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2

请还给教师讲课的尊严

转发此新闻:
最近,一则过气消息又传了开来。消息的内容是这样的:武汉理工大学教授张应凯在20151231日受到通报,说他在讲授《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时,在关于「剩余价值」和「经济危机」内容的讲授中有不当言论,违反了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事后,张应凯认识到事件的严重性和自己的错误,积极主动配合调查,并做了深刻检讨。经2015年第18次校长办公会研究,决定给予张应凯记过处分。处分期为12个月,自20151213日起至20161212日止。

目前的体制和法律,只会影响和破坏学术自由,而不会保障学术自由。

有人说出事那一天,教育部的便衣巡视员在课堂听课,给张老师录了音。张老师在课堂上讲,马克思剩余价值论不合理,中国工人的剩余价值被政府资本家联合拿走了,污蔑我国是「权贵资本主义」,犯了「七不讲」的禁忌。巡视员告发,学校紧急处理,大学教授下跪求饶,才给上述处罚。主管该老师的书记被党内警告处分,院长副院长被党内通报批评。

其实,权贵资本主义早就有人讲了,已经不是什么新内容。官方媒体也说过权贵资本主义,学术也讨论过权贵资本主义,这已经成为基本的学术共识。可就这个学术共识,别人讲行,换成讲马克思主义的人讲就不行。

原来讲学术观点还得分人,讲学术观点还有特权,而马克思主义教师则没有这个特权。

在此之前,就有2014年的《辽宁日报》发文说,《大学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文中说,为了「研究大学课堂上的问题,我们选择再老老实实地当一回学生。辽宁日报的记者奔赴东西南北中,深入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沈阳5座城市的20多所高校,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听了近百堂专业课。」文中也说了派了很多人去听老师的课,觉得一些老师正能量讲得少,负能量讲得多,是在给中国抹黑。

其实,中国对知识分子的不信任已经有很长时间了。知识分子或者是个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知识分子没有独立性。或者是个臭老九,没有尊严。或者是个工具,只为皇帝唱赞歌,为权力当吹鼓手。作为知识分子的一部分的教师,只能成为一个工具,当听话的工具,当权力的传声筒,当权力的吹鼓手,一切行动听指挥的样子。当然,这主要是指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知识分子和大学老师。

也就是说,大学老师没有尊严,斯文扫地,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1949年之后的事。没有尊严都这么长时间,想获得点尊严还真是不容易。有人说,改革开放之后,教师的地位提高了,都有教师节了,经济地位提高了,社会地位提高了,文化地位也提高了,就是政治地位也提高了。表面上看来是如此,实际上却不是这样。没有学术自由,没有讲课自由,教师即使是经济上的巨人,也是政治上的矬子,即使拥有家财千万,也只不过是个当传声筒的工具和奴才。

毕竟,学术自由需要体制和法治上的保障。而目前的体制和法律,只会影响和破坏学术自由,而不会保障学术自由。学术自由必须体制化、制度化、法治化和程序化。学术自由一遇到政治问题,必须得臣服于政治,要做政治上的老实人、明白人,不能做学术上的老实人、明白人。

没有学术自由,哪来的学术创新?哪里来的世界一流大学?马克思主义如果没有学术创新,如何面对世界的诸种挑战?难道非得用十九世纪的大刀长矛来抵抗二十一世纪的高科技和互联网?

那些大学主张学术自由的老师,实践学术自由的老师,基本上都是大学的非主流。在大学里成为主流的,不是不在科研第一线的官教授,就是只会照本宣科、没有学术观点的臣教授。在遇到经常有学生举报,就是那些有学术观点的非主流教授,也不得不通过各种方式包装自己,让自己显示出主流的样子,否则轻者离岗到非教学单位,重者就具有被开除的危险。毕竟,养家糊口要比学术自由更重要。

现在大学,没有形成制度化的终身教授,这和西方国家不同。除了大学里评几个名誉上的终身教授之外,很多大学老师都是临时教授,每年一考核,考核不过关就转岗下岗。考核的内容五花八门,这已经让大学老师苦不堪言。其中最有力的撒手_就是政治考核,政治考核就是政治正确的考核。只要政治考核不过关,教师就有下岗的风险。

政治考核是让学术没有自由、教师没有尊严的根本原因。

很显然,教育部的便衣巡视员认为,张应凯的政治考核是不过关的。

问题在于,如果张应凯的政治考核过关了,那中国大学路在何方?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