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30

许家屯去世: 一个“英雄”和“悲剧人物”的谢幕

转发此新闻:
前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于629号凌晨在美国洛杉矶家中去世,享年101岁。

许家屯曾任中共中央委员、江苏省委书记, 1983年至1989年底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中共港澳工委书记。许家屯在任期间以开明著称,是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时代著名的地方领导人。

2016310日,许家屯在美国洛杉矶寓所

许家屯的生前好友、前89“六四”学运领袖王军涛对本台表示,在中国的转折时期,许家屯既是一个英雄,也是一个悲剧人物:

“许家屯先生是我的好朋友,94年我刚到美国时在他家见到的,我的印象中许家屯先生在中国的转折时期既是一个英雄,也是一个悲剧人物。许家屯先生在1989年前对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做了一些贡献,特别是89 共和国两种力量进行搏斗的时候,许家屯先生在两种力量间支持赵紫阳先生,同时也是在试图影响杨尚昆先生。他试图找到既能和平解决当时的政治危机,同时也能 走向宪政民主之路(的途径),可惜他最后未能成功。因为他知道自己在中间卷入了一些事情,所以离开了香港来到了美国,在美国他依然恪守一些原则的底线,希 望有一天能回到自己的祖国中国去,可惜他未能如愿。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的悲剧是双重的,一是他所信仰的党抛弃了他,党后来变得很腐败 出于自己的政治利益抛弃了他;第二,历史前进的步伐又不会对许先生这样的人予以理解,因为后来他没有站到历史继续进步的前沿。”

据报道,1989年“六四事件”发生时,许家屯因同情学生受到打压。“六四”后,许家屯担心被整肃,后远走美国“旅游休息”,居住在南加州。

王军涛:“许家屯先生在文革中后期逐渐涉入到中共高层政治,比较核心的政治,他深知中共政治的黑暗和险恶。所以在1989 他不能成功地使得各方达成一个和平的协议、促进中国改革的时候,他知道自己面临很大的危险,就是政治上的惩罚。但当时这个惩罚有多重,他没有办法料到,许 家屯先生就选择了先离开这些地方,但他并不是选择一种流亡,而是一种避难,就是避开当时的一些灾祸。你可以从他后来继续严守自己的一些底线,把一些事情继 续存在他的肚子里可以看出,他始终是想等这段事情过去后回到中国去。”

在美期间,许家屯时常发表有关中国内地与香港的时政评论,并于1993年出版了《许家屯回忆录》,忆述人生经历。

据香港媒体报道,许家屯早年曾对《亚洲周刊》表示,并不后悔所做的一切。尽管后来被开除党籍,但他没有放弃对辩证唯物主义的信仰,自认“还是一个非党的马克思主义者”。

王军涛对此表示:“其实除了许先生外我在美国还接触了大批这样的人,虽然他们在民主与专制的搏斗中支持民主与自由的事业,另一方面他们也不准备接受资本主义的世界,他们理想中还是社会民主主义,按他们的理解就是所谓的共产主义。”

许家屯近年希望回到中国大陆,但未获北京批准。截至记者发稿前,包括新华社在内的中国多家官方媒体尚未对许家屯去世的消息作出报道。

許家屯(左)同香港富翁李嘉誠交談

已故赵紫阳的前政治秘书鲍彤认为,许家屯是一个很复杂的人物。抗战的时候加入共产党,后参加内战,1949年以后,当过地方书记、省委书记。文革结束时任江苏省委第二书记。后来到了香港,任香港工委书记,公开的身份就是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

鲍彤透露,许家屯是一个非常尽职和努力的人。在赵紫阳时期,许家屯曾对如何扩大香港经济在世界的份额,向中央提建议,但被赵紫阳否决,赵紫阳还让时任负责外交的国务院副总理吴学谦提醒许家屯,不要试图用省委书记领导一个省经济的方式,去干预和领导香港的市场经济。

鲍彤说:他工作认真努力到什么程度呢,一到香港他就做了很多调查研究,香港的经济应该怎么办,不应该怎么办,送给中央,很厚很厚的材料。我记得赵紫阳看到那些材料以后啊,请吴学谦(时任负责外交的副总理)带个话给许家屯,香港的经济,得由香港的商人、香港的金融家根据市场的规则去办,香港的工委书记不要去领导香港的经济。不管怎么的,他对香港是很努力的。香港经济的主体,究竟是党的领导还是市场经济,他大概不大清楚。

鲍彤还透露,许家屯理解香港的民意,反对镇压学生。但到了美国以后,他依然保持党内人士的想法和做法,并且想回国,但直到最后也没能回去。

他说:学潮期间吧,他跟赵紫阳谈,他的观点就是说,现在把学生说成是动乱,香港老百姓接受不了。对学潮要冷静的处理,紫阳是同意他的意见的。据我知道呢,他见了紫阳之后呢,还见了杨尚昆,后来怎么样我就闹不清楚了。那么6.4以后呢,他到了美国了,我看也就是他一个选择吧。当然他到了美国之后,我认为他是很谨慎的。好像听说,他曾经多次向中共中央提出来,是不是还能回国,最后他没回来。

在评价许家屯的一生时,鲍彤认为,他是一个为共产党做了多年工作的人,最终依然不能被党所容,因此,许家屯是一个悲剧人物。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許家屯(右)和香港女記者潘潔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Kung Ching 说...

想說,又不敢說;想鬥,又不敢鬥;想回,又不敢回;被開除黨籍,又自認為是馬克思主義者,矛盾重重,顧慮重重,既不壯烈,又不苟且,悲劇收場,真有點Q,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