能享受维持生产要素所 需要的最低生存条件。

但是两千多年市场经济的意识形态不接受这种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老百姓的传统意识形态不认为剩余价值理论是公平的理论,也不接受专制暴政制造的机会不均等,和因为这个不均等造成的贫富差距。腐败成为发动反抗的最刺激的理由;民主和平等是躲在背后的潜台词。直到即将遭受镇压之前,才有一小部分人丢掉幻想,把民 主女神的塑像矗立在天安门广场。

邓小平和共产党则是清醒的认识到这场新的民主运动的最终目标,只能是针对共产党的专政。最终的结果,就是从打着共产党旗号的反腐败,走向推翻一党专政。四十年的洗脑工作,并没有清除中国人的自由平等的意识形态,和要求公正法制的传统文化。

意识形态斗争的失败,只能动用残酷的镇压来补充。这就是马屁文人所说的无奈的屠杀,为了经济发展的屠杀。随后发生的苏联东欧和台湾的民主运动产生了截然不同的结果,对照之下我们可以更深入的反思失败的原因。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魏京生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