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7

习近平到底在做什么?是进步?还是反动?

转发此新闻:
官方这些强压行为,不仅未能吓阻乌坎村民,反而让数千村民再次走上街头游行,继续支持前书记林祖恋,表示对他的信任没有动摇,坚信他没有受贿。林祖恋事件使乌坎再次成媒体关注焦点。

习近平将把中国所有尚存的“基层民主火苗”一一扑灭,以为建立现代威权政治的模式铺平道路。

617日,乌坎民选的村民委员会主任、村党总支书记林祖恋被警方逮捕。广东省陆丰市公安局称,林祖恋因涉嫌利用职权受贿,被陆丰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之后,当局公布林祖恋的招供影片,承认自己收受回扣并有罪。另有六名村民被传唤,其中一名村干部蔡礼绸在东海镇被拘。

官方这些强压行为,不仅未能吓阻乌坎村民,反而让数千村民再次走上街头游行,继续支持前书记林祖恋,表示对他的信任没有动摇,坚信他没有受贿。林祖恋事件使乌坎再次成媒体关注焦点,五年前“乌坎事件”的土地维权问题,重新被摆上了台面。

20119月,广东省汕尾市所属陆丰市乌坎村民,因质疑村官通过非法土地交易谋取私利,在林祖恋带领下举行大规模游行。事后,参与该“群体事件”的村民薛锦波等五人被警方抓捕。薛锦波被关押三天后非正常死亡。在持续的大规模村民抗议中,当局被迫作出妥协,以改组村委会、处理有关官员和给死者家属发放巨额抚恤金安抚乌坎村民,平息事态。

2012年,在乌坎村民一人一票的民主直选中,林祖恋当选村委会主任,参加“闹事”的其他骨干村民,也都入选村委会。为此,乌坎事件成为中国民众抗争维权和基层民主进程的标志性事件,被冠以化解中国基层深重的官民矛盾的“乌坎模式”。这是在中国首次迫使当局认可基层民众为利益诉求主体,脱离当局控制实现民主自治,也迫使当局承认民选的村民理事会为合法的范例。

然而,五年后,带领乌坎村民游行的人却成村民要求释放的被拘押者。当局将腐败帽子戴在林祖恋头上,并逼迫他在电视上招供认罪,被村民和外界认为是秋后算帐。不仅如此,当年闹事的领头者中,薛锦波不明不白死在看守所,杨色茂、洪锐潮三年后以受贿罪被判入狱,庄烈宏则流亡美国。至今为止,乌坎村的土地维权问题仍未见任何实质性进展。

当局逮捕林祖恋时,正值他即将发起村民到陆丰市举行大规模集体上访前夕,时间异常巧合,令人生疑。政府让他在媒体上公开“认罪”,并立即宣布乌坎村委副书记张水金接任乌坎村村委书记,呼吁村民不要签名支持林祖恋,不要上访。

张水金被村民骂为“汉奸”。面对村民上街抗议游行,当局派出大量防暴警察进村驻守,随时准备强力镇压。在抗议活动中,乌坎村民迅速诉诸网路,在网上发布警察包围村庄的视频,把监控录像中警方深夜带走林祖恋的图片公之于众。

而中国网路审查机构却开始高负荷运转,删除大量发帖和信息。在中国各大社交媒体上,乌坎的消息被严格筛查,各大媒体几乎对乌坎只字未提。而党媒“环球时报”却刊文称,乌坎的经验教训表明,解决土地纠纷不能只靠民主。“如果乌坎村民处理争端的激进行为被其他地方效仿,那么这个民间将出现骚乱、动荡。”

从目前当局对乌坎人采取打压手段(如拘捕、构陷、恐吓、分化、公开认罪、武力镇压等),以及在组织和宣传方面操纵与封锁来看,中国当局将(或正在)着手告别五年前的“乌坎模式”,抛弃其过去推行的基层(如村、乡、镇)民主选举试验方案,将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从中国政治体制中彻底删除。

中国曾以法律形式规定,在内地近50万个村级单位,实行村民自治,村民委员会和村长由村民一人一票直接选举。当局甚至还主动试验过乡长和镇长直选。1998年四川遂宁市步云乡6000村民,一人一票选举出中国第一位直选乡长。随后,深圳等地也进行了类似试验。而如今,这些尝试似乎非常不合中共当朝文武的胃口了。

日前,在中共高层内部长期流传的《新加坡发展之路》一书公开发行。据称,这本以借鉴新加坡经验为主题的书,释放了两个信号:“中国政改有了方向,中共恢复了对新加坡政治模式可持续性的信心”。

结合中共18大以来在政治上所采行的空前高压政策,由此可看出,中共将把内地所有尚存的“基层民主火苗”一一扑灭,以为建立类似新加坡现代威权政治的模式铺平道路。

来源:北京之春 / 彭涛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能進步,能自我調節的還是支共嘛?思考是否得用腦子?

匿名 说...

反动到底,直至爆死

匿名 说...

习阿斗看来是注定要当中拱的掘幕人呀,哈哈哈,就是要有这样的傻屌,共惨党的畜生们才能早点下地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