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4

徐才厚情妇“军中妖姬”汤灿已出狱 狱中化名服刑

转发此新闻:
曾被海外誉为“军中妖姬”、“公共情妇”的解放军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原女歌唱家,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情妇汤灿,今年初已刑满出狱。腾讯网“探针”今天发布对汤灿的追踪报道,披露不少内幕,包括汤灿出事前在北京有豪宅,上海有注册3000万资本元的公司;在湖北咸宁监狱服刑时化名“皱艳”,入狱时罪名是经济犯罪,在狱内文艺演出队做过指导,获减刑出狱后,“消失”于茫茫人海。

如今这二位,一个在天国,一个消失在茫茫人海

“探针”的报道全文未提汤灿二字,但明眼读者一看便知所指何人。文章在网上热传。以下为探针报道全文。

网上曾一度传该歌星已死,但探针最近获知情人消息称,她服刑多年后,大概在2015年底、2016年初出狱,去向不明。就连她的母亲,也表示“什么都不知道”,“你让我去问谁?问哪个部门?谁跟我说?”

“划呀划呀划呀划呀”

虽然碟片有些卡,但50来岁的司机仍投入跟唱,3月,在小雨淅沥的株洲“偶遇”了这首《幸福》。“这碟有10年喽。”等红灯时,司机弹掉烟灰,“这是我们株洲最有名的女歌星唱的,调子像米粉一样爽滑。”

“一个大歌星,怎么说没就没了?”司机说。“她妈妈在田心那一带开诊所。”司机说,当妈的应知道女儿下落。

其时,探针寻访该女歌星已数月,但所能接触的有关人员都回避和拒绝。
女歌星微博已清空,但博客还有325篇博文,在博文中她练瑜伽、做厨艺、陪伴父母、感恩老师,充满“正能量”。

从她失联至今,探针未能查到司法机关、政府部门及权威媒体曾正式发布过关于她涉案、起诉、审判等消息。仅有社交媒体曾对她有过只言片语,港台媒体有过不堪传言。

戎装的汤灿

女歌星曾在某女子监狱服刑,化名“邹艳”

网上曾一度传该歌星已死,但探针最近获知情人消息称,她服刑多年后,大概在2015年底、2016年初出狱,去向不明。

接近湖北某女子监狱的人士透露,女歌星曾在该监狱服刑,且未用本名,化名“邹艳”(音),一般人无法通过系统内的犯人名单查到,“邹艳”入狱时罪名是经济犯罪。

知情人士称,女歌星获减刑,在2016年春节前出狱,具体去哪里不清楚。她在该监狱时也干些杂活,还曾为狱内文艺演出队做过指导,但总体上她的信息保密,极少出头露面。

探针查询了该女子监狱20142016年减刑、假释的犯人名单,未发现该歌星或“邹艳”之名。

20164月初,在该女子监狱门口,探针询问两名刚出狱女子,她们均证实曾听其他女犯议论过女歌星在此服刑,但不知她在哪个监区,也从未见过。

“这个监狱分八个监区,每个监区有两个分监区,监区与监区都独立,平时劳动与放风都各自独立。”刚出狱的阿芳(化名)说,以前她听不止一个女犯说起过女歌星,但从没见过。

有关女歌星入狱出狱消息,探针向其父母及助理求证时,他们均称“不知道”。

过去有关汤灿「下场」的传闻可谓极具戏剧性:一时传她被判死刑,亦有指她被证实染上爱滋病,也有谓她其实早已逃往日本

2011年曾有微博消息称女歌星涉案被调查,当年12月女歌星工作室曾对她被调查的消息予以否认。

当时华西都市报记者曾多次拨打该歌星电话,其电话始终处于“呼叫转移”。工作室负责人晓莉予以否认,称“有关她被中纪委调查的消息,是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微博,在网上对她造谣。是不真实的!请大家不要相信。”晓莉还称,适当时机统一向媒体回应。

但此后,官方及工作室均未再回应。

汤灿的父母合影照片,中间的那个最小的女孩就是汤灿

父母回应:你让我去问谁?谁跟我说?

湖南株洲绿树繁盛、气候湿润,本地人都说湿润的环境养人。女歌星出生在株洲石峰区田心地区,在三姐妹中最小,母亲祖传中医。父亲中年时从军队转业到湖南株洲电力机车厂做工程师。

女歌星随母亲姓,常言说母女连心,然而20161月和3月探针曾两次见到其母亲,她的态度都很冷淡。

女歌星母亲诊所在当地小有名气,诊所面积大概50平方米,一进门就是71岁的她坐诊位置。邻居说,药房是她二女儿开的,大女儿也在本地医院工作。

汤灿演出的宣传照

满头白发、背有些驼的女歌星母亲几乎每天都出诊,白天不断有患者求医问诊,自称16岁学医的她问诊开方子一丝不苟,写字一笔一划。

对于关于女儿的问题,她重复着“一概不知”,“我不知道她什么事,不知道她现在哪里。她以前工作天天外面跑,整天到处飞,我以前去过她家里,但她的工作我不是特别了解,我也不看网上的传言。”

“我告诉你什么都不知道。”她说,“你让我去问谁?问哪个部门?谁跟我说?”她称,她找过女儿工作单位,但“他们说不清”。

当探针告诉她其女曾在某女子监狱服刑时,她没有什么表情,“我没去过,我也不知道这消息。”她说。“您没有收到过什么书面的通知、法律文书吗?”“没有,什么也没收到过。”她说,“你去找知道的地方问。”随后,她起身离开。

2016312日下午,探针在楼道遇到拎着菜的女歌星父亲,他满头白发,身材瘦削,“无可奉告,我不熟悉你,没办法跟你讲这个事。”他很警惕,“我没有去过女子监狱。”他一直说“搞不清楚,没有收到过正式文书和通知”。

“她失踪了,您就不着急,到处去打听一下吗?”

“我相信党,相信政府的政策。”他说,他扭过头去,快速抹去了眼角的泪,然后开门进屋锁上了门。


邻居说,没见过警察等陌生人来女歌星父母家调查过,“我们都不问她的事,他们老两口也从不说。”据女歌星博文透露,她父母目前居住新房是她妈妈前些年买的,面积150平方米。

在另一个老旧小区,探针找到了多名女歌星父母的老同事,他们说女歌星小时候就很漂亮,打扮得像个洋娃娃,父母特别宠,她从小也特别爱美,十一二岁时就长得高高个子。

“这里是工厂宿舍楼,每家面积都小,没电梯,他们家人口多,住着挺挤的。10多年前见过几次她回家,那时她已小有名气,但没什么可聊的。”老邻居说,女歌星名气大了就搬走了,老房出租。

“以前我见到她妈妈,还问过她的事,总说不知道、不清楚。”老邻居说。


助理:她帮了我很多,到现在我还一直爱她

经纪人晓莉、助理小草跟随女歌星多年,感情很好,目前小草是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的管理人员。 2010年小草和晓莉、梁帅及化妆师等五六人成为女歌星工作室成员。

虽“失联”多年,但女歌星仍是小草心中的“姐”,“我大学一毕业就做她的助理,她帮了我很多,到现在我还一直爱她。”小草说。

“做艺人助理有行规,不问艺人私生活。”小草回忆,工作室只在女歌星演出、出席活动、录制节目时他们才会出动。“有时她给我们做饭,我记得她做的米粉最好吃。”小草说那时候懵懵懂懂但很快乐,“回想起来跟一场梦一样。”

小草的微博有不少当时女歌星的演出和参加活动的记录,201112月之后她的微博就没再提到女歌星。

“直到现在,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究竟怎么了。”小草皱起眉头说,女歌星失联后她联系了很多,但都没人能解答疑惑。

小草不信网上传言,但不知向谁求证,虽然与女歌星父母保持着联系,但她不敢问起。

经纪人晓莉与女歌星的感情也很好。201192日,女歌星博客发文“我们家姑娘嫁人啦!”,贴出她参加经纪人晓莉婚礼的照片,女歌星爸妈也乘飞机赶来参加。她称,晓莉既是工作伙伴,更是妹妹、亲人。

在电话中,晓莉态度坚决地拒绝谈女歌星的事。

另一助理梁帅称女歌星是个“上了弦的人”,追求完美,吃饭会给别人清理鱼刺,2004年《雪狼湖》发布会上,女歌星当众蹲下为她系鞋带,令她感动。而小草认为,她爱厨艺、瑜伽,生活上追求完美,她记得女歌星很在意衣服物品是否整理整齐,助理整不好她会自己动手整。


冯教授:没听说过女歌星结过婚

探针找到两位女歌星事业成功路上的“恩师”,但他们均称“不知道”。
据公开资料,1975612日出生的女歌星1991年考入武汉音乐学院声乐系,师从冯教授。1996年她考入中国歌舞团,该团后与东方歌舞团并入东方演艺集团。

20107月,女歌星在博文提及要送冯老师一辆奔驰车。

“外面很多传言,原来听说过她在女子监狱,但我没去那里问,我认为她不是一般的事,我认识的人都不知道。”冯教授说,她母亲也对她说不知道。此外冯教授表示,她没听说过该女歌星结过婚。

冯教授说,当年女歌星在大学时常在她家吃住,一对一接受专业指导,女歌星甚至还帮冯教授洗脚、剪过脚趾甲。后来冯教授几次去北京,“早上我起床后,发现她连牙膏都给我挤好了。”

“她是个好苗子。”冯教授说,从她对该女歌星的了解,她不认为她会是网上传言的那样“乱七八糟”。

2010年《武汉晨报》报道称,每次来武汉演出,女歌星都会来看望冯教授,冯教授夫妇“雷打不动地准备三个菜:排骨藕汤、红烧肉卤鸡蛋和红烧鲫鱼。”
根据女歌星博文信息,2006年初她正式走入了北京金教授课堂,200810月考入了中国音乐学院研究生。

女歌星在博文中称金教授为“金爸爸”,20117月她和金教授一起录制过《顶尖秀》节目,曾多次到金教授家接受指导。

2016516日,探针在中国音乐学院宿舍楼见到了金教授的助理,她表示,金教授不会回应此事,也不会就该女歌星接受采访。另一位女士以金教授家人身份表示,女歌星对外称是金教授学生那是她自己的宣传,但她不是中国音乐学院的学生,金教授也不知道她的情况,不发表看法。

“你快走,以后别再来问!”她大声说。

汤灿床上瑜伽照曝光 功夫了得

女星“朋友”:对其他事一概不知

探针联系了女歌星圈内的多个朋友,他们均拒绝谈她,或称不知她任何消息。
201111月的《超级访问》节目,女歌星的朋友董璇、郭培、萨日娜接受访问谈到她,节目透露他们常聚会吃饭唱歌,一起聚会的朋友还包括某男星夫妇。他们称她性格“爱憎分明、火辣、关爱别人”。

董璇透露,该女歌星喜欢唱《万水千山总是情》、《但愿人长久》,唱歌中途曾回家去收蒸好的馒头。

女歌星从小爱美,助理透露2005年在上海演出前,她突然肾结石发作,疼得浑身冒汗,但去医院前要先洗澡打扮。


服装设计师郭培为她设计过很多套演出服,2006年女歌星在博文《我的好朋友郭培》中提到,她们互相参加发布会,像姐妹一样。但郭培20161月份通过助理晓晓回应探针称,她与女歌星仅在服装设计上有合作,其他方面没有交集,她对其他事一概不知。

“朋友”某男星夫妇2010919日曾参加女歌星在上海演唱会,该男星上台献花。

但该男星经纪人邹先生称,与她并不是很熟,“上台献花是主办方安排的,艺人们活动结束后约着一起吃个饭唱个歌,挺平常的事。”邹先生说,不了解女歌星近况。

此外,董璇经纪人“小芳”听到探针关于“董璇是否是该女歌星朋友”的问题后,称不回应此事并迅速挂断电话。

原同事不认可女歌星专业水平

失联女歌星自1998年首登央视春晚舞台,1999年她的《祝福》红遍大江南北,被称为“新民歌天后”,而这首捧红她的歌曲由作曲家孟庆云作曲。

多家媒体曾报道,孟庆云最初接到女歌星的邀歌时“根本没当回事”,后来她在酒桌上几乎把孟庆云作曲的歌都唱了。最终,孟庆云同意。

冯教授评她是个“好苗子”,“有时我在厨房择菜,她就蹲在身边问一些歌唱方面的问题。”

然而,女歌星的专业水平并不被所有人认可。武汉音乐学院退休的李老师说,她曾教该女歌星试音、练耳等声乐基础课,她上学时成绩属中流。另外两位退休老师表示,对学生时的她印象不深,“她在学校不起眼,专业不出色,但她很精明,在校外跑社会关系能力强。”

20164月初,东方演艺集团的演员何菡(化名)告诉探针,该女歌星专业水平不被团里认可,“团里顶尖的音乐学院学生一大把,论专业水平她在团里排不上名,名气大不代表水平高。”

何菡说,2003年后在歌舞团就很少见到她,“大牌演员都自由,有重大演出时她才出现。”何菡与她有过几次同台演出,但没深入交流。后来同事传她出了事,但具体“什么事”不知。

“她能红必须有人力捧,当初《祝福》、《幸福》的MTV在电视台轮番轰炸播放,你觉得没关系能办到吗?”何菡说,演员都想出名,但不是都愿意拉关系、接受潜规则。

汤灿在脚踝上有一个纹身,系一朵野玫瑰

女星曾称:军装是最美的演出服

女歌星博文显示,20109月她正式入伍,成为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的一员。
她在《超级访问》节目中讲述,战友文工团当时的团长刘斌找金教授,然后将她调到战友文工团。

深眼窝、高鼻梁的女歌星自称有八分之一俄罗斯血统,她称“非常感谢刘斌团长的知遇之恩,他让我的演唱之路翻开了一个新的篇章”。

刘斌演唱的军旅歌曲《当兵的人》广为传唱,据公开资料,刘斌进修时曾师从金教授,可以算女歌星的同门师兄。

“她刚来团里,到部队体验生活的时候,早晨起来她就不吃饭了,有时中午也饿着,自己吃两块饼干,她不是有情绪而是起太早不适应。”这一期的《超级访问》节目采访了刘斌,“有人说把饭给她打回去吧,我说不要打,让她饿着,饿到最后你总得来吃吧。”

刘斌称女歌星“热爱这个团、热爱军队,只是有些东西要习惯,她的社会活动比较多,但如果团里有演出,她就把其他工作都推掉,来参加团里的演出。”
“作为团长,对她的整个工作表示鼓励和感谢。”刘斌说。

女歌星也称军装是最美的演出服,她曾多次随刘斌到部队演出,她称第一次下部队时,对部队宿舍简陋的环境不适应,早晨找不到水没洗脸,所以没去吃饭。

汤灿爱翡翠穿大牌

上海有3千万企业,北京有大宅

女歌星在上海有家投资3000万的企业,至20164月底,登记状态仍为“存续(在营、开业、在册)”。 探针遍寻多个地址,未发现该公司踪迹。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璀璨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成立于2011128日,合伙人就是女歌星和她父亲,总出资额3000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就是投资。其地址为“上海市张江高科技园区郭守敬路3512号楼A612-09室”,探针3月在该地址没发现璀璨中心踪迹,物业提供的东方希望大厦地址同样也没有踪迹。

受委托办理璀璨中心企业注册的是一位叫王洵的上海人,在电话中王洵表示,他不认识女歌星和她父亲,“我只是代办企业注册,其余不清楚。”

女歌星户籍是北京西城区大石桥胡同29号,其身份证也是110开头。这里是中国歌舞团旧址。

20061219日女歌星博文《明天我要搬家了》透露,她在歌舞团10平米的筒子楼里住了三年后,在亚运村一套不到60平米的小二居住了六年。因服装、演出物品太多,她又搬新房,新家有三面都是落地大镜子的练功房。楼上楼下做了四个衣帽间,楼里有专门的视听室。

女歌星还有一处大宅在朝阳公园附近的天安豪园小区,一位资深的娱乐记者告诉探针,当年她正红时,他曾跟拍她多日,发现她经常出入天安豪园,后因没发现“猛料新闻”所以没报道。

探针曾到天安豪园探访,该小区是高档住宅楼,每套房面积都在200多平方米,房屋总价在1500万元以上。

“这都好多年的事了,她在这儿有一套房,那时看到过她好几次。”保安说,“后来她的房产怎么处置的不清楚,家人办的吧,是租是卖,那是业主自由。”

汤灿最爱艳绿翡翠

20149月、20158月,以《翡翠首饰过亿奢侈远超豪门媳妇》为题的一组18张照片,先后出现在人民网山东、湖北等频道。该组照片都是女歌星佩戴翡翠首饰和名包、配饰等照片。目前,人民网上还能搜到此组图片。

该组图片指称,翡翠是女歌星的着装必需品,翡翠手镯是她最常见的配饰。有网友估价这些首饰总价上亿。但多年在缅甸做翡翠生意的李先生告诉探针,仅凭照片不能认定翡翠的真伪,翡翠价格的水分很大,另外他认为她的翡翠首饰也存在租赁、品牌赞助等可能。

汤灿与中国音乐学院著名教授金铁霖

女歌星希望小学:早已改回旧名

女歌星曾就读的学校也曾一度以她为荣,在株洲市九方小学的老版本的网上简介中,有她和体操冠军杨云、蹦床冠军陶毅等人,但探针探访该小学发现,该校宣传板上只有杨云、陶毅,没有女歌星。

九方小学是原株洲电力机车厂子弟小学,该校负责人表示,当年合并学校时很多老师调走,老教师都已退休,现在老师都没人再记得女歌星上小学时情况。
女歌星的音乐之路起步于三年的幼师专业,当年为给她凑学费上幼儿师范,妈妈曾当了结婚戒指,这点在她博文中曾提及。株洲当地人都称她曾就读于“三职”,也即“株洲市幼儿师范学校”。探针3月到访该校时,有门卫表示,前些年该校挂出过女歌星照片,后来传闻她出事,照片就撤了。

媒体报道,成名后她担任过“母亲水窖”工程公益大使,并捐款20万元。2007年她向株洲市炎陵县沔渡镇中心小学捐款30万元人民币,学校改名为“希望小学”。女歌星博客也证实此事。

目前高德地图、百度地图上还能搜到“小学”。探针20163月中旬实地探访发现,该校早已改回沔渡镇中心小学之名。

该校的老师证实,该校以前确实名为“希望小学”,但三四年前校名又改回,“我们也不清楚为什么改,但我们记得她曾为我们学校捐过款。”有老师称,以前学校破破烂烂,女歌星捐款30万元,把学校的教室、老师宿舍及操场、大门都整修了一遍,外墙贴了瓷砖,屋顶铺上瓦片。

来到:博闻社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