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3

林祖恋上视频让法治荡然无存

转发此新闻:
620日,广东省汕尾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原党总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林祖恋在接受陆丰市检察机关审讯时,主动供认了自己收受贿赂的事实。林祖恋向办案人员坦承,「由于自己对法律知识的淡薄和无知,在民生工程中收受了回扣,以及在村集体购买资产中也收受了巨大的回扣,这点是我最大的犯罪行为。我在这问题上一定如实地向检察机关投案自首,对这点我会如实坦白地交代。」林祖恋的认罪视频上载互联网公开。

林祖恋认罪明显是照稿念的,面部表情显得呆滞与无奈,且和他以前的行为判若两人。

在电视上认罪,已经有不少案例,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薛蛮子,并由此开了电视认罪的先河。却不知,这样的电视认罪,大部分网民并不接受。因为稍微有点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在法院没判之前,都是犯罪嫌疑人。

现在林祖恋又在视频认罪,非但没有平复社会舆论,反而把网上舆论推向高潮,这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林祖恋认罪明显是照稿念的,面部表情显得呆滞与无奈,且和他以前的行为判若两人。一个民选的村委会主任,不但是有才干,还会有口才和辩才,而在他认罪的视频中,既没显示口才,也没有显示辩才。给人的感觉,就是在相关人员安排好的前提下照稿子念而已,这不能不让人怀疑执法的公正性和客观性。

第二,违背司法独立原则。中国大陆刑事诉讼法第5条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人民检察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这一规定确立了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依法独立行使职权的原则。检查院独立行使的是检察权,而不是审判权,法院才具有审判权。检查院这样做,既破坏了司法独立原则,又取代了法院的独立审判权。

第三,违背了无罪推定原则。无罪推定原则意指「未经审判证明有罪确定前,推定被控告者无罪」。无罪推定原则是现代法治国家刑事司法通行的一项重要原则,是国际公约确认和保护的一项基本人权,也是联合国在刑事司法领域制定和推行的最低限度标准之一。每一个人都有平等的人权,都有平等的尊严,即使退一步讲让其认罪,也必须让所有的法律程序走完,要体现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让林祖恋在视频上认罪,既破坏了人权,也伤害了他的人格尊严。既破坏了程序正义,也破坏了实质正义。

第四,违背了合法取证原则。《沸腾》作者佘宗明《以乌坎村主任被查,用过硬证据让人们相信法治》为题发文说明了合法证据的重要性,他说:首先,林祖恋目前只是「涉嫌」犯罪,其罪名仍未被确证,就算检察机关调查取证发现了某些线索,那也得经过法庭审理才能定罪,这期间有举证质证、控辩交锋等,个人是否有罪,不能靠单方指控就认定。其次,证据比经验化判断更可靠,林祖恋是否真有受贿情节,关键得看证据,他以往在乌坎事件中充当的积极角色,不是他有没有涉罪的凭证,而当地村民作为熟人、难以割裂亲缘关联的声援表态,也不如硬证据那么有说服力。拿证据说话。从公开信息看,光林祖恋的认罪视频仍是孤证,或许该案还在继续侦办中,检方的证据会在法庭审理环节才好亮出来,那也有赖于包括庭审在内的司法程序真正公正透明。

第五,违背中国共产党一直强调的依法治国、依宪执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之一的路线方针政策。中国共产党还一直强调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而让林祖恋上视频,给人的感觉则是权力在黑箱之中运行,公权力把公民的基本权利放在权力自制的笼子里,这会让所有人都会感到恐惧和不安。

第六,雷洋案的多米诺骨牌效应。雷洋案上电视,结果却是在电视上为自己辩护的五个警察被抓,这已经让人们失去了对电视的基本信任。雷洋案导致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也很快传到林祖恋的事件上来。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公权力失去公信力,公权力再也没有公信力。不过公权力撕去了公信力的面纱,赤裸裸地滥用权力,无异于自找其辱。

顺便提及的是,乌坎村是民主自治成功试验区,对全国具有推广意义。此时把他抓起来,无疑也是对民主试验区的一个沉重打击。

既然强调「要让人们在个案公平中感受到法治正义」,那就让法治来说话,违背法治的事,还是别做的好。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這文章說成好像中國以前有法治。不是天真就是别有用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