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6

女王的抱怨与外长的傲慢

转发此新闻:
2015年元首访英前夕,针对中国在英建设核电站的疑虑,驻英大使在英国电视上,气势咄咄地质问英国人:「你们有资金吗?你们有技术吗?」一位定居英国的华人老朋友看到节目后,给我说非常不舒服。曾经的礼仪之邦、不卑不亢的使节,怎么变得如此炫富逞能?如果英国人反问,你们有干净的空气、优质的教育、全民免费医疗、古老的大宪章、议会的辩论吗?该怎么回答。

中国外长王毅()在联合记者会上,怒斥加拿大女记者的问题充满傲慢与偏见

国际合作不管是经济贸易还是政治考虑,双方都是各取所需,对等交流。作为人均GDP高出很多的国家,英国人不是没钱,而是更愿意花在国内的民生福利、医疗教育上。根据贸易的比较优势原则,英国人输出金融、教育、旅游、体育、文化创意产业,从中国输入消费品、资金和自己不愿搞的产业技术。

核工业并不是什么高新技术,而是二战以来就有的夕阳产业,英国比中国搞得更早。只是现在从产业升级、安全考虑,让中国来建设,而且用中国的钱,干嘛不合作呢?中国政府有的是钱,通过和英国合作能打开国外市场,政治上更是出头露脸,双方愿打愿挨,有什么可显摆的吗?

此事只是华人的感受,英国人其实更不舒服,最近暴露出的一段视频得以证实。在白金汉宫举行的花园聚会上,当有人给女王介绍去年接待元首访问的总指挥时,她说「真不走运」。又抱怨说「他们擅自更改行程,对我们的大使也很粗鲁。」如果说不走运只是个调侃的玩笑话,那么说擅改行程就是事实判断,而对大使粗鲁则是价值判断,表达强烈的不满。当然这只是一面之词,背后议论虽然能理解,但毕竟不厚道。

这些只是外国人说的,而且是私下场合,那么中国人在公开的场合又会怎么表现呢?

这两天中国的社交媒体上传着一段视频,是中国外长访问加拿大时,两国外长的一个联合记者招待会。有一个加拿大女记者问本国外长,提到香港「失踪」的书店老板、被中国指控间谍的加拿大公民凯文¨高、对南海争端和地区安全的担忧。她的问题是:「基于上述担忧,为什么加拿大寻求与中国建立更紧密关系,您计划怎样通过这种关系促进该地区的人权和安全,您是否专门提到了凯文¨高的案件?」

虽然是问加国外长,因为是联合招待会,问题又涉及双方,所以中国外长主动回应完全正常。至于在这样的场合,闪身、晃动、用笔和指头指着记者、怒睁双眼、语气严厉,这些肢体语言看法不一,此处不讨论,只看他说的内容。

中国外长说,记者的问题充满傲慢与偏见,完全不能接受。你去过中国吗,了解中国吗?中国的人权,你没有发言权,中国人有发言权。中国把人权写进宪法,让6亿人脱贫。欢迎善意的批评,拒绝这种不负责任的提问。

记者问的是事实问题,外长应该承认或否认这些事实,而不是对事实避而不谈,质疑人家的动机和发言权。举行招待会,不就是让记者问吗?外国记者无权批评,难道只有权表扬吗?怎么就知道人家没去过中国,不了解中国?没去过中国,就不能提问吗?问题在于是否属实,而不是善意与否。人权写进宪法属实,实际情况又如何呢?

其实这种场合,碰到不好回答的问题,说一下外交辞令,例如:比起过去,中国取得很大进步,未来我们努力做得更好,这离不开国际合作和媒体的关注。不就过去了吗?既说了成绩,也显示了自信,强调了合作的重要,还肯定了媒体的作用,柔中带刚的回应,有理有节,不卑不亢。一介草民都明白的道理,何必说人家偏见和傲慢,却让公众反唇相讥呢?

来源:东方日报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