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6

自由選擇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转发此新闻:
2016624日,英國公投脫離歐盟。不得不說,在發現和堅守人類基本正義秩序的道路上,小小英國一直站在世界前列,1215年以後,英國始終引領人類文明:保障個人權利和自由的《大憲章》,工業革命,反法西斯同盟,華盛頓共識,今日對福利主義說不的脫歐......

自由交易、自由選擇是人生最大的公平,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中國大陸這邊,最近一些日子人們很熱烈地討論年輕人是不是變得更窮的問題。我把這兩個問題放在一起,非常有趣。

李方在《這是真的,年輕人變得更窮了》一文中吶喊:

「制度和資本帶來的雙重不公平,不但深刻影響了這一代年輕人的境遇,也可能正在孕育著最深刻的社會危機。沒有哪一代人甘於不公正的命運。當他們試圖改變,這個國家包括這個世界,將給出怎樣的回答?伊斯蘭極端主義是一種回答嗎?美國的特朗普是一種回答嗎?在中國,我們聽到了什麼樣的回答?現實是,恐怕我們什麼也沒有聽到。我們只聽到『回龍觀名媛』的自嘲,聽到『別讓華為跑了』的恐懼的叫喊。如果連華為的年輕人都在深圳買不起一套住房,這個國家出了什麼問題?只有資本的瘋狂流動和聚集,只有權力的看上去的無所不能。一個拋棄了年輕人的國家,它想要往何處去?」

連岳則在《脫歐讚歌》中寫道:

「英國人的個人主義傳統,已經使他們中的多數對歐盟失去信任,而且認為歐盟將繼續吞噬個人價值,也就是說,歐盟愈來愈成為一個滿口偽善的集體主義聯盟。英國本身的福利化問題,也不輕,但是脫離歐盟,或許還有機會挽救。當英國重現個人主義光輝之時,可能真能回到巔峰。高福利的國家,必將吸引其他地區的懶人,只要成功進入(移民也罷,偷渡也罷),或多或少,就能享受福利。獎懶罰勤機制一建立,幾乎不可逆轉,最後大家一起破產拉倒。財富不是從天下掉下來的。自我負責,自由來往,這就是美國迅速積累財富的原因,因為來你這裏的,必然是最自由、最勇敢、最勤奮的人。換成『你來我這裏,我就會照顧你』,那麼,來你這裏的,必然是最懶惰、最雞賊、最無底線的人,衰敗是難免的。集體主義打著福利的甜頭吸引了一大批支持者,這敗壞了許多人的精神,鼓勵人當寄生蟲,最後沒有一個贏家,是時候該改變了,必須重新聽到陽剛自尊的個人主義呼聲:我對自己負責,你也得對自己負責。」

秦暉說:「法國大革命的口號非常動聽,叫『自由、平等、博愛』。但任何激動人心的口號都有一個缺點,就是經不起推敲。每個人的天資、生存環境都是不同的,如果讓每個人都『自由』發展,那麼他們的財富、地位就不可能平等。如果要讓每個人都在經濟上『平等』,那麼必然會限制強者的自由以保障弱者。」

寫文章的人不能只靠抄別人的文字過活,接下來是我的觀點:

1.人類的一切努力、一切專業的學習、研究、獨立的思考,以及城市化的發展,等等,都是在拉大人與人、地區與地區之間的差距!均衡即死亡。一切妄想結果均衡的努力都會成為人類災難!水無落差,就是死水。有了落差,一江春水,生機盎然。沒有這個差距拉大作為「預期」,每個人都會成為懶漢和社會寄生蟲。因此,承認不均衡的普遍存在是人類秩序和道德的前提。人的天資稟賦、努力程度各不相同,他的結果必須與此相匹配,才是真正的社會正義。

2.人類本身也是個生態系統,各得其所。每個人根據自己的稟賦和努力程度,匹配自己相應的位置。任何以金錢意義上的貧富為尺度的衡量標準,都有失偏頗。以貧富差距拉大為由強行要求公平,只會導向人類的悲劇和災難。

3.在沒有強制和盡可能透明交易的背景下(網絡時代社會愈來愈透明),一個人所獲得的財富,是他對社會貢獻的獎賞。是他為社會貢獻的產品和服務,被人們用錢投票的市場民主的結果。所以,在自由法治的商業背景下,不要痛恨有錢人,相反,應該感謝他們。相信「商業是最大的公益」(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哈耶克語)這個基本經濟學判斷。

4.一個富人,不管他怎麼盡情揮霍,一生的花費都是極其有限的。而且在揮霍過程中,他也是在為社會創造各種就業和發財機會。超出個人消費的部分,本質上都是「社會共有」。

5.平等只應該表現為人格、自由、權利、機會的平等,絕對不是結果的平等。

6.全球性通脹時代,金錢導致的階層固化時代一去不返了。尤其在中國大陸,平均每5年貶值一半的貨幣,讓以往的金錢帝國轟然倒塌。必須由智慧來保住資產。必須是讓有錢人投資沒錢卻比他更聰明的人,財富才能保值增值。而在此過程中,聰明而努力的窮人,逆襲的機會大幅度增加。

7.人類迅速由工農業時代向服務業時代轉變,權力控制的階層固化時代也一去不復返了!農業時代,土地是財富之母;工業時代,土地和資源是財富之母;服務業時代,智慧是財富之母。權力能夠控制的有形資源只有那麼多,尤其重要的是,工業和農業佔GDP的比重將愈來愈低,全部給你權力壟斷好不好?未來也不會超過GDP總量的20%!這就是趨勢!這就是潮流!

......

我們改變不了在數目字上,人類的貧富差距愈來愈大的現實。但是,我們會發現,時間在加速,貧富換手的速度和頻率在增加。彼得?德魯克說:「觀念的改變並沒有改變事實本身,但能改變人們對事實的看法。」

過去,我們一直想改變事實和規律,不肯俯身就天道,總想空中建樓閣,結果,布滿鮮花的道路總是通往人間地獄!今天我們應該明白:人心有意,天道無情,順其自然,方得大境。

分答上有一個公益捐款題:「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後60秒,你想對這個世界說些什麼?」

我的回答是:「我想說,自由交易自由選擇是人生最大的公平,通過自由交易的方式來造福於社會、造福於別人,同時也造福於自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來源﹕東網 / 童大煥 獨立學者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Kung Ching 说...

物資誠可貴
金錢價更高
若為自由故
兩者皆可拋

匿名 说...

革命群众们大家要想尽办法不交税,让靠剥削人民血汗的共产党彻底饿死,这是短期内对抗共产党的白色恐怖的唯一方法,畜生党没钱了,拿什么去拉动武警和军队来镇压民众,镇压人民的不满呢。因此所有对共匪不满的人大家响应我的这个号召,想尽一切办法不纳税,饿死这帮龟儿子。共惨党手里有的它印的钞票,而我们手里有的是真正有价值的生活物资和生产物资,要将钞票兑换成物资是需要一定的过程的,大家可以重新采用比较原始的以物换物的物资交换方式,来减少人民币的使用,最终让共匪的印钞票方法彻底失效。但是,不交税一法对于共匪来说,的确构成致命的打击,好比釜底抽薪,彻底从经济上搞跨土匪政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