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1

岁月艰苦见风骨 从杨绛到丁子霖

转发此新闻:
著名作家及翻译家杨绛先生近日以一百零五岁高龄辞世,引起海内外文化界的追念和哀悼,其个性清淡简朴,性好读书而风雅,却在泯灭人性的政治运动岁月中,对一草一木,甚至是一只小狗,都保留一份爱心与真诚,教人动容。

杨绛与丁子霖,都是走过艰辛岁月的高龄知识份子妈妈。

世人都说,杨绛先生乘黄鹤去,终于可以与其夫婿、鼎鼎大名的学者钱钟书及他们的女儿钱瑗在天上重聚,完成《我们仨》的愿望。可惜的是,另一位尚在人间、年近八旬的母亲丁子霖,却在病痛的折磨中,迎接过几天的「六四」廿七周年的伤痛纪念日。两位走过艰辛岁月的高龄知识份子妈妈,原来有着几个共同点。 

首先,不论是被夫婿钱钟书誉为「最贤的妻、最才的女」的杨绛,还是在丈夫蒋培坤在世时,总是与之出双入对的丁子霖,均出身自江苏无锡的书香门第。无锡是江南鱼米之乡,自古以来都是文人辈出的地方。「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飧,粒粒皆辛苦」,这首传诵千古的五绝讨《悯农》的作者、唐代大诗人李绅,就是无锡人。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作者,东林党的领袖人物顾宪成,也是杨绛和丁子霖的同乡。此外,以游记名闻天下的明末著名文学家徐霞客,以及五四时代诗文俱佳的刘半农等等,都是无锡人。更巧合的是,杨绛与钱钟书夫妇俩是无锡人,丁子霖和蒋培坤夫妇也来自无锡。 

其外,杨绛和钱钟书夫妇俩,当年在河南的「五七干校」接受思想改造,太阳落山前是体力上的劳动,太阳落山后是精神上的批斗大会的折磨。然而两年多下来,杨绛临别干校时却「故我依然」,足见其铮铮风骨。而丁子霖据说也曾接受「五七干校」摆脱「资产阶级思想」的改造,由于她当年的「劳改」工作太繁重,既有劳损,又曾受伤,因此时至今时今日,不管天气转变不转变,丁子霖亦每每腰酸背疼。 

不过,最让人哀伤的是,杨绛的独女钱瑗和丈夫钱钟书分别于一九九七年及一九九八年相继去世,独留下这位当时已届八十一岁高龄的老人家孤独地渡过近四分一个世纪的寒暑。遗憾的是,在八九六四事件中痛失十七岁儿子蒋捷连的丁子霖,其丈夫蒋培坤在去年九月中去世后,其女儿也不幸在去年十二月病逝,留下这位同样铮铮风骨的老人,在茫茫岁月中,为「平反六四」的愿望,孤独地在渺茫的前景中,继续奋斗。

来源:东网 / 郭大眼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