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8

悲歌! 90岁抗日女老兵 沦落北京行乞

转发此新闻:
打过两次洛阳保卫战,头被炮弹碎片所伤,跳护城河、攀死人的衣角爬出,逃过一劫。

丈夫早逝,只剩小儿子赡养,不符保障范围,生活无依靠,晚景凄凉。

621日,张翠萍在等待路人施舍。90岁的张翠萍曾经是抗日士兵,参加过洛阳保卫战

参加过两次洛阳保卫战的90岁国民党抗战女兵张翠萍,如今却老无所依,落得在大陆北京奥林匹克公园拉横幅行乞的境遇,让人为之鼻酸。

网友感叹 抗战老兵竟乞讨

这则消息近日在微博盛传,不少大陆网友感叹:「抗战老兵竟然在乞讨?」也引发外界对大陆官方不照顾抗战老兵生活的质疑。

这名叫张翠萍的抗战女兵,是国军第1564师卫生队的一名卫生员,曾参加洛阳保卫战,身上受过三处伤,在炮火中幸存。丈夫早逝,7名子女仅有小儿子赡养她。

女老兵张翠萍

新京报报导,张翠萍一生坎坷,15岁时入伍成为一名卫生员,两年后参与洛阳保卫战。作为护士,张翠萍需要接送伤兵,有次遇到敌军轰炸,张翠萍藏身银行旁边的石狮子下,躲过一劫。

后来日军攻入洛阳城内,战士被迫分路突围。张翠萍爬上三层楼高的城墙,硬着头皮跳下。跳下后就往护城河跑,她拽着死人的衣角爬出去,绕过敌人的视线逃脱。在枪林弹雨中,张翠萍被炮弹碎片擦伤,左臂、右脚踝有明显伤疤。弹片还擦掉了她一块头皮,现在都长不了头发。

这样的抗日英雄,现在却在公园乞讨。张翠萍的儿子张雷,每天傍晚开老年代步电动车带她到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南门。在她胸前别上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身上也挂上关爱老兵志工送的「抗战老兵」绶带;另外把写满事迹的横幅挂在车身。

年逾90的老兵伯伯跨海来台到忠烈祠向昔日的袍泽上香,图中忠烈祠接待官王惠民(左)拥抱老兵伯伯。

被炮火声震坏 耳朵听不见

她的耳朵在抗战时被炮火声震坏,有人和张翠萍说话,她只能摆摆手指指耳朵说:「聋了,听不清。」路人询问几句放下些零钱,有人摇摇头走开。

张雷没工作,专职照料母亲。被路人问到:「你这不是让老人受罪嘛!」「没办法啊。」张雷尴尬地笑笑,抬起头转转眼珠,憋住眼泪。原来张翠萍育有3个儿子4个女儿,「只有三姐、四姐偶尔过来看看,其他都不联系。」

抗战老兵的晚年悲歌时有所闻。对于国民党抗战老兵,中共民政部2013年一份文件中要求,将符合城乡低保、农村五保、医疗救助、临时生活救助以及社会福利保障条件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相应保障范围,并借助社会养老服务体系,让符合条件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的孤寡对象,优先进入养老院。

但北京市民政局优抚科官员却说,张翠萍并非贫困孤寡,不符合低保、五保的情况,因此没有纳入保障范围。事实上,由于政治立场不同,曾打过日本人的国民党抗战老兵,在中共建政后,一直受到中共官方严重的政治冲击。

中共建政 曾视老兵为「反革命」

以浙江为例,不少老兵被视为「历史反革命」,是被「专政」的对象,在牢狱中度过几十个暗无天日的寒暑。而他们的子女,也因为「政治成分不好」受歧视,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甚至被剥夺受教育机会,每次政治运动一来都被迫害,因此早早与父母画清界线,终生怨恨父母。

中共改革开放后,这些被「专政」、「打倒」的国民党老兵陆续出狱,但已年迈无谋生能力,体弱多病。有的子女远离,不愿照顾,孤苦无依,晚景凄凉。
目前还幸存的国民党老兵,有的受到半官方的大陆关怀老兵组织民间性质的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每月几百元补助,少部分东南省份的慈善总会补助每人每月500元人民币。

身分难核实 老兵照护障碍多

实际上,民政部2013年把国民党老兵纳入社会保障的要求,进展不大。20142月六省民政厅在长沙开会,会中有人担心关怀原国民党老兵会「让老八路有意见」,有的民政厅说没钱,且原国民党老兵身分不好核实等,都使老兵的老年照护面临重重障碍。

幸好去年北京举行七一大阅兵后,不少民间组织、企业、大学生投入到关爱老兵的阵容。一名王姓志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老兵年岁已大,他们正快速凋零中,现在最缺的不只是生活费与医疗,而应该远赴深山乡下去找寻老兵,并且在平时就去照顾支持他们。


来源:联合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