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4

党国的两大逆鳞:「文革」和「六四」

转发此新闻:
以杀人换来稳定的买卖

  「六四」镇压,是中共专政下极其黑暗、血腥的一幕。

  中共虚构所谓「反革命暴乱」,悍然出动军队包围首都,攻入市区,血腥镇压抗议民众,以刺刀支持保守派打倒赵紫阳等开明领导人,再次显露它的凶残本相。至今,它还是嘴硬得很,一口咬定它镇压有理。据说,它以杀人换来稳定的买卖的确划算,保证了其后的经济增长及繁荣,而民主运动分子则落败,在相当程度上失去了影响力。

  不过,实际进程一波三折,并不那么简单。

  「六四」镇压之后,江泽民接任中共总书记。为在中共高层站稳脚跟,他一面同李鹏达成政治交易,一面极力示「左」,向改革开放反攻倒算,力图扭转好不容易才有了些进展的「有计划的商品(市场)经济」势头,再回到昔日「有市场的计划经济」。

  眼看政治黑暗笼罩之下,经济一片萧条,几乎被黑暗吞噬,邓小平不得不出来收拾他自己一手弄出来的乱局。他先是在上海发声,旋即被北京追查,他进而「南巡」,走一路讲一路,似乎重演当年毛泽东为「文革」造势的所谓「视察大江南北」,力挺中共十三大路线。江李被迫转舵,十四大接受市场经济,抑制了中共急剧「左」转的势头。尔后,朱熔基接任总理,经数年努力,中国得以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市场活力释放出来,经济多年持续高速增长。

  显然,中国经济发生深刻变化,恰恰是因为在一定程度上遏止住「六四」镇压所纵容的「左」倾趋势,市场化进程没有因为「六四」镇压而根本逆转。当时,改革开放还算是深入人心,中共保守派即使可以依恃军队暴力打垮改革派,在经济领域里却难以扭转乾坤。

  但是,暴力为黑暗开路固然有其限度,中共保守势力还有更大的本事。

  权力操控的市场化环境

  「六四」镇压沉重打击了中国改革开放中重新燃起的理想主义,民众对改革开放的热情迅速消退。毕竟,「六四」杀人,八九民运「反官倒反官商」的诉求淹没在血泊之中,震慑了社会,对权力的制约更为削弱。中国「社会主义」旗帜不倒,中共维持住了它的一党专政地位。

  于是,市场化的环境因为权力操控而大为改变。中共难以阻挡市场经济在中国进入其长期发展阶段,但是它惯于偷梁换柱,耍聪明玩花样,一向很老练。在市场化进程中,它竭力维持国有体制的支配地位,迫使自由资本主义在权贵资本主义的重压下匍匐而行。

  悄然间,改革开放转换了轨道,连桀骜不驯的互联网,似乎也跳不出中共的手心。权贵阶层迅速生长壮大,权贵中共化,或曰中共权贵化,成为所谓「中国特色」的底色。

  而在更大的视野中,可以看到「六四」暴行,在全世界面前展现出共产党「社会主义」的狰狞面目,推动了东欧及苏联的民主化进程,而中共,则在此过程中加速蜕变,彻底抛弃了马克思学说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代之以他们自己的一堆山寨货色,只不过精心地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系列套装漂亮口号,将其包装起来。

  党国机器严厉封锁与限制

  「文革」失败了,中共作了个决议,承认毛泽东犯了错误,声称「彻底否定文革」。然后就回避它,封锁对它的讨论,限制对它的研究,仿佛「前事可忘」,依然可以墨守一党专政成规。至于生产力进入互联网时代,自有「网络长城」伺候。

  「六四」镇压成功了,杀人,抓人,迫害人,揭发检举,人人过关,一个也没少。「党中央有不同的声音」被列为「教训」,代之以「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还吟唱各种版本的「杀人换来稳定与繁荣」的颂歌。奇妙的是,这同样也是「前事可忘」。党国机器严厉封锁与限制,近三十年,不到一代人的时间,「忘却工程」已大见成效。

  无可讳言,「文革」与「六四」镇压,有其内在的联系。

  学生们公开讲出自己的看法,游行示威,组织自己的学生会,得到民众同情与支持,自治组织呈现从校园向社会蔓延之势,被邓小平视为「搞文革那一套」,而社会各界呼吁中共与学生对话,邓小平则认为,他的党国退无可退,只有出动军队镇压,乃唯一的选择。十数年间,天安门广场两次流血,显示出政治中的变化。

  面对政治及权力斗争,斯大林模式以大规模清洗著称,而毛泽东力图另辟蹊径,代之以大规模群众运动的「文革」。前者有司法程序外衣,后者有「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招牌,而其实质,都是无视人的生存权利与公民权利,敌视宪政民主。结果,后者风险度更高,动乱十年而失败,前者则相对成功,直到赫鲁晓夫才予以否定。毛泽东走向镇压,结束他的一生。中共在毛泽东身后,对「文革」模式难弃也难用,但更青睐斯大林式铁腕,「六四」镇压即为典型表现。今日之习近平,陷在其中,难以自拔。

  「文革」留下深深印记,「六四」镇压折射出今日中共之僵硬,成为党国的两大逆鳞。

来源:动向 /  管见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