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8

“709”妻子与官员太太

转发此新闻:
官员太太与维权律师妻子之间的距离有多么遥远?时评人长平认为,她们在专制体制中相与为邻。

709事件,是指20157月上旬,上百位中国内地的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律师和维权人士之亲属,突然遭到公安当局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的事件,部份人士则下落不明。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涉及省份多达23个。

星期一(66日),"709"案被抓捕、失踪的部分维权律师的妻子在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门口舞动写有支持丈夫文字的红色水桶,表达抗议。与此同时,一则几天前官员妻子集体表态"助廉"的消息在微博传播:武汉新任局级干部妻子参加座谈会,"感谢从严治党,丈夫在家时间增多了"

看上去,尽管同样是以妻子的身份出现在媒体,这两类女人似乎生活在不同的星球上。官员太太(官方媒体甚至直接称其为"官夫人")夫贵妻荣,锦衣玉食;维权律师的妻子们不仅丈夫受难,自己也被株连摧残。但事实上,在这个专制的政治结构中,她们住得很近,相与为邻,都是被体制绑架的女人。不同的是,一方努力挣脱绑架处境,艰难抗争;一方顺从绑架体制,参与和谐合唱。

谷开来作为中国最有名的“官夫人”之一,难逃政治斗争的漩涡

维权律师妻子们的勇敢抗争

"709"维权律师的妻子们的勇敢抗争令人敬佩。中共从来没有放弃连坐制度,威胁家属、绑架亲情从来都是警察执行打压人权政策的拿手伎俩。他们不仅以被捕者的安全、健康和刑期作为谈判筹码,甚至威胁其亲属的生存、工作和孩子求学。处于高压恐惧中的妻子们常常不得不委曲求全,甚至同意帮助官方维稳,比如请求媒体"不要炒作"。但是,王峭岭(李和平妻子)、李文足(王全璋妻子)、原姗姗(谢燕益妻子)、刘二敏(翟岩民妻子)及樊丽丽(戈平妻子)等人拒绝接受警察的威胁,始终坚持勇敢发声。此前,她们曾致信中国公安部长表达抗议,状告污名丈夫的官方媒体,联署要求美国总统奥巴马关注,还托人将抗议视频带到美国国会听证会现场。 

她们多次遭到警察传唤和威胁,还要照顾家中老小,所承受的压力和折磨,外人往往难以想象。

这些女人的抗争,不仅仅支持了丈夫的维权事业,而且也独立地成为反抗专制政治的巨大力量。官员太太们可能视她们为异类及危险分子,不愿了解,甚至敌视。但是,她们应该知道,这些女人和她们的丈夫所作的努力和牺牲,在维护公民基本人权的同时,也在和各种官场腐败宣战,要求建立公平透明、民主监督的政治体制。

官员太太如何吹好"枕边风"

"家属助廉"不是新闻,官员太太从来都被要求当好"家庭纪委书记""家有贤妻,胜过国有良相",官方甚至公开要求"贤妻"们利用夫妻亲热的机会,"吹好枕边风"。有网友认为,如果"枕边风"有效的话,那么应该利用的是"小三"(婚外情人)而不是妻子。这并非笑话,被揪出的腐败官员几乎无一例外地,"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这些关系当然不是他们赶在落网前夕才匆匆建立的,也不是只有落网者才"值得拥有"

也正是在"留住丈夫"这个意义上,官员太太对反腐会有一定真心赞同。因此,媒体报道将"丈夫在家时间增多了"作为标题。难道不是同样这些媒体,时常将日理万机、无暇顾家作为领导人大公无私的标榜吗?彭丽媛多次接受采访,赞赏丈夫习近平"为了更好地造福于福建人民"而长期两地分居。

与司法独立相比,“家风建设”更加有利于维护专制制度

中共从来都要求"领导干部要管好自己的家属",同时又要求家属管好领导干部,管来管去的结果,就是腐败如果蛆虫一般大量繁殖。这个方法明显无效,但是习近平上台之后更加强调"家风建设"。众多维权律师及人权活动家要求实施那些从理论上和实践上都证明更加有效的反腐制度,比如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官员财产公开等,却被投入监狱。这是因为,和很多以为的聊胜于无相反,所谓"家风建设"的传统父权观念,更加有利于维护专制制度,建立能够被当权者掌控的腐败制度。

跟很多类似的例子一样,武汉市新任局级干部家属座谈会由当地妇联组织,发言的家属代表全是女人。从妇女权益的角度看,妇联的所作所为显然与自身职责背道而驰:它强化了女人作为"贤内助"的传统刻板印象,并为让女人承担制度腐败的污名铺路搭桥--没有管好丈夫的妻子,和狐狸精一般诱惑官员的"小三"一样,都要为领导干部的堕落承担责任。

"爱情和友谊会穿过阴暗的牢门,来到你们身旁。"普希金这句歌颂"十二月党人"妻子的诗歌,常常被人引用来赞美维权律师的妻子。把它想象到贪官妻子的身上,则有特别的讽刺效果。官员太太们如果真的想要中共建立反腐制度,避免让丈夫跌入腐败大酱缸,那么应该摆脱作为维护父权专制的玩偶角色,跟维权律师的妻子站在一起。

遗憾的是,作为腐败体制的既得利益者,官员太太们无法摆脱玩偶的命运,煞有介事地承诺向丈夫多吹"枕边风"。而这些丈夫们多有可能"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可谓"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来源:德国之声 / 长平 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