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9

中共19大常委人选的再预测

转发此新闻:
目前学术舆论界对习近平的权力过分解读,因而对中共当局许多重大事件及主要政治人物错误理解,认识混乱,最主要的思想根源,是对中共当今占统治地位的老人专政体制缺乏了解,不愿意正视江泽民的主导作用,看不到中共当前政治状态,实际上仍然没有走出新旧交替的历史时期。从胡温上台执政开始,一直到目前习李掌权,将近14年中,中共始终处于江泽民为首的老人集团的强力支配下。而习李体制与过去的胡温一样,从一开始就是老人专政的产物,是老人贯彻方针、意志,驾驭中共统治机器的工具。


所以,目前海内外舆论界对中共最高政治动向的判断,深受习近平绝对权力这一前提的制约,完全忽视江泽民在现实中的决定性作用,看不到在现今中共实行的江泽民的垂帘听政体制,正是十几年来统治中共,主导中国政治生活的唯一体制。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即相信习近平绝对权力,必定排斥江泽民的主导作用;而要强调垂帘听政体制,自然会打破习大绝对权力的神话。而我们大部分人不了解这一点,或者说不愿意相信这一点,对邓小平以来中共元老政治的历史传统与现实缺乏敏感,实行鸵鸟政策,罔顾事实,视而不见。评论中国政治,完全忽略江泽民;预测十九大的人选时,完全排除江泽民的决定性因素;只是拿几个早已被废去武功,闲置在那里的团派人士,以及习近平三流角色的所谓“之江新军”来充数,将省级、副省级地方大员的日常调动,作为十九大重要指标来向大众推介,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而表面上一潭死水,实际上内斗日渐激烈,乱象频出的中央最高权力机构,他们却缺少方法,一头雾水,不得其门而入。


比如《争鸣》杂志20165月号社论《习近平的挫折》一文,得出习近平内外交困,十九大人选难产的荒唐结论,文章说:“。。。他一言九鼎的好日子也就过到头了。接下来,习当局必然面临十九大人事难产、高层权斗升级、国内经济下滑、南海局势紧张、台海关系逆转、陆港关系恶化等等复杂局面。”我觉得,与其说中共的十九大人选难产,倒不如说由于我们错误地坚持习近平绝对权力的底线思维,完全忽略江泽民及一票政治老人的主导作用,致使对中共高层政治认识产生混乱,失去判断方向,使我们自己对十九大人选的预测难产,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这从另一个方面显示,海内外舆论对中共判断的思想混乱,已严重到何种地步。

习的执政表现,固然会影响其在十九大人选问题上的发言权,但这与十九大人选是否难产是两回事;不论习近平干的好与坏,十九大人选都将按时全部产生,应该是不容置疑的,这又何来十九大人选难产之说?诸多现象显示,江泽民及其他政治老人,在几年前就已开始暗中布局,早已成竹在胸,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把盖子揭开。正如十八大之前所发生的一样,中共主导势力正在稳扎稳打,步步为营,逐渐实现自己的未来规划。

更有一些人,同样依据习大绝对权力的虚假前提,做出在十九大上,习近平将打破七上八下,进而撤销常委制,这样的匪夷所思的预测。我们知道,七上八下不仅是江泽民制定的常委一级干部退休年龄限制,而且更是形成梯形接班层次,安定干部人心,保持干部忠诚度的重要措施,老的退下去,新的提上来,排排坐,吃果果,按年龄排队,一个不能少,谁也不落下。江泽民也好,习近平也好,不论谁掌权,都要坚持这一制度,才能保持队伍世代交替,在动中求稳定,在更替中求发展,在发展中不断巩固自己的权力。如果打破这一限制,势必堵塞年轻一些人的进阶之路,进而产生离心倾向,引起连锁反应,使十九大后的工作平添难度,甚至有可能产生失去人心,众叛亲离的严重后果。打一个通俗的比喻,这就如同“砂锅捣蒜,横竖就这一锤”,除非中共只想维持五年,否则打破七上八下,将是透支未来,竭泽而渔的不可持续的干部政策。

至于撤销常委制,更是离谱。在当今改革举步维艰,人心不稳的多事之秋,撤销常委制,将敲掉多少人的升官梦,损害多少中央政治局一级干部的根本利益?这样一个动摇国本的举动,将有多大的现实可行性?习近平还嫌他的阻力不够大?困难不够多?再说,即使没有常委,权力仍然要行使,同样要设置相应的职位,来行使职权,管理国是。至于叫常委,还是叫其他别的什么,都无关根本,这就和以前的政务院,现在叫国务院一样,名称不是主要问题,关键是行使职权。提出这一预测的深层根源,还是基于对十九大人选难产的错误判断,误认为习大不知选谁当常委,脑子不够用,深感困扰,干脆撤销它,一了百了,免得烦人。说到此,读者很可能都觉得啼笑皆非,撤销了常委,那工作谁干?习近平不会把所有工作都揽到自己头上吧?他依然要把工作交给几个人来干。而选谁用谁,和选拔常委一样,同样是避免不了的头痛问题,习近平这样来回避矛盾,处理国事,和小学生水平相似,有这个可能吗?

当然,我们不能过多指责上述观点。因为中共本身就是个大黑箱,防范措施极为严密;而且它还不断制造假象,鱼目混珠,诱导舆论向错误的方向发展。对海外舆论界人士来说,能够准确地把握中共动向,实属不易,难度极高。包括我本人以前也是因为看不清人选,曾经得出过“七上八下”将被打破的结论。但是随着十九大时间的临近,江泽民与习近平的博弈显露出细微线索,一些人选逐渐浮上水面,最终理清了思路,明确了方向,确定了重点,为我们进一步了解以江泽民为首的老人集团的动向与意图,精确定位习李在其中的从属作用,提供了可能,为再度预测中共未来领导人物的组成,提供了理论根据。

我们知道,江泽民的垂帘听政体制,已经完好运作将近14年,换了胡温、习李两任领导人,经历了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三届中共代表大会。在每一次换届之前,江泽民都呼风唤雨,屡出重手,强力运作,保驾护航,确保换届工作顺利进行。十七大之前他清理自家门户,抓出陈良宇,将习近平提到接班人的高位。

十八大之前,江泽民隐居幕后,暗操政局,并借鉴历史经验,巧施诈术,引诱异己力量提前暴露政治意图,最终闪电出手,一举粉碎多种势力,扫清政治局面,顺利将习近平扶上台。然后秋后算账,清除后患,借习近平之手,抓出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由此演绎了一出中国当代政治少有的精彩大戏。现在历史又到了关键时刻,年近九旬,身体健康、精力充沛的江泽民仍然保持着对局势的掌控,尽管垂帘听政体制已经出现漏洞,习大的强势对政局的影响比胡温时期大很多,但江必然利用既有条件,紧抓人事主导权,力图在十九大的领导班子中,再次保持压倒优势,维持垂帘听政的体制不变,继续掌控中共大权。

今年初,习近平因为强令各省表态,拥戴自己晋位“核心”,威胁到江泽民的实际“核心”地位,挑战了老人权威,因而在两会期间,招致了老人策划的严重报复,在政治局内受到以李克强、张春贤等老人亲信的政治围攻,惨被修理。习近平面对人数上占有压倒优势的老人亲信的群起而攻之,孤掌难鸣,寡不敌众,受到严重挫折,刚刚到手的经济主导权得而复失,又还给了李克强,退回到党内建设的老本行;老人把习与李克强拴对,致使两人关系恶化,为习近平制造了一个对立面,埋下未来习李矛盾的种子。江泽民此举是通过惩罚行动,警告习近平,不可擅自改变政治格局,同时,江系人马此时出手,时机耐人寻味,利用扶持李克强,与习大打对台戏的方法,遏制习近平几年来反腐肃贪所积累的人望,削弱其政治影响,从而为十九大未雨绸缪,提前造势,营造气氛,为争夺十九大主导权做好舆论及组织上的准备工作。

下届中央常委的主要组成人选,汪洋、李源潮、胡春华等团派头面人物,已经随着胡锦涛的失势,基本上失去了进入十九大常委的机会与可能,团派势力将随着这些人的沉沦而逐渐消声匿迹,这应该是十九大政治局及常委班子的首要特点,也应是中共高层未来几年的主要趋势之一。

江派总动员围堵习近平,目标就是要封杀栗战书(图)

而习大最亲信的幕僚助手栗战书,到201711月,年龄67岁(栗生于19508月),按照“七上八下”原则,栗战书仍然有机会进入中共常委。但从目前各方面来看,习近平在中央已处于少数地位,提拔栗战书的动议,随时会被常委会封杀,习近平似乎已没有能力保举栗荣升常委。而江泽民此时总动员围堵习近平,很可能最终战略目标就是要封杀栗战书,保证自己的人选绝对掌控常委会。从后面的常委可能人选看,对江泽民来说,哪一个人都比栗战书重要,不太可能拿掉自己的人,而让栗战书如愿以偿。栗战书与王岐山还有本质区别,王岐山虽然和习大同声共气,但王岐山在江泽民面前也是得宠之人,属于江泽民亲信范畴;而栗的工作轨迹,与江派势力素无渊源,从来都不是国王人马,出身河北,与海派作风毫不沾边,应属另类。因此我认为,栗战书很可能最终与“入常”失之交臂。与舆论界的普遍看法相左,栗战书应在十九大上交出中办主任职位,保持政治局委员身份,担任国家副主席之类的职务。

现任常委,除了习李外,都将全部退下,包括王岐山也不能例外。而中共仍将保持现行习李体制不变,维持习近平抓党务,搞反腐,李克强抓经济的现有格局不变。

按照目前中共时局判断,习近平对十九大常委班子的发言权已受到极大削弱,他本人的之江新军中,陈敏尔、陈希、夏宝龙等仅是省部级,没有一个到达政治局委员的位置上,因而没有可能进入常委;只要新常委班子中不设立明确的总书记接班人人选,就是习近平的最大胜利,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有希望保住20大上继续做总书记,避免步胡锦涛后尘,到点退休让位的可能。所以,可以判断的是,习近平对十九大人选的最高期盼,应仅仅是避免出现明确的总书记接班人,只要实现这一点,就是习近平最大的胜利,但能否实现,目前还是未知数。至于挑选人选,习近平可能就很难插手,听天由命了。可以预见的是,十九大后,随着王岐山退休,栗战书的离开中枢位置,习近平在新中共领导集体的地位将更加孤立,再加上李克强及新任常委的钳制,习大政权很有可能提前进入看守状态。

反观江泽民的态势,却海阔天空,掌握着绝对的主导权,与进退自如的充分余地。他不但可以亲手挑选人选,组成新班底,而且对付习近平,可有多种选择,游刃有余。在十九大召开前的很长时间里,在是否设立总书记接班人人选问题上,他可以引而不发,秘而不宣,观察考验习近平的执政表现,逼使其就范,不敢越雷池一步。即使在十九大后不宣布明确的总书记接班人,但仍可采取动态做法,似是非是,似有非有,你习近平听话,这个人就没有,否则随时可以端出来,截断习大退路,成为控制习大未来执政表现的杀手_。根据历史经验,江很可能就是采取这种绵里藏针,围而不打的高级战略,来控制习近平,为我所用。

综上所述,现任政治局委员中,张春贤、赵乐际、韩正、孙政才应是进入常委的主要人选。国务委员、公安部长郭声琨也应进入常委。这样下届中共常委将是下列人选:

习近平李克强

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张春贤人大委员长郭声琨政协主席赵乐际书记处第一书记(组织宣传)韩正中纪委书记孙政才常务副总理

(左起) 张春贤、郭声琨、赵乐际、韩正、孙政才

张春贤、郭声琨都是江泽民死党。目前江泽民的直接共过事的上海帮亲信已经全部退休,依靠的全都是江泽民在其后搜罗起来的年轻一代嫡系队伍,十八大上的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等都是这一批人。张春贤在江泽民的老巢第一机械工业部工作多年,是曾庆红当组织部长时提拔起来的心腹亲信;资历较晚,所以被派到新疆提高知名度,磨练资历。今年两会期间围攻习大,张春贤应是主要打手之一,反习急先锋,强硬专横,与张德江相仿佛。

而郭声琨则带有明显的曾庆红派系烙印。他与曾同是江西老乡,也是在曾庆红当组织部长时被提为广西副书记,正式进入副省级高干行列。十八大上接替孟建柱,担任公安部长,国务委员,成为副国级干部;能够当上公安部长这一重要职务,本身就必然是江泽民看中的人,属于心腹亲信。当年周永康就是走了相同的路,从国务委员、公安部长直接被提拔为常委。相信郭声琨应是依照此种先例,进入中共最高领导机构。而且,自本届中共常委开始,政协主席被赋予政法重任,即协调政法力量,负责领导新疆、西藏等边疆地区的反恐维稳工作。对江泽民来讲,郭声琨熟悉公安工作,在政协主席位置上,比其他人合适。

赵乐际资历很深,1994年即任副省长,在曾庆红当中组部部长时被提为青海省长,并于200346岁时起就担任省委书记,应属于曾庆红及江泽民暗中培养的第三梯队。赵从来就没有在共青团工作过,与团派没有任何渊源,与习近平同样也搭不上界,政治面目应是江泽民在年轻干部中新发展的亲信成员。在十九大班子中,江很可能让赵乐际当隐身总书记接班人。赵年龄不大不小,只比习近平小四岁,但仍然具有一定的年龄优势;当过中组部部长,多少建立起自己的人脉,甚至个人势力。为人看来稳健持重,各方面经验应属丰富,在未来的班子中,主管组织宣传;并在紧急危机关头,随时可以取习大而代之,坐上第一把交椅,应是江泽民可以放心的人选。

韩正在上海多年,属于江泽民的嫡系部队。但是,由于在上海就做过习近平的助手,后来当上上海书记并进入政治局,多次被习近平暗中策划,作为李克强的总理替代人选,屡屡被置于公众视线之内。在工作中,响应习近平号召,亦步亦趋,似乎有被习大玩残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下,很可能被江泽民安排在远离经济工作的岗位,即中纪委书记的职务。十九大后的反腐工作,应该是继续把重点放在基层,省以下的干部为主;中央高层,应该不会有大的反腐动作;中纪委各项工作条理规范,经验丰富,特别是经过王岐山的领导调整,各方面更加正规,所以韩正转换跑道,应不是大问题。最重要虽然走了王岐山,但老部下来帮忙,唯命是从,习近平应该也会感到些许安慰,不至于产生太多反感情绪。

孙政才是目前中共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作为60后代表,孙政才应是最后一位入常人选。在新的领导班子中,做李克强的副手,为20大后,担任总理职务做准备。今年初,习大视察重庆,对其各项工作表示赞许,实际上是去给孙政才添彩,并非去称赞黄奇帆。而中共宣传部门怕天下看出孙政才政治行情,于是大肆炒作黄奇帆,转移视线,掩盖中共政治脉搏,保住这一绝密动向。


来源:明镜博客 / 儒文起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